嗡嗡嗡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小羊妹

[轉貼/古代言情] 【郁雨竹】農家小福女/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未完成)    關閉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發帖王

發表於 2020-3-16 21:38:59 |顯示全部樓層

# K/ \7 s' m, C9 j0 m第1305章陰差陽錯/ E+ }' K+ J0 E+ w

* r3 Q1 X* r. D' H    白善三人的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那麼此時聽到了先生的讚賞,他們還是努力撐著才沒讓眼皮耷拉下來。# ~% t5 n8 l' _/ B/ ]6 @
, y$ W5 W) s% |- ^/ \
    他問道:“所以先生,您也覺得我們此法通是嗎?”- n, p: `* r* _/ ?7 U  U! V
5 k8 c# x$ P7 F
    當然是不通的,不過三人這一個多月來的努力他都看在眼裡,於是先照往常一樣讚賞了他們, “寫得不錯,能夠參照國子監寫出這樣的折子來,你們這個年紀很厲害,很敢想了。”
1 z- m) Q- Z1 p8 K1 u% y2 F. e6 g3 K( _; \
    見他們眼睛都快要睜不開了,莊先生揮手道:“行了,這些事兒明天再說,你們先去睡吧。”! G# O4 E' U' T1 ~1 D- _, ?3 Y
9 u$ [9 c" y0 t9 k
    於是三人便半閉著眼睛摸回房裡睡了。2 ]3 {" \) w6 ^4 T' I& P  L7 I
1 q6 T- ~6 [# J; V" x. G5 l
    他們倒是睡得香,莊先生卻睡不著,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想他們寫出來的折子的折子。
# _" [  x7 U6 ]: |5 X4 |7 X) b5 A$ ]$ r3 b- H( _" }
    他當然知道他們在學習議表的寫法,還學了疏議,似乎是想怎樣把女太醫院辦好,參照國子監的這個建議還是他提的,可他沒想到他們能想得這麼詳細,這麼周全。
: d% W, a% q7 [- K5 i+ d& q; Z6 I+ }) T3 K
    雖然這個疏議很大的概率不會被人採納,不,是絕對不會被採納,但由一可思十,從這折子上就可以看出三個孩子的能力了。+ T; T. Q( ?! |3 A

8 s" S1 _$ P) L    莊先生對此表示很滿意。& \* ?1 z& f( [% `  l$ t
6 H# J" G' H  W( j7 t
    他們的成長大大超過了他的預期。
* J" z3 t( s7 d$ S3 j$ ~
8 W; @& \& h1 p; [/ y7 r    莊先生想著這些,思緒翻滾大半個晚上都沒睡著,直到雞鳴了才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 h2 K; U- A& J! z3 Q
) i/ B. b6 y- ?0 P# j6 ?0 P    第二天一早,剛考完年末考的白善和白二郎賴了一下床,滿寶卻是要打著哈欠起來去醫館的。
- B( X! P9 E7 f7 n1 c+ m4 s- ~& a& }3 Z9 h4 H
    今天她不休沐!7 @/ [& a7 x' @5 i4 w2 _
% p: k5 k/ U; ~+ w1 _8 p
    滿寶坐在桌子邊都快吃完早食了白善和白二郎才上桌,她道:“我今天就要去和鄭大掌櫃說回鄉的事了,家裡行李也在收拾了,你們還需要買什麼嗎,等我從宮裡出來可以順帶給你們帶。”) C4 \6 c% j% R6 l/ `
2 t5 C  M+ C7 ?* X9 w" R' b
    白善搖頭,表示要買的禮物前段時間陸續都買完了,並沒有什麼需要添置的東西,只是問道:“你今天要進宮給皇后和太子扎針?”
' r9 M# Y3 u" H! B( F/ `
3 V, E" s$ ]2 b$ g; t: Q    滿寶點頭,“是呀,明天就走了,今天是最後一次進宮,順便與他們道別。”* B4 }0 B7 T2 H; Y% K& N' S
! l1 d. i0 M7 L% v, ~5 n
    白善就指了書房問,“那我們的折子你什麼時候給皇后?”# d- _. A0 C; T, C

& I/ i9 q2 g$ P& e7 Q    滿寶想了想後道:“一會兒拿去給她吧,正好她可以藉著過年的功夫看一看。”, }; D; R% `9 F2 r8 [

+ Q/ r* ?+ m/ R/ K: y    白善和白二郎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畢竟昨天晚上先生都說他們寫得好了。
. s* R+ H; k' W7 W! Q# h$ s# P" E; g+ l: S) w
    於是滿寶就帶著折子出門了。  m. d* ]2 Y7 v$ V

! i! J( A6 h9 M# w+ c  p    她先去了濟世堂,和鄭大掌櫃提了一下回鄉的事。
6 B' D# ^8 j$ z/ e9 H2 J( v
& I  v! w& d( T* S    滿寶老早就和鄭大掌櫃提過這事了,鄭大掌櫃也同意了,知道她明天就要走,還想著她今天請她到酒樓裡吃一頓送行呢。
! K1 F  y2 p- M( [% ?( J, I1 l+ f+ E
    不過滿寶婉拒了,因為她很忙,一會兒她要去皇宮,先給太子扎針,再給皇后扎針,還要把她這段時間寫下來的東西給劉醫女和蕭醫女,尤其是劉醫女,她可是有一堆功課佈置給她的。  A# B# |& k! r9 P
* E5 Q; @! H* S7 m
    聽完她這一天要做的事,鄭大掌櫃目瞪口呆道:“你這時間安排得也太緊了,何必要趕在這一天做完?多留兩天不就好了?”
. l. g  |5 m  J" ]- L# e4 r, ]' K" V! P. {7 ]
    滿寶搖頭,“太子不給假,路途遙遠,在這兒多留兩天,就得在家少待兩天,不行,不行。”
: r( c5 m8 U! C+ k2 `
0 Q- N8 ^  ^& Y) A, B0 u% o    鄭大掌櫃便看了一眼大堂,然後道:“要不你現在進宮去吧,我看今天的病人也不是很多,你有必須複診的病人嗎?”
4 H' y, B# f# k! `4 e# A2 r/ N4 |, K9 S: U/ S4 t9 M
    滿寶道:“有兩個。”
2 @) `1 f) P* _+ z* x- Q6 n- Q3 g$ z9 c2 m
    “看完那兩個你便去吧,剩下的讓丁大夫他們替你分擔。”
4 @9 o) b! K3 W, ~8 g
4 ~# z9 N4 O( E    能夠多出一點兒時間來,滿寶還是很高興的,於是笑瞇瞇的應下了。* @8 S/ e# {; j

4 \  S% S# v. `5 \* T8 O  N    等莊先生醒來,洗漱完畢,用了早飯,領著白善和白二郎進了書房,正要拿出那折子來細細地給他們講一講不足之處時,才知道滿寶把折子帶走了。0 X# e/ f$ R4 G  v: J" U

; U- g- J. Z* Q% A7 B) N# m    莊先生:……& v' J% I! o. v8 a
3 n( f* R2 t: p% R& z9 [
    莊先生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問:“你們要送進宮去?”
( j/ S$ c# j. Y- g
( @# \4 x: d4 S9 x- F3 {  [, F    白善點頭,“我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滿寶正好進宮,順手就帶進去了。”
; t# K  [8 F& x. u
6 o7 z1 }2 t0 T- l  ~6 |9 s2 o    呈上的東西是可以順手的嗎?
6 Y/ R, Y5 ~- l. V" j2 O. N* ~" j2 x; h* \: J9 c3 c' @
    莊先生看了一下滴漏,鬆了一口氣,道:“那折子不能呈上,交上去了也是徒惹笑話,你去前院叫個人去濟世堂裡把折子取回來吧,順便叮囑滿寶一聲,此事且不急著和皇后說?”
. p- V: v4 L( S; [4 Y5 q9 t8 e) }# a3 G4 t/ R. o
    白善不解,問道:“為何?”
" }, T$ m+ p+ D) r! F) P( D! `+ V0 w! H
    “你們那折子簡直是重新建了一個太醫署,牽扯甚廣,雖然疏議寫得很好,但絕對不可能被採納,既然知道不會被採納,你們又不是朝臣,何必交上去徒惹人眼?”
# C, r; `* U( X+ N! G
8 k* w3 r3 @0 A- j3 @2 W4 V0 v* o    白二郎忍不住道:“可昨晚先生您不是這麼說的,您還說我們寫得好呢。”
- W! \" k) C) y; f
7 U9 E) n/ P- v; r$ O    莊先生點頭道:“疏議是寫得不錯,可不錯,不代表就會被採納。”8 g4 X5 `, v, R
. p; S+ Y& s! {" |! {9 E
    白善道:“但參照國子監也是先生提議的。”& d; x( }4 W: X

3 }/ s+ s8 s$ G3 v    莊先生點頭,笑瞇瞇的道:“我是依照你們的設想給的參考意見,你們的確寫得不錯,可我也沒說,照著國子監寫的就可以呈上呀。”
* Z0 j5 ?7 B9 }8 K3 c6 w2 f
9 m3 |6 q* I( v# K8 a    白善就明白了,他們這一個多月來做的事,其實還只是一個課 業而已,並不是一個成熟的、可以上折的想法。; S3 h7 C  F: t# y% c

! ]" R8 E' z- o, r( i    他嘆息了一聲,失望的起身道:“好吧,我去拿回來。”  T+ g2 O2 e. e8 \% Q

5 z' S2 c/ ~4 V0 ^0 b! H7 w; @    結果他到濟世堂的時候,鄭大掌櫃告訴他滿寶已經離開有一刻多鐘了。
- U9 |  U( M5 O+ ?$ Y" i9 z! u, ]+ V/ M7 s& p
    白善皺了皺眉,來不及多說便去追她,結果還是沒追上。
7 x  p5 q, W  r( n+ h# K/ u6 L4 Q# b4 t2 Y3 X
    等他到皇城門口時,大吉都趕著車出來了。1 D3 b$ T% ^+ B2 z3 F2 X" Y/ f0 g! f

  h" n' A( C1 X. y9 L7 i    白善坐在劉貴的馬車上和大吉面面相覷了一會兒,只能調轉馬頭回家。* Q3 C+ y3 {' t4 H/ D- B5 Y2 v& y

+ T! p  v2 s* I    莊先生聽說也嚇了一跳,他轉頭去看滴漏,先問道:“滴漏壞了?”: _0 f7 E; M- q$ C6 D- O* _1 J0 ?$ B

, x" I% S/ q' t! j    又忍不住去看門外,太陽的位置的確還不是很高呀。
# l' i3 T* y& r, {/ h# z) I
4 r. |- E2 Q+ x$ Y$ @9 i7 ~1 h5 P    白善道:“我回去問過鄭大掌櫃了,鄭大掌櫃說今天滿寶的事兒太多,所以提前讓她進宮去了。”7 o* C" B1 e% r; q1 R

( I! z. U7 D5 y6 E    滿寶進宮和別的命婦進宮不一樣,別的命婦需要約時間,她卻是隨時都可以進的,就算進去以後太子和皇后沒空,她也可以找劉醫女他們佈置功課,時間一點兒都不浪費。, C  p; |& y2 R, r3 P" T

* @. ^/ b: e5 @7 t' S2 K4 s    所以就是這麼巧,他們錯過了。, w) e5 s* {' T( F# n# T1 \

, U5 O9 j6 g9 k3 n9 N* z0 z    白善問:“先生,怎麼辦?”. \0 s3 l, R1 g7 [  Y. P9 L& I+ Y2 F
. ^# i  S; U7 q1 J$ v. s* |
    莊先生想了想搖頭道:“沒事,呈上就呈上吧,鬧笑話就鬧笑話吧,反正我們明天就走了,管它風風雨雨都不與我們相干,等我們再回京也過去一個月了,皇宮過年也忙,那時候說不定皇后就忘了這事了。”
$ C2 H) {8 J' X! M7 I6 ?1 F5 k) B  I* i2 j0 m" W9 E% h3 p
    白善和白二郎一想也是,於是安心了。
; D4 J, \" U3 i5 ?  t% J
$ a1 n. F, [( x9 U; }2 O+ w# r' N    結果他們誰都沒想到,皇后拿到折子後看得津津有味,都沒看完,當天晚上就拿出來和皇帝共享了,然後道:“我覺著他們的這個疏議不錯。”
6 W8 D! P& |- C$ K! g' ^( K6 ~
% l$ x) o6 j1 g. D% V7 T- ~    皇帝也看得津津有味,但直接把這折子當話本一樣來看了,皇后這麼一說,他差點從床上栽下去。  [9 n3 S, e! ?3 B2 m; h! M# q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發帖王

發表於 2020-3-25 21:57:53 |顯示全部樓層

% \! f$ }7 z7 ], j第1306章躲
" k$ K/ ]; P$ J4 g% `  c/ Y# _) r" J, k8 N2 j( _
    這本疏議很長,字也不大,皇帝只看了兩頁,於這折子來說只是個開頭而已。2 K$ U+ v" E4 p3 t2 T  X
  w2 V6 s: i/ Q  N' H1 `
    但僅是開頭,折子上寫的太醫署疏議就列出了好幾條要點,其規模之宏,堪比現在的國子監。
/ L8 V7 X+ c+ _
2 E. p; X8 N' ^7 _/ H  U    雖然沒看細看後面的,但皇帝展開掃了一眼,也知道這是不可能做的,真要照他們這樣改革太醫署,別說他今年的私庫,明年後年的私庫也得搭進去。
! O* r0 W; T# D  G4 g5 w& @& M' a: {* d! Q" W) R* h
    所以皇帝是真的只把這折子當話本來看,尤其這折子還是三個不到十三四歲的少年寫的。4 v) q3 i6 K2 k6 g- T: R

, u5 \7 j7 H7 ^& S8 B6 U# C    皇帝咳嗽了一聲,收起折子嚴肅的道:“天色不早了,卿卿,我們睡吧。”- |' K; F0 B# @0 d- \- m
* F& J" @4 l% l" H  K6 g2 m' a
    皇后難得聽到這愛稱,忍不住抬頭看向他,問道:“陛下,你不會出爾反爾吧?”
) J$ j; I0 ~" ~5 A& Q% u) j& ~& F$ N$ o
    皇帝輕咳一聲,討好的握住她的手道:“梓童啊,就算要建女太醫院,我們也要從長計議不是?不然比照著現在的太醫院建一個就是了,可我看這疏議,似乎是要重建太醫署,連現今的太醫院都要改變的。”
# C$ B3 V: S0 U) I0 u* @( i/ F# m9 R
    皇后微微點頭,笑道:“我才看到這折子時也嚇了一跳,不過我還沒看完,不如我們先看完再說?”: }8 m3 U8 C6 i# ^  O. t, B
, o0 n- U7 z& ^- N) x# z
    皇帝糾結道:“疏議是寫得不錯,聽說這三孩子在外面還寫了一本傳記,也寫得不錯的,可這文章寫得好,卻未必適用於朝堂。”
7 X$ L5 J+ g0 I4 j- H: ?
9 k  O4 ]& v& {: T( J    皇后點頭,堅持道:“我們先看完,然後再商議?”. G+ I& m) G& @" a# ~8 o8 N. D$ H
0 U. @# V3 E/ I; X
    皇帝看著皇后的神色,總有些不安,他覺得,下次周滿進宮扎針他一定要好好的和她談一談。
* q; V, j- p' \# g8 t1 K
* s" O" q" u! f- f3 a    這種折子可以分幾次上嘛,為什麼要一次性寫這麼多,寫這麼詳細?0 P* J- [* U- E1 b9 M- U& S, }; s( @

7 N9 s- C3 z$ y    而且寫之前你不該跟上位者探討一下嗎?7 [1 a, r  T8 Y- U! E

* ~9 w1 x+ _; r8 B, l: X    魏知每次上折罵他前都還會先表露出不高興的神情讓他提前知道呢。  I' @, Q5 c: ~+ P- N
* U. R* E4 P6 W. E0 I( G
    皇帝是這麼打算的,結果第二天溜達到東宮時才知道周滿今天沒進宮,而且他們幾家已經離京回鄉了。
: Y! J! p$ a$ P3 h8 T% h, E. y6 }' i$ g% q0 l% ~
    被纏了一晚上,想要周滿主動和皇后收回折子的皇帝:……
* I, f0 Y. X9 a6 e$ W2 o
  P  s1 T: \$ z- {% ~7 t& h    太子聽說他爹過來了,連忙從宮內迎出來,行了禮後不免有些好奇,“父皇怎麼過來了? ”0 P' _$ Z$ s! u  a8 |

, _4 z: c$ d7 Z5 r7 {1 Y+ u2 `/ u    正主沒找到,皇帝自然不可能轉身就走,他抬眼看了一下東宮的景緻,淺笑道:“路過,便進來看看你。”0 s6 h# O  x: Z; K. d
( F# A1 C( M$ m0 K- \5 I' d
    東宮在太極殿的東邊,皇帝辦公的地方在太極殿的第二進,他要走到第一進,出來後要下很長很長的台階,再穿過一段很長很長的夾道,再過一個大大的空地,這才能到東宮的大門口……
% s0 Y7 Q7 j& ^4 ~# k# Q) p4 x5 C" ?9 Y. y
    而這,已經是東宮的第二進了。: @3 J9 E4 b, v3 h( k& s4 p% q5 o# p
$ r8 d7 B" K. {1 m2 ~9 }8 |
    他是去哪兒都路不過這裡的,太子信他才有鬼。
, A: Y  W# d; K! h  g
7 H: q8 T- s5 w0 v+ u& u; A4 ^! Q* N: {    不過太子也沒表露出來,既然他爹來了,他就領他到處走走。
" k! u) Q; C; [5 C
" @: v; H' ~, ^! {0 R5 t    皇帝以前也沒少來東宮,這兩年來得比較少,而且每次來基本都是聽聞太子在東宮裡聚眾飲酒打架,太傅勸解不聽然後跑來罵太子的。
2 F5 v) N1 E/ w+ w7 u1 S4 O3 h, [
6 R$ c+ A( p4 |    這樣靜靜地走著散步說話的機會卻是很少有了。. @, l( g* i8 U5 s  S; [, j7 G
8 F& x( d( @) Y8 N9 U- p2 V
    皇帝圍著東宮走了一圈,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道:“近來沒有再飲酒吧?”
( R& c4 T; N/ i. J; v$ _/ l* d5 U+ L, x" g: j! v" ^
    “是,”太子道:“周滿說還不能飲酒。”
! G5 p1 u- H7 I8 H" C* ^  e7 h) u- f. T9 i' g4 o
    皇帝點頭道:“大夫的話還是要聽的,現如今,你覺得身體如何?”
8 T9 f, o' W5 u- z1 p- A( o8 [
6 c1 Y0 H( M7 W  r4 [6 g    “多謝父皇關心,兒臣好多了。”
  T" R, D1 a/ f  W7 H
" @- S0 T1 @; F7 a; ~    好多就好,“周滿離京了,以後你扎針是誰來?”
; L- l2 s+ k0 h! w$ R4 W% s# E) a7 i) n1 w
    太子道:“暫且停了,等她回來再繼續。”6 s# j5 O  N4 ]
8 p  k- }# b- I6 ?8 P  \
    皇帝就皺了皺眉,“治療如何能斷?難道她要行的針法別人都不會嗎?”
+ k6 R3 l' S' s5 G
$ k9 i& r1 h6 D8 b    會是會的,周滿也提議過讓劉醫女來,或是教給蕭院正也行,不過太子還是更信任她。! W% u4 U/ @! F6 i' u* _" w0 F

8 \* H% Z  W( G- S    於是笑道:“兒臣也不急於這一時半刻,等她一月就是,如今我只需半月扎一次針,比先前好很多了。”
! A3 {! ~+ g4 H6 v$ n" }5 V, h- k- Q; L) [: P
    皇帝卻不這麼覺得,子嗣是很重要的,尤其還是太子的子嗣,於是道:“那就不該讓她離京,讓她留在宮中先把病治好再說。”
8 e% A5 _2 c7 _8 L  F# x/ ~
8 y0 }6 ]6 `; c& f# a+ a    太子道:“母后也都答應了的,還說她年紀小,離家日久想家,我們總不能攔著人家一家團聚。”8 O% e: l0 `6 f' n, R% }  o/ k2 S
% d0 S' D8 L" L* c4 Y# i9 m8 y" r
    皇帝就嘆息,“你母親就是心太軟,罷了,回頭我讓蕭院正過來看看你。就算針灸不能繼續,藥卻不能停。 ”! d' Y0 O# t% [* C7 u  O# T
& W: l6 w! F5 a; |; [
    太子沒反對,看就看唄,怎麼治還不是他自己說了算?0 |# Q* P1 P% p. {+ F

/ E( {0 E7 a" b    要不是周滿他們已經出京,皇帝是很想讓人把他們追回來的,他只要一想到晚上回去還要面對皇后就頭疼。
6 m$ [. h! R, _# k5 e
& H+ S1 J2 w5 B& h- V    皇帝暗戳戳的打算起來,不然晚上去別的宮殿轉轉?
( ^+ Y# f" g! r4 h9 S9 ~# H; y
4 H# p7 _: Y1 v5 y    結果他還沒來得及實施就被太后給叫去了。
! U" |: C* |# O/ n* V' C* q  A
  c2 c9 T+ n5 U' j; ?    走在去嬪妃的宮殿的路上被攔住,皇帝轉變了一下心情,一臉沉穩的去見太后。7 N2 C' |# x# p: ^3 N

7 a  ~9 P% l! x# }; \) d" z. B    太后的身體好多了,被雲鳳郡主扶著在飯桌上坐下,看到皇帝便笑著招手,道:“我們母子許久不在一起吃飯了,今晚便一起吃一頓飯吧。”) C! t- e3 c1 Y- C
& P: t& o: j' a; x% d* I. h
    皇帝笑著應下,上前親手給太后盛了一碗湯。
  a3 \' y5 B6 G" f. R; T7 ]
( ]  V3 O) Q" f5 K7 V    雲鳳郡主站在太后的身後服侍,皇帝看到她便笑道:“雲鳳也坐下,一家人不必如此多禮。”, E: D$ Q; x( d: ], a
5 q/ M( m7 F/ f8 j# y
    太后就笑道:“她不在這裡吃。”
7 e2 b- x$ n& w  [
3 x: l: G# p/ o3 @& J    她扭頭對雲鳳郡主笑道:“你回去陪你母親吧,我和你皇伯伯說說話。”* U& S- {' w- v0 L3 J

0 {6 }( A, U+ z    雲鳳郡主低聲應下,行禮後躬身而退。
1 Q2 l( i: i7 K+ E3 t3 P% g4 F. ?, s! N
    太后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對皇帝道:“雲鳳長大了,懂事了許多。”
9 e: B. @7 D5 |- q) i; e
& V6 j( E/ ]. `7 @7 f' q, R; A    皇帝點頭。: x6 k6 X7 O0 l9 L

8 Y7 f) N# T" ^# Z9 H8 h    太后嘆息道:“也知道孝順了,我生病的這些時候都是她在一旁服侍。”# J, Y( }; L& z3 r4 \

, ^7 g0 Q, s/ D$ J    皇帝立即道:“母后喜歡女孩兒,不如明日讓長豫她們也過來陪您解悶?”
: X/ C0 f0 n" C% U5 |) f: k. D9 L6 v! {4 L- I4 h0 ?! Z
    太后:……沒說你女兒就不孝順!  }6 C0 x2 y% j

) ~& _5 M. M& I% a4 x    太后有點兒心累,直接道:“雲鳳年紀也不小了,我給她選好了人家,是魏州的孫家,你覺得怎麼樣?”
. p5 [5 k$ Y: o7 o* V  P0 Z, h  Q+ y' y2 k  X
    皇帝面上不動聲色,腦子裡卻在絞盡腦汁的想魏州的孫家是哪一家……" n2 C8 N  r7 P# j" P; B

+ e  H6 O; ~% q; I- M/ M    想了老半天,皇帝有些不太確定的道:“陳州刺史孫叔緣似乎是魏州人……”
; n  Q' ^% {6 I! R1 B1 M
8 e1 @  j# `$ b$ I    太后點頭,“同出一族,孫叔緣還是三房,我看中了他們大房的長孫,那孩子也在讀書,聽說人還不錯。”
7 x& N/ s# t, R5 T2 W7 _5 l. m8 g) }# |
    太后之前也不認識什麼孫家,不過她既然選中了,自然要好好的查一查的,所以就知道了。* k' v& b9 D% Q/ C" C5 O

7 d3 E2 A( q+ W  k( ^% k    皇帝問:“孫家的意思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發帖王

發表於 2020-3-25 21:58:40 |顯示全部樓層

6 j  p' t6 B- L" Z8 G; g8 _第1307章貪財
+ K; e. O6 g- o5 Z: w# w4 D$ h6 Y7 ?5 [8 X# B( G
    就算是公主、郡主,那說親也得問過男方家裡的意見,雙方都沒有問題後才會賜婚,不然胡亂賜婚,萬一人家心裡不樂意,那結親還生怨懟,有什麼意思呢?
  v. m+ {$ q/ ]( X1 j9 O2 v
* M7 {$ y. ]- q" X4 T( s8 o& x    太后點頭道:“他們家答應了。”; I: s+ W, O  \! a
& W) [  {7 R' t7 X
    皇帝一聽,一點兒意見也沒有,笑問,“母后是想讓兒臣賜婚,還是您賜?”
1 _& o/ f+ k, f. ^: m
6 a% X( u0 C; A0 g% k    “你賜吧。”這也是一種態度,可安孫家的心,但這次太后找皇帝來主要說的並不是賜婚的事,而是……# h2 A; h" u5 }( E! N. O
3 n2 ?: M6 C6 F$ ?( S& B
    她抬頭看向皇帝,面色和藹,“皇帝,雲鳳嫁去魏州已是低嫁,我查過,孫家大房現在沒有一人在朝為官,不管五郎做過什麼事,雲鳳卻是皇孫,在這個上已經委屈了她,那嫁妝上就不能過於委屈了。”
5 m" @. k$ ^7 T" [; O
* c5 f$ @9 ~5 X  J: U' j" U    皇帝:……
- D! k6 X# U/ W& |% d$ E
5 ~( a& i7 @5 h, x2 c    讓國庫出錢是不可能的,就是他幾個女兒出嫁,他列出來的嫁妝多了都被朝臣噴回來呢,最後想要陪嫁豐厚點兒,還得從他的私庫裡出。
' X1 V) I" K  K- b8 f, q4 r
- t' A5 u& w4 F: w- e) M1 f    本來,益州王要是不出事,李雲鳳出嫁,皇帝賞賜些嫁妝,國庫還是會出的,不過現在嘛……
* N/ Z' P' T- N3 }3 `6 ~1 z; g2 p  g% Q5 R0 a# D5 c3 B
    戶部是不會給錢的,太后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兒,所以她是直接問皇帝要的。
# o( \/ E$ c& z, T4 |- w
- K) y3 \. W8 P8 B    皇帝自然也不會去戶部那裡做無用功,所以最後還是得他從私庫裡出。$ x. J) H' ]  T% t& J8 }
$ u- a7 h; y+ r6 M$ k1 f
    他覺得今天這一頓晚膳吃得很不可心,早知道還不如去找皇后吃飯呢。5 ~: U( B8 F- O/ Q- j% e
- f/ q1 D1 K8 T7 N/ g
    雖然都是惦記他的私庫,但感覺是不一樣的啊。
+ @. v& o/ y6 Y; r2 B, e2 M6 i
1 p+ b; X' a9 C' Z6 Y3 f    皇帝心塞塞,臉上卻笑瞇瞇的點頭應下了,道:“等母后下定後,兒臣便讓內庫給雲鳳準備一份豐厚的嫁妝。”4 h9 I- J. f6 Q4 z$ B9 \  d$ ~- s
' v  A0 b! K- i( u" Z8 R3 e
    太后露出笑容,側身看向一旁的宮女,宮女立即奉上一封折子。
. K0 L9 P$ j4 }; q" r2 M
: i9 n  n+ x+ B$ D: }    她接過後遞給皇帝,笑道:“這是我粗粗擬定的嫁妝,你先看一看,回頭看還缺什麼再添上去。”
) Q( u$ r: `! m" C4 c" n3 T4 N$ ^& l, T5 F/ D$ y. K! S
    皇帝沒想到太后連這個都準備好了,展開一看,心頭便是雷雨,他一目十行的掃過,忍不住蹙眉,“母后,這嫁妝是否太過豐厚了?”( E2 I6 j2 B! ?" T& {7 B4 `7 f
( G- e9 S9 A3 F1 u
    太后嘆息道:“本來不必如此豐厚的,要選的是王家、崔家和魏家那樣的人家,嫁妝少些也就少些了,可如今把她嫁去魏州這樣偏僻的地方,孫家連個功名也沒有,再不給她陪送多些東西,我心中難安呀。”) b$ R% O* m! F& l* J
- U1 }/ R) q4 r7 T
    太后按了按眼角,悲戚的道:“你弟弟現今也只剩下這一兒一女了,我只希望他們能過得平安富足就好。”4 f* T9 y' j; h; I
$ b& u. R1 z/ ]4 ]% H* o" b0 S
    皇帝沉默。
! Z9 z% G2 d. ], H
; M) V6 {! y, J9 E7 I2 k+ \7 t    見他不說話,太后就拉住他的手道:“貓奴,你還記不記得你們小時候,你們兄弟四個一起玩兒,三郎和五郎淘氣,你大哥嚴肅,要管教他們,是你領著他們躲避你大哥,出了事也總頂在前面,那時候你們兄弟間多好呀。”7 h, p- E) J  T: ^0 G% A" G
& P2 S0 ]3 K1 _. F/ Q
    “做錯事了被你父親抓住,你還拍著胸脯說會保護三郎和五郎,你們大哥也反過來護著你,最後還是你大哥被你父親揍……”
  q# y; f$ z$ y7 n% {
* X3 D' c# W3 I8 |" g* W    皇帝面上有些動容,沉默了一下後道:“母后放心,在嫁妝上我不會虧待了雲鳳的,您把折子給我,我拿回去給皇后安排。”; g& i6 u  f9 W! H

7 U& T) R5 A2 {- E    太后這才滿意,笑著推了推湯碗道:“這是我讓小廚房燉的老鴨湯,天寒,你吃些禦寒。”
& ~) x5 P3 }! k  K& E3 u5 v5 ?5 i& Y# ~0 n  Q6 n% C% I) |/ I
    皇帝笑了笑,只覺得這碗老鴨湯是金子鑄的。" q1 ?0 _  ^4 |
  Z9 z" N" H) d% F% W9 g. ~
    皇帝吃完飯,還陪著太后說了會兒話,這才拿了折子起身離開。
" w7 R! t) [' d1 N
* m9 C% E1 f; C    古忠見皇帝站在殿外不動,便小步上前,忐忑的問道:“陛下想去哪位娘娘宮裡?”
; r! E' \$ `1 C" U7 d7 J! V
9 q  h  C, ]7 y8 o    皇帝就橫了他一眼道:“朕什麼時候說過去別的宮殿?回太極殿!”
, `  _9 u: U; r: n4 \) q/ `) t9 l/ |4 |. J4 K& k2 D
    古忠心中默默,也不知道是誰辦完了事說要到后宮走走的。2 D( b  `$ t. w/ t. S* Z1 S
/ F& p, s& Q6 \8 |. _3 K* n
    古忠服侍著皇帝回到太極殿,皇后已經換了衣服躺在床上了,手上還拿著滿寶寫的折子呢。
: a# p! Q: w6 B! g0 |, O8 i; p% x, w( C8 k5 g7 ?5 D; S
    今天除了處理宮務外,她大部分時間都拿來看這折子了,這會兒還沒看完呢。
! ]+ W8 g( C; x0 m+ k& R
. V* v; v9 E: ~1 w* m5 l6 X1 s    皇帝突然回來,她愣了一下便拿著折子起身迎上去,一邊行禮一邊笑問,“陛下怎麼回來了?”0 @8 }" @/ T% M5 x* D, P
, d- T) w0 i& }0 N9 N# J
    皇帝把外衣脫了丟給宮女,悶悶不樂的道:“快要安寢了,自然就回來了。”
/ [+ x' Z/ g! N& J. G4 A
2 K% E" @% H2 {, D- W$ p    他瞥眼看到皇后手中的折子,忍不住嘆息一聲,衝外面喊道:“古忠,把太后的折子拿過來。”/ t, n2 g# C$ R- {% K

% a; n# Q/ j0 L) V* h8 |4 M0 O9 V    皇帝示意皇后看一下,道:“太豐厚了,得找個藉口回絕一二。”, K- }8 j1 |3 i6 E% q# [

! D6 I- k5 N" D1 h6 G& P    就算他願意給李雲鳳豐厚的嫁妝,但也沒必要這麼豐厚,肯定要討價還價一番的。0 N1 r' e( _# S' {- `7 i
1 u0 j9 i9 k+ x5 C# @( q" j4 _
    可太后突然提起他們小時候的事兒,他當時便不能拒絕了,所以,這個惡人要么皇后去做,要么就得內庫的監令去做了。. J+ \$ @( o8 p% E1 O# I. w# D! B

. G/ D9 v) a4 t) s( z: v    他換好衣服就盤腿在榻上坐好,很不高興的道:“蕭院正說母后大病初癒,身子還很不好,所以不能受氣。”! ]* w+ N: r2 \% v+ u

: `  O' N4 K3 g1 G& s0 I2 d* v; ]    皇后沒有看完折子,不過一目十行的掃過心中也有數了,她問道:“太后想把婚期定在何時?”
3 R5 s+ h% _) ~8 K$ _9 z; Z# B$ }3 W2 H
    “沒定,不過我估摸著也就明後年吧。”" Y7 ?; \* p" ?' d9 K
9 F: @5 d7 z3 ]4 D2 i( Z  I
    皇后想了想後道:“應該是明年。”/ Z8 X) z6 b0 r" b3 F# j
" [9 B3 y; }1 v, p' F, E9 u
    她見皇帝苦惱,便笑著坐在他的對面,“你知不知道,母后對雲鳳插手些許宮務有些不滿?”
, O7 J1 p7 M; j7 w+ I9 k( v: `8 `" {
    皇帝皺眉,“她插手什麼宮務了?”3 M6 _4 o7 o" N# v& K* t" o
" X- F2 V) A9 [+ n; d  T  z
    “也沒什麼,就是先前週滿給大郎治病,她特意讓人把消息傳到母后耳邊,讓母后很是不滿。”; }9 ~. ]0 ~; B' U9 }

6 T* C2 u0 E! p" z3 P, `    皇帝就把目光落在折子上,“所以這……”
! B6 C' u" {0 H7 ^* F
6 O1 _3 S: j+ j7 c$ m3 D1 }    “這應該不全是給雲鳳的,”皇后道:“當初魏知把益州王府全抄了,一文錢都沒給他們留下,以後新慶要去封地,肯定也要帶一些東西過去的。”, m8 S7 p" q& p1 m+ }0 d

4 N/ r9 W  p: U1 g: _5 f5 g$ B8 `    她道:“棣州窮苦。”
7 ?( W9 z' z( I/ v* i1 u
$ e7 Z& a8 ~! ^5 Y0 f    這個封地是皇帝選的,他有些尷尬的輕咳一聲,辯解道:“其實也不是很窮苦的……”
; V; w7 {* ~8 Q) y2 H1 X
# H  ?& Q! e$ o& n9 y1 L) N    皇后笑道:“我也沒說這個封地不好,不過新慶這樣的身份,他去封地,戶部和工部不會給他太多東西的,我看了一下,母后選的東西雖然貴重,卻不宜變現,都是可以傳家的寶貝。”# z( r" v# O5 E% r$ ~, {
1 ^. q9 g% R  ^" f2 t- T; R: k
    皇帝瞪眼,“你這是讓我答應了?”' D" Y6 h- P/ R6 Z! ^, e: J4 T' H
  g( Z% l; B' x
    皇后道:“總比問你要錢糧和人好吧?”
- [- Y; j% \: g5 w& X
6 S3 Y# a9 J2 p' }4 x( M$ a    這些瓷器、書畫、家具、擺件,都是可以撐門面和過日子的,卻很難變現,顯然太后是精心挑選過的,沒有觸及朝臣和皇帝的敏感點兒。
) u) H' ]6 F3 P3 L
& D" H) t, f: B9 P3 C% F5 L    可惜她不知道皇帝也愛財,連這點兒東西都不肯給。
9 `' Y* d3 T6 a2 `1 Q- E4 k
, S1 z7 s# c# u7 Z6 ~. b    皇后見他目光游移,忍不住蹙眉,“算起來這些東西還都是從益州王府查抄的,因為不好變現才拉到你的私庫,怎麼,現在不在了?”/ U1 _9 K+ B; B/ m( t

8 X: i( k  c8 f    皇帝有些微的心虛,小聲道:“這不是三郎去洛州了嗎,他那邊王府什麼都沒有,所以……”
7 y& O2 V- I0 T* ]! x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發帖王

發表於 2020-3-25 21:59:07 |顯示全部樓層
  B5 V* d  b, d$ Z- w8 a/ K
第1308章出京: ?% `9 h4 B+ ]$ U& a1 A, I3 a

* G$ a4 {6 @# B: `) x& t) D# ?7 o    皇后:……6 R# u& v" |; s5 n$ L" I

8 e  s$ U" Y- J* u* a    她忍不住伸手揪住他腰上的肉扭了一圈,皇帝連忙解釋:“也沒有全給三郎,他愛書畫,所以我給了他點兒書畫和擺件;長豫年紀也不小了,眼見著就要說親,其中有兩套家具不錯,我已經說了給她;明達的身體不好,那幅長鶴圖和那些貴重藥材我打算給她……”" y% g$ g  ^' {' x: w5 m/ [" {. c

. i7 m% N( F$ V: u# d# g# z% ^9 M" c    就是這麼巧,他剛才一掃眼,他已經分好的東西基本上都在這折子上。
3 B. `- j) s$ s. b! z3 z! X5 n0 ^7 {7 \( L
    這些東西不好變現,又貴重,放在庫房里基本上就是做賞賜用。2 x- q! e! b4 i1 \* Z

7 C; i- c* n: G; P4 C- t    一些不是十分貴重的,以後會賞賜給臣下,比如一些杯盞玉石什麼的,可像這種非常貴重的書畫、家具、擺件等,基本上就是自用了。
% m# ~9 M+ o6 x1 M% L# ?/ p
8 ?. H+ C6 }; B3 @1 v* W# e    皇帝自己當然用不了這麼多,他又寵孩子,自然是要送給孩子們的。8 T/ m. _+ Q- j" ~- t) v6 z

$ i) [5 O* }* O. ?8 M+ u6 [6 N    益州王以前受寵,太后常給他送東西,還讓皇帝給他送,所以最後被送回內庫裡的東西都很貴重。
& F1 F4 V& n, v2 ?! C% `
* b% D- M) [; G* n    當然,好東西不止這些,還有各種珍貴的錦緞、皮毛之類的,甚至還有一整張完整的虎皮呢。, N, A$ t: X# \
; @. ?7 |3 A1 y$ L
    不少東西都給皇帝送出去了,上至太子,下至才會跑會跳的小公主,對自家孩子,他素來手松得很。  q) E" w3 Y; K  Z
4 K4 P/ P- [9 S' j0 W  u) ^
    前段時間皇后又生病,前來請安的皇子公主不少,凡是讓他在這裡碰到的,他都賞了。) Q% ]7 B: k, \+ f( H

* m/ ^7 g5 E5 K9 @1 i: n3 x' ?* H    只不過這些比較貴重的、大件的東西留著要給幾個比較受寵的而已。9 v  f- I) o8 j3 i& F4 m& y3 N
5 K+ R. _0 g4 Z  I6 b
    因為太后還病著,皇帝怕她看見觸景生情,所以給長豫她們的東西沒有搬出來,給三皇子的東西也是悄悄的往外搬……
: Z9 g, D* _2 g% L4 m; |* r
4 Z  x; ~1 f; K7 Z6 N, b  R% E7 E    皇后看著手中的折子,問道:“東西都送完了?”
+ l) {( s% z8 m/ f3 j4 \/ Q; O) n8 z# |( C4 \
    皇帝輕咳一聲道:“已經說了要給孩子們,我這個做父皇的總不能食言而肥吧?”8 f: @9 m8 X5 p/ j( ~) u$ ^# i
/ v0 M, J7 [7 m
    皇后就皺眉,“母后這樣已算是退步了,蕭院正都說不要讓母后生氣,你何必如此?”
6 I0 j3 `& j( ~) A4 B/ n
0 D! w: h1 k) q. `; \    皇帝不高興道:“我也沒想到母后要的嫁妝這麼多呀,還列了單子。 ”
) S; Z1 ^* J" K3 S9 R% V% l# w8 Y- _& n- S9 S
    一個侄女而已,隨便從私庫裡那些東西做陪嫁就行了。, J) t" X$ t1 ~. o( s' r8 ^

' }2 U3 T" Y( Q    不過太后都念起小時候了,他一想,兄弟幾個也就老五還有一雙兒女留下,所以此時也隱隱有些後悔。5 ~) X9 C" o; S3 O" h
* R4 q/ e" N; q" D7 D1 Z
    皇帝巴巴的看著皇后。
% Z' U( d9 `9 i* }4 D+ R5 b
6 ^- i: o# c; y% J5 x% D    皇后就按下折子,嘆氣道:“算了,我去與母后商議吧,換一些東西,你讓人把私庫裡的單子給我,我挑差不多的東西給換上。”
2 r$ ~3 m' @2 a3 {
. [$ H7 z% h1 h6 ]4 j6 c8 \    皇帝又心疼了,“那些可都是好東西,長豫和明達出嫁都是要用的。”
3 c% Q  Y2 p$ y' F
6 |; J/ D3 \: C3 n4 v) [7 {( m    皇后道:“她們不急,就是長豫也還要一二年呢。”: O$ @. x: j8 T* K5 \- q8 |& U

! Z3 P* T- k. a  G9 ^% ?: x. w    “但錢糧可掙,這些好東西可都是積累,用錢買不著的。”皇帝這會兒倒寧願給侄女陪送一些金銀了。
. S, O1 N- I) e/ m, J0 Y6 S& p0 u0 u, A0 D
    皇后瞥了他一眼道:“你要不要細細地看一下周滿的折子?”3 M5 A9 \) V. E) @$ o

& J" h' Z' \: C    她將那封厚厚地折子放在皇帝的手上,道:“我已看了大半,我覺得寫的是真的不錯,若太醫署果真照此建起,那將惠民無數。”
5 A! J2 V5 {  t+ S9 J0 R& }9 a. l1 B
    皇帝聽她這麼說,便也展開折子,問道:“我昨晚掃了一眼後面,似乎還要在各地建造醫署?”
9 D$ M% @, R$ u% y1 w+ l0 e  ]/ v5 ]9 w& }, F  C) j5 R3 i- f, K6 r
    皇后點頭,“這不是一朝一日可以做成的,但這太醫署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先例,前朝早期太醫署便有教導之能,只是後來慢慢荒廢了此職而已。”
0 l9 @! U8 L+ D- h' V. L
9 |3 ?( r# j$ z4 h    皇帝沒說話,不過再看這折子時的確更用心了,可心裡還是憂慮得不行,“如此一來,我的私庫肯定是不夠了,從國庫要錢,你覺得戶部會答應?”" f0 W: u' P' n* _$ I( S) O: i. k
& B7 j$ {, A! k7 h3 F
    皇后道:“陛下不試一試嗎?”
6 i1 m# V. o+ J" A+ j
8 d  F' X/ |: y  h# T* U) r& N3 q) F    皇帝想了想後道:“朕先看看。”
& R& L4 x- w$ H  O' H- _0 f6 k0 s0 K2 [* [8 L8 U/ `, w' ?
    皇后便笑了笑,皇帝覺得戶部不會答應,不過是他不想做而已,等他想做的時候,他就不會覺得這是問題了。& e. `' q: U* p, J) G
( M8 d$ l+ M) N4 o5 B% z
    他從來都是這樣,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就拖沓起來,想做的事情便心急得不行,恨不得一兩天便全部辦好。
% V% `7 P" I8 e+ G( F
7 ~" V8 r$ l4 B6 t$ {8 |    折子寫得很詳細,皇帝越看越覺得這太醫署很眼熟,也更覺肉痛,“這完全就是比照著國子監來的嘛。”
" A7 o* M" a3 N: U# w/ V7 }0 F! |$ M7 Z
    皇后笑了笑,沒說話。這又不是今天才知道的,昨天晚上不就知道了嗎?
* m( A" M# N0 V" H& i7 i; x9 R# x. g& Q$ M( M
    皇帝一邊看一邊道:“等周滿回來,朕一定要找她好好的談一談。”
! ]. v6 u  i; g4 \- U! q
% @: x. i( i* _    皇后笑道:“你先把折子看完再說吧。”
, R! i  H: T& E& w  g7 |/ t& d: y7 `1 T+ H
    雖然皇帝很嫌棄,但他看的時候的確多了兩分認真,並開始思索起來。% S' f$ Z* I6 o6 `" K6 g
) Q0 r" M3 g; [  ~" h& G! B6 W
    已經出京的滿寶等人早把折子的事拋到了腦後,他們是一大清早便收拾好了東西啟程回鄉的。
, W. i# L- [5 R# ]6 H/ s. @/ E/ k" w) c" M9 Q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回去,常青巷這邊也留了下人,容姨便被留在了京城。
, o6 f% @5 c+ G8 X, C& ]
2 G& O" C' ?' c) Y; Z- h$ B    向家人也沒走,向銘學的腿現在已經不用扎針,但還得繼續做復健,不宜奔波,所以他決定留在京城。
: `. A1 s, i* o" i$ a2 K& d9 ]+ g
4 F0 @+ t9 F0 j    然後留下的周六郎帶著周立君和周立重去送他們,知道他們啟程日期的殷或等同窗也來送,烏泱泱的一片。
1 [$ Z0 P. F5 c' U7 m: A4 r7 ~( [, x, B9 t
    是真的一片,不僅同班同窗來了,國子學和太學的其他班級的同學也來了,足足有二三十個,滿寶站在一旁,差點沒把人認全。
6 ~. n% O8 l7 }+ |
1 s9 _/ _; K* C    鄭大掌櫃也來送滿寶,送給她不少應急用的藥物,比如風寒、退燒、咳嗽等藥。
4 a( z$ s5 r! k4 z5 y7 e$ C2 h2 r& I6 N% Y# `8 T: N; @- h! o7 g8 t
    滿寶雖然自己有準備,但想著他們人多,便也都收了。
+ x" M; Q- _0 u/ h; z, C. B0 e' N
- b8 r. Q; f* ]# |6 V. u$ B" G    告別用去了小半個時辰,白善幾乎是用了洪荒之力才與眾人告別,拉著白二郎擠上馬車。
. h! }& r, T: ~. z2 u8 {7 A( d' U# m8 G
    等車走出一段後他就和白二郎抱怨起來,“都是你寫的那傳記,不然也不會這麼多人來送我們,話還這麼多。”
6 Y; w7 o& @5 B$ |* T" K. J  f) A1 I8 C8 Q, H( o
    白二郎不服氣,“這傳記又不是我一個人的,怎麼能怪在我一人身上?”8 X& j6 F) T' g# }

" i4 K7 p0 Z5 C# i1 {4 V! @1 W    白善:“可名字只有你一個人的。”
6 l  }, t: r3 e# b* b/ I4 d+ D/ j  m7 \
    “有本事把書舖給的錢還給我。”
6 V. W! D7 }+ f( k  R
- e0 J% B$ `+ t9 v, u    白善便不說話了,坐在倆人中間的滿寶這才打圓場,“好了好了,我們現在不是啟程了嗎,就耽誤了小半個時辰而已,先生都沒說什麼呢。”
% J0 Z' n6 m2 ~* j
8 q+ ?# }! z* O% _7 E& ~6 ]0 V    倆人這才沒有繼續吵。, C! W+ M% X2 e' j* c/ v; T
  H+ [- h* S; l. Y2 r
    冬天路不好走,生怕馬車打滑,所以速度要慢一點兒,一慢就顯得馬車更顛簸了。
& a6 n" W  Y  F% M
# h1 d5 H' a+ L8 N& F! w    三人坐了一下馬車便忍不住出去騎馬,這次他們把自己的愛馬也帶上了,雖然冷,但他們騎的又不快,嘚啵嘚啵的往前跑感覺也不錯。
: E; y# K4 J( `- k* ]$ m: e0 A% D2 s0 ~: a# Z. \" w7 S( e" a6 J
    等騎馬累了又回馬車上休息,莊先生見他們精力這麼充沛,便搖頭笑了笑。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發帖王

發表於 2020-3-25 21:59:48 |顯示全部樓層
! y; z% P" R- I$ P
第1309章白氏
+ f& w: L1 N6 o8 A
4 z& i0 h( z- ~! ~    滿寶的十三歲生辰是在路上過的,不過她年紀小,也不需要怎麼過,只是一大早週四郎給她做了一碗麵,打了兩個雞蛋進去而已,跟往年一樣。
! j5 Y  I% i5 ~* ~' n" j/ _
$ D: H' E' j1 r6 ]    不過她自覺又長大了一歲,很是高興,於是和白善白二郎一起騎著馬跑到了隊伍前面。- R4 C4 k( Z6 t2 i' W

8 b$ ~- N6 t  I2 n( \- N) p    大吉帶著兩個護衛騎馬跟在他們身後。
# S- A  \% F6 {1 N/ V
- u$ J7 g6 N% c    既然已經先跑了,他們乾脆先到前面的縣鎮停留,還能替他們定好客棧,順便再逛一逛當地的街道。1 F" P6 n( y! L4 a0 a* t* @

; F! z: D1 F$ w  W. n2 d    因為馬車總會比馬慢的,這一次回鄉卻比上一次進京多出一些遊玩的時間來。
: y! {- ^" d+ l! [7 ?# E+ t9 N( `( {$ m! t0 r& ?+ q4 e  t* {6 m+ O% w& X: E# `
    他們先去了隴州白家祭祖,劉老夫人無意在隴州多留,因此早早派了下人回去通知收拾好房間,他們到了以後連行李都沒卸下,當天就讓人去準備祭祀的東西,第二天便領著白善去祖墳掃墓了。
3 W1 s# v" N0 c4 s4 W" Q# f
% }6 q7 X# S  k2 x& |4 p/ S) y& [    白二郎跟著一起去,因為滿寶是周銀的女兒,劉老夫人便也請她一起去了,週四郎和周五郎則和白家的管事一起認識了幾個當地的商戶,討價還價一番後賣出了一批皮貨。
# p. L  m8 {$ [8 x4 L6 z2 I" w3 T5 K/ Q) E/ q  E
    第三天則休息了一下,劉老夫人只讓人照例給本家送了一份年禮,便以要趕路的理由抱歉的表示不能上門拜訪。
" m6 V2 e: d$ X2 A) A4 C. h& o3 W1 a* K9 i: B
    等到第二天本家的人上門時,他們已經又出城上路了。) \6 _$ \* H0 u+ S; `' Q! [3 `* T

6 @5 ?) H6 D" @* c/ u; A, `    滿寶對此很不理解,悄悄地問白善,“劉祖母好似躲著你們族裡的人一樣。”+ U' R5 _$ ^" @4 Q% ]4 U0 G

/ u9 w/ ~1 ?9 O, O' r    白善道:“當初我們離開時祖母和族裡鬧得有些難看,走的時候祖母就說,除非我光耀門楣,不然絕不與族中的人再深交。”' V7 n0 I* N. Y

. m5 |7 m5 I  _. Q& r    他道:“往年我們回鄉祭祖,族裡的人要么上門找我們麻煩,要么就冷眼相對,我們冷落慣了,便不想耗費太多心神應付他們。”' A' R; x' E) ^3 d: {, _# |
6 D6 ~! i, o9 i5 {$ L  z
    滿寶蹙眉,“他們怎麼這麼壞?”/ Y7 g2 C: H4 Q$ u( A6 y

, j* J& H7 v9 \* ^: g9 F9 W- |    白二郎道:“我爹說是財帛動人心。”4 t+ O" v4 N' d$ Q
, \4 a+ ~$ k* R
    白善點頭,“我家是旁支,先祖還算出息,子嗣又少,積年累財,要是勢弱,早被族裡的人給吞了,偏偏我家每一代都有可以出仕的人,本家那邊的人不敢太過分,所以財產一直積累下來了。”) q, f, o) a) Y
' X% ?" A& c2 U5 D: E" g; M1 p$ V6 b
    白善是早把族譜背下來了,白二郎也背過一部分,不過這會兒也忘得差不多了,於是他就當故事一樣和他們說。
- }6 `( D: e8 M+ N% N/ `& x5 Y9 l7 N+ g# f
    怎麼說呢,白善這一支雖然命運多舛,但每一代都至少有一個出仕。
! f( f% c2 d- l  Y/ C$ r( @
1 a9 }, D+ O' M- b    遠的不論,就論這百年來的,他嫡親的曾叔祖是前朝的州牧,他們兩家關係好,因此他曾祖死於戰亂後暫時庇護住了他們這一支。
. d( n4 N) P+ q2 C1 |
9 _0 A; e: ^4 _5 e* W0 d    可惜他曾叔祖一家後來也都亡於戰亂了。
+ P  {. R4 h# H5 [- e8 G2 x& H! [0 O8 N: ]; w" ^$ m
    到他祖父,更是踩在前朝到這一朝的線上,剛在前朝當上官兒,沒兩年,前朝沒了,便換給大晉當官,結果一場風寒沒注意,死了。
. X6 a/ d# ^) _- i/ G/ Q# O4 P
6 X; d' C0 E- W0 S) _! p    不過當時正是天下初定的時候,劉祖母的娘家給力,白氏雖然眼紅他們這一支積累下來的財富,但也沒敢太過分。1 Y% w! C) X/ p2 m7 j$ Y: T# q0 r

, D! ~- {5 B6 P    劉祖母自己也硬氣,愣是保下了大部分的資產,且經營有方,資產越來越多。
9 A$ M2 q5 U7 j6 I8 _+ b9 Z0 N; u
5 m+ W: g8 F9 j9 L1 n4 h+ ]    本來,白啟展現天資,考中進士以後族中就更對他們家更客氣了,甚至以前用了各種手段佔去的莊子和鋪子還被買還了一些。
, N; {+ P7 C, h1 |+ `* s; g  c  n8 I& A1 B
    誰知道白啟沒當兩年官兒又橫死了。
: [7 V2 p0 f7 D  l. n' \
/ t# x/ B9 }& K+ q: ^# r( |% d- v    上一次白啟父亡時他好歹還好幾歲,已經展現了讀書的天賦,這一次白善可才一歲出頭,剛能夠扶住牆走路呢,根本看不出好賴來。; T9 r( Q# f8 g5 Q  H% r+ X

( G+ y2 A2 Z# b: Q7 r    所以,他要是死了,他們這一支就算斷絕了,按照族中的規矩,他們家的財產都要收歸族裡再次分配的。+ s( m% a" @1 _, D4 L, z$ `
: \# f. C0 e& l/ y
    當時白善這一支到底有多少財產誰也不知道,可大家私心裡算一算,覺得比本家嫡支那幾房也只多不少。
2 j" b  n8 D3 a9 p6 ?, ]% \
6 q$ W4 a3 Z( {    因為他們家的財產往上四代就沒有分薄過。6 h  T+ F2 f: |4 d
& ?8 |+ C/ x# I, c8 K
    四代的積累啊,還要加上娶進來的媳婦的陪嫁。+ C7 w; i" |7 q! D8 T1 |
9 m8 R( j# U6 p  T+ @
    所以明里暗裡心動的人不少。
" ]3 R* e; e" Q1 [6 B( H" I
2 t8 k! s- N6 J" G/ @7 n: s$ I    不過白善被劉祖母護得很好,至少那些毒啊之類的陰私手段用不到他身上,可劉祖母很耗心神。
1 B9 m- a6 P. R
! `0 Z4 g. A9 E2 z3 v2 _, J' ]    在她又擋了一次盤子裡的毒點心後,白善直接在學裡,被當著先生的面推到假山上,腦袋被撞出了一個洞,出了很多的血。. D+ A5 Z5 O/ P! B5 M% s' Z$ Z
% y' q7 k. k2 w! d# a, `$ I
    這徹底激怒了劉老夫人,也是這一次,劉老夫人才開始考慮搬出隴州。
' d( V# p- J) M
, E7 r4 I  i! g! S7 l1 c    她選了又選,最後選擇了綿州白老爺這裡。/ d( P: ?8 \/ h

7 o$ ~% P# h+ r    沒辦法,她的父親和兄弟都去世了,現在娘家是侄子當家,已經隔了一層,而且娘家和隴州太近了,根本隔不開白氏族人。  F' w" z! n, L1 V' m% v8 D& l' j

- V: Y  }+ ~8 g5 Z  i9 `; g+ ^    鄭氏更不用說了,她家裡是繼母當家,真正的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所以她選來選去,發現還是找白立最合適。
7 |) M2 P  R4 L; c" h6 Q: m0 ~( T" u
    他們兩家感情不錯,白啟和白立又從小一塊兒讀書,一直到白啟決定進京讀書考試才分開。
# g2 J- x- M8 M7 V2 |- P
& d  r' r+ R3 x: |, C0 U. m1 P    二則是因為綿州足夠遠,隴州這邊的族人在那邊完全沒有根基。# m' I8 X0 M6 e% ?9 r
9 @8 z3 g" M5 q- L9 _8 n& ]$ s+ o
    以前白善年紀小,只覺得在隴州過得很不開心,學裡的同窗都針對他,先生也不喜歡他,出門做客大家對他都喜歡陰陽怪氣的……
& s- B3 i$ J; h# C0 j0 u
6 x, G( R, j  |7 v  ~4 j: {7 L( b    可益州王案子了了以後,劉老夫人仔細的和白善談過族裡的事,他才知道,原來小時候他喝過的水,吃過的點心和飯菜需要經過那麼多的程序才能到他嘴裡,這讓他更不喜歡隴州了。
3 @) e3 h* X/ U& P% M4 D( r+ ~
0 E/ F  R" r0 B7 |/ U    劉老夫人也不喜歡,所以這次才決定不在隴州多停留,三天便走,還趕在最後一天才給本家送帖子和年禮,就是為了不與他們碰面。: \: S6 o; X0 D7 z3 i
) T0 u  ^# L$ p$ o0 E/ q
    白二郎和滿寶聽得目瞪口呆,白二郎嘖嘖道:“你家族裡這些事兒都快能寫成一本話本了。”! ~+ X/ k6 I1 W

2 m. ]8 q  p* o9 j    白善瞥了他一眼道:“這也是你家族。”) n2 w; e5 o1 z7 t. U
  S; R& [9 y, i. s" W4 f
    白二郎一琢磨,還真是,雖然他們這一支搬到綿州去了,還分出了族譜,但還是跟隴州這邊聯著的,畢竟也才分出來三代而已,還親著呢。
& _9 j* O4 L8 ^3 E% U9 B
& \" `: o9 _) C% ]    滿寶問道:“你有沒有想過自己也分族?”0 u8 G& C- a9 [0 l4 Y
9 B- K/ Z1 E. P7 Z" A. i4 j
    白善悄悄往外看了看後小聲道:“我也這麼想過,但我祖母不太想。”
. [2 \; J- o1 e( g* y! |' H* w) Y+ {9 d9 |( j$ p
    滿寶和白二郎異口同聲的問:“為什麼?”
9 x7 l# |/ V; p9 ?2 A; j( N3 Q% d1 b# O2 T' u9 {
    白善道:“祖母說,要是天下太平,分也就分了,可要是天下不太平,分不如合。”
8 e7 Q/ b3 f8 Z+ N
7 s( B" C) X5 b0 I2 v% D9 l6 M: Q) _    滿寶道:“可現在天下太平呀。”
' t- D* C! D5 r1 N- f4 i5 L* D  s8 V; k  {! G6 h7 E9 M. K# i
    白善壓低了聲音道:“等下一任皇帝登基了再說吧,前朝也只傳了兩代而已,誰知道會不會又打起來?”6 _9 A2 G6 E+ t" _  ?0 Y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發帖王

發表於 2020-3-25 22:00:15 |顯示全部樓層

8 s5 m* E7 V4 C: B; y第1310章回鄉) P, `! w  y1 o
) N+ c! s1 u# ^# {
    如果戰亂,甭管這族裡有多髒多臭,大敵當前還是要一致對外的,錢財很重要,但在性命面前就不值一提了。
4 o1 G  ]5 x! p0 s" [
& p3 C* `: W$ b5 F2 l6 I. x. V    這也是劉老夫人從小教他們的道理。& h* Z, S" ]8 U- A' ]1 P% Y0 O+ `
3 o- d6 [; v/ y
    滿寶點了點頭,表示了理解。
6 l$ B7 l$ M0 j$ i2 |' s  B' l% W6 Y" Y6 {( m; f
    從隴州到綿州,他們直接過秦州而下,再過興州和利州就到了綿州。  N, }6 ~: M, t" P/ c1 U8 y2 n9 `

1 L( l, X5 s+ i9 a5 b' D    週四郎在綿州時與他們分開,他把他的車隊分出來,和滿寶道:“趁著年前,這些皮貨得全賣出去才行,我帶著立威去茂州和益州,你們先回家去。”
$ c! C3 g) H& e2 ?, ~2 ^2 W8 b  _" e1 B$ O
    滿寶沒什麼意見,見他都不收拾一下自己,鬍子拉碴的,便問道:“四哥,你身上還有錢嗎?”
: e0 E1 g" c" c7 K" W: `& X/ d+ @% \$ B, W$ g; {; j
    週四郎一臉沉重的搖頭。$ W- e0 S+ V3 f7 h% }: T
; M2 T0 O" M  T* _
    滿寶心軟了一下下,就給了他一個錢袋子,道:“裡面有十二兩的碎銀子,回來後記得還給我。”7 P$ @6 r' J! y" r" }- q8 G3 g3 E
" {+ G) b5 M2 O5 t  {; u
    週四郎接過,問道:“還要還嗎?”
7 p# |, }- r8 ?: |2 M  ]3 `- Q: c* x  i! @; B6 r+ }& U" p) F% U4 C
    滿寶道:“不收你利息。”
7 K, ]0 J1 ?( C# Z# P4 N& E. }
( O+ w/ y5 H" h* M- {- b- O- Z    週四郎把錢袋塞進懷裡,嘆息道:“好吧,還以為這是你心疼我的呢。”
3 D, y6 g( r3 Y& Y# r5 B
. h% \: ~" D- \4 m/ }3 B    滿寶就看著他的衣襟不說話。, C6 u( ?7 r. x& U& q

, q+ U. W; M" ?# Y; H7 r' |    週四郎就笑瞇了眼,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道:“行了,四哥和你玩笑的,從綿州回家就近了,路上別亂挖東西了。”# U# z% \5 V3 ^) i& M: z8 T# K

  {, x( {! t3 G" U& U3 G, a    這一路上,滿寶一半坐車,一半騎馬,只要騎馬的時候就背著個小背簍,跑到他們前面,偶爾就跳下馬去挖東西,挖回來的花花草草,一些被她好好的養著,一些則不知什麼時候被她丟了。2 ^) C8 S: h% z! I; h" C; N, O
5 S2 C3 s! U7 E8 z; x9 Q) g
    丟了的還好,只當她跟小時候一樣玩膩了,但養下來的,基本把他的車給糟蹋得不行。& {( Y+ W8 f7 p# N

! Q% I3 R' B" R9 z: V. l% j' W( Z    現在周四郎就把那些用葉子包住根部的草全都搬到了滿寶他們的車上,於是三人現在是被迫騎馬了。) X, g' K" N8 G+ c2 |
1 G  g! W: ]1 J- D1 m7 i
    滿寶一邊上馬一邊和周四郎道:“四哥,你別嫌棄這些草,這可都是藥草,可以種的。”
' m; z! i) Z4 ]% {+ V; \; F; \; |7 n# C5 Y' s# T$ a
    她打算拿回家去讓大哥三哥他們種,而被“丟”走的那些植物則是被科科收錄了的。
' x9 J* v% @0 }$ W% X; n9 j0 E+ p" n) A! s3 b6 P
    週四郎揮了揮手,讓他們趕緊走吧。
0 l% d. l- n- K9 y. ~
5 g7 X* f. Q/ \* J    等他們的車隊走了,週四郎這才和周立威一起帶著三子他們趕著騾車往另一條路去,他們要去茂州,先在茂州賣一波皮貨,再去益州。* h5 v% }$ l9 O0 c0 k8 Y

9 H- i' V! d- D) ^* ?3 i5 m2 ~    週四郎這兩年賣藥材和糧種認識了不少人,雖然都不是豪富,但門路也很廣,他敢倒賣這些皮貨,自然是有信心賣出去的。
5 B% d: X6 _6 }; D- ?2 Y; W0 Y' J6 Q
    兩邊分開走,滿寶他們騎馬依舊跑在了最前面,羅江縣距離綿州城有點兒遠。
9 f3 z9 u+ U0 }* C" Z% v) t' Y  v4 v# D, O' p* f
    他們早上出發,快傍晚時才到的羅江縣,三人直接先去錢記飯館,正是開始吃晚食的時候,裡面已經來了三桌客人,小錢氏帶著大丫、三頭和三丫等在忙活,在櫃檯上算賬的三丫抬頭看到店外來的六匹馬愣了好一下。
( o0 t0 l" J$ `% ?4 M% a2 @- e9 n" f. Z- `6 Y
    滿寶從馬上跳下來,披風也沒解就跑進去,“三丫!”
3 r0 c. [- j! l( L6 F" F6 y2 u9 u. q, T' J$ d, h- `( H: F; v9 a
    三丫瞪大了眼睛,驚叫道:“小姑!”$ }3 P& Y5 n: e+ N$ y9 s5 Q
( s3 J8 n! }& S5 g3 z- i
    倆人抱在一起,歡呼一聲,滿寶問道:“大嫂呢?”  I0 M/ Z. u1 L  \) F% k7 V9 x

" H; H1 Z+ x. L7 F9 N    “大伯母和大姐他們都在後廚呢。”
! F0 r4 e+ v! d
% I& b: x9 k9 ?& S1 a4 ~    滿寶便一陣風似的往後廚跑去……
, S* c/ e  G3 w5 ?6 x0 S( ~: @* E( y1 N( E. x1 w& L& N, C! E
    小錢氏正在做菜,滿寶突然出現嚇了她一大跳,勺子差點飛了,她抱住滿寶,眼淚差點出來,“長高了,長高了,一眨眼不見就長這麼大了。”/ n+ P4 V. d1 Z) V+ t
0 T% t. b6 G3 W) c0 P
    她伸手去摸她的手,“冷不冷,你們是什麼時候回來的?車內?”5 u. w! z: d7 b7 p

$ \. i% {/ T7 `3 o    滿寶依賴的在她懷裡蹭了蹭,這才嘰嘰喳喳的回道:“我們剛進的城,先生他們坐車慢一點兒,落在了後面,我們是騎馬進城的,大嫂,我可想你了。”
- D# ]+ A  h$ S/ M9 X& B& L. A1 R) O5 y' V1 B
    小錢氏表示她也想她,抱著她揉了好一會兒才扭頭和大丫道:“去告訴客人們,今天的晚食算我們的,不再接新客了,讓他們吃完就走,我們收拾收拾東西也回家去。”
6 L% H( J3 \& O: H
. p) y. l: g3 j5 d+ J    大丫高興的應了一聲,轉身出去。, x& O' u1 {$ }1 o" u0 V+ }9 [1 ^; O; V
8 g: z9 `- u, `2 N
    三桌的飯菜很快做出來,然後小錢氏便帶著他們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f7 ]0 o6 m4 N+ o' @
' \6 e: y) a+ [
    店裡的食材都帶上,她怕不夠,還給了錢讓三頭去多買些肉回去。( f7 M: F; c* C% K: V# K" m* L

( B/ ?& v: Y1 t    滿寶道:“我去買,順便去先生家裡一趟,給他們家報個信兒。”4 x5 N9 l/ |4 e, Z# ~% T: g' N

) w% o. m% W/ D9 o. G- `    小錢氏有些捨不得她,但還是讓她去了,她叮囑道:“早去早回呀。”$ @& W; X/ ?1 u, g% \  L2 O

- y8 j3 B: i: ~% C) Z) p" V9 _; N    滿寶應下,跑出去牽了馬便和白善他們一起離開。
/ T3 `8 x- P1 f( _- n) l  w  G$ N6 L; N% y
    看他們騎馬離開,小錢氏這才真確的感覺到滿寶是真的長大了。" \9 M, G# O$ l' k1 \4 f+ T
  I& K' r4 |& G  T  P5 P
    店裡的客人們探著腦袋跟著看了一會兒,忍不住問小錢氏,“周大嫂子,這是誰呀?”
, d4 ^+ b# o* w: l# [1 @' V1 W9 \' n8 B  _" z
    小錢氏回神,笑道:“這是我家小姑。”
/ s# j; Z9 c( J3 ]) H2 N7 ]9 Q8 }/ n2 F  v8 M( D. X
    羅江縣窮,這兩年因為楊和書日子才過得富裕些,但整個縣城,能夠騎馬的也不多。
+ K0 f2 [$ P, c6 V% T" b, M# G8 z+ S* Q6 t# A( ?4 V8 ?* a. U
    錢記飯館的東家是七里村的老周家,這是整個縣城都知道的事,小錢氏才這麼說,客人們就懂了,紛紛問道:“就是那個天尊老爺座下的小仙女?”
+ P  }/ l5 Z8 K
/ o# j, P: }# G; y    “肯定是她,長得可真好看,不愧是小仙女。”6 a' R; P6 P* M5 I' |- t+ d" ]
: v6 R( h5 n2 _3 o) l
    小錢氏笑瞇了眼,連連點頭道:“就是我小姑,她回來了,我們店得關早門回家去,所以這… …”6 j" z1 _$ a1 B8 g0 R4 i0 r* T
4 F; V3 B/ k. T9 q
    客人們就抓緊吃飯,表示一點兒問題也沒有。3 N; B! Z) h$ ?  K( k

8 k' L/ p( b1 Z5 ]# [    這一頓飯還是小錢氏請的呢,於是好話跟不要錢似的往外倒,吃完了還連連恭喜了他們家一下才走。0 c5 A" W3 `8 r$ F/ G% w
1 m& A3 W3 X$ K+ U; M+ i
    滿寶他們跑到肉攤買了不少肉,分出一部分來自己拎著轉身去了莊先生家裡,剩下的則讓大吉拿著。
  r, Z; F$ K* `9 i0 ^; ^
8 I, x& [9 W7 \3 g- O    莊大郎他們一家也正在做飯準備晚食呢,聽見大門敲響,莊大嫂就衝外頭喊了一聲,“紀安,去開一下門。”
3 q. \. s  o" s+ @" d- P% Y' f. A
    莊紀安跑去開門,看到門外的三個少年愣了一下,遲疑的叫了一聲,“白善?”/ S0 H# D* i# U  @/ X+ ^) f% J; J
6 h' f' Z8 p5 s6 I6 `: m2 |% U/ M3 [
    白善露出笑容,行禮道:“我們從京城回來了,先生坐著馬車落在了後面,所以我們先回來報信。”
8 l8 i9 G/ [  W4 T, `5 b2 P4 s
2 |' W2 J; e( @3 K: t+ o! ?7 w( T% |    莊紀安連忙把三人迎進來。
" ^" e" [" {9 E; ^
$ y; C0 |7 ^3 M5 |    莊大嫂在廚房裡聽見,擦了手迎出來,看到他們便忍不住露出笑容,有些局促的笑道:“是白公子回來了呀?”
1 M% M9 w7 [5 F# c0 X; x
. b6 f- w: [- ^. A9 f    周滿行禮叫道:“師嫂,師兄不在家嗎?”9 e* Y! e$ R4 l( t) H. M
, z' T5 ]; A1 B6 U" d& e: W) o/ S
    莊大嫂鬆了一口氣,改口笑道:“他還在鋪子裡呢,紀安,快去把你爹叫回來。”
! Y4 \2 E& Q9 s+ {% z$ _
+ Y7 w0 r2 G: u: r9 t2 v/ `5 J2 i    又讓周滿和白善他們屋裡坐。* n! c7 N1 b# ]# R% W# v4 Q
, [. T; G# M! `) z( a! ^
    白二郎將手裡提的肉交給她,莊大嫂接過後往外一看,問道:“公爹呢?”% d+ v( C& j7 K1 `) K! G1 w" g
8 X4 P) E7 Q* H" I( j
    “先生坐車在後面,我們騎著馬快些。”白善笑道:“我們想著現在天寒地凍,家裡可能沒準備,所以便先跑過來告知師嫂一聲。”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發帖王

發表於 2020-3-25 22:00:37 |顯示全部樓層
4 G- Z6 Q  S9 ^1 P9 e8 h# _
第1311章回村
% @$ k/ j, v1 S' ]& e6 \+ J& _
% B: `3 W2 c5 F! l$ l: F    莊家的確沒準備,莊先生一年到頭可能就在家裡住幾天,房間一直空置著,人突然回來的話,房間裡冷冰冰的,根本不方便住人。
  ?9 L$ @7 I6 e5 E( K; t9 m, O* ^9 l8 ]" U+ d7 |# B
    滿寶他們乾脆挽了袖子進屋打掃,把門窗都打開……
- U4 Z: o+ {# F! H7 S' K$ o3 g7 R: ~* Y) j
    莊大嫂愣愣的看著他們把被子拿出來撣了撣後鋪上床,還拿了火盆進屋裡烤屋子。& E$ J$ \# b' x% |/ z' @
; {' H  {8 W  j3 U& S" [. S& V; ?
    周滿從兜里掏出一個小荷包來,將裡面的藥材倒進火盆裡,不一會兒屋里便有了藥香味兒。/ Z" c8 Y7 b8 A/ _+ t

& t" c9 b% Z; T5 h4 n5 o    這是驅蟲避穢的藥草,他們一路回來的時候沒少燒,這屋裡久不住人,也不通風,是得熏一熏的,升起的火盆還能驅散屋裡的寒氣和濕氣。0 p" ]3 K; s$ [# j& B4 ?: F. V7 N

7 s$ p' A" N2 D, d( k0 \) W) M    三人動作很快,都沒讓等在外面的大吉幫忙就一人負責一樣做好了。
9 U& T/ O  M+ x8 @- q! [1 L' ~/ p  _  }* G  P7 M
    莊紀安站在一旁愣愣的看著他們,反應過來後立即上前幫忙。
: ^. Y# M+ @; F# e/ A' z7 j1 Q, }3 c& z4 x3 v+ G
    莊大郎從鋪子裡趕回來時,房間已經收拾好了,滿寶點了兩個火盆在屋裡驅寒,然後幾人便退到了院子里和莊大郎行禮問好。
* m" j5 f- ^1 M% V- P+ i
/ Q: n0 `9 r' _    莊家每年都能收到七里村三家送來的節禮,和他們的關係雖不多親近,卻也不生疏。. V0 j1 o2 F8 s1 B4 M4 P; T

5 ?8 W' E: _; E, [: b    只是一年不見,他覺得父親的這三個弟子變化很大,身上隱隱有了一股貴氣。; X/ `8 p- K( r: x0 J5 W
7 O" ^- a& t, {
    想到兩個多月前縣城裡的熱鬧事,莊大郎對他們更客氣了些,問起父親的馬車落在後面,乾脆就要起身和他們到路口去接人。2 C# ?8 x+ s2 K/ H/ {
# i, a, X- M  L) J: E
    他鑽進廚房裡,和莊大嫂道:“把飯菜做得軟爛些,父親不喜歡吃硬的東西。”/ L* c% ?$ O3 h% e3 ]
: T0 W) p* I( T: i+ N+ u
    “知道了,你快去接吧,對了,把紀安帶上。”
' L' \2 ^4 u0 L6 H& O/ [7 ]: H
5 J! d5 y4 L/ z4 `6 |  n    他們去縣城的大路上接,羅江縣就這一條大路,要過城,這一條路是必走的。( B8 I: O5 }% y& l" ^5 Q
  [) k& I$ f. r8 k8 L
    車隊帶的東西多,進城的時候還需要檢查,所以要慢很多。
: l8 e, V& X, W
* A5 |  y2 b4 l3 S, r6 A# p    他們乾脆就站在大道的路口邊等,白善趁機問起縣里的事,“聽說是劉縣尉接手的縣令之職?不知縣務可有改變。”2 I" e8 h1 V, {# P$ {* S

- G: ]5 m2 z6 f7 N! F7 G    莊大郎不太想當街討論縣令,但也沒有拒絕回答,他只是壓低了聲音道:“縣里還是和楊縣令在時一樣,什麼都沒改,不過底下吏員們的日子沒以前好過是真的。”3 o# N4 w$ T+ B1 B. Y4 a0 V

, C1 l7 C% ?7 ]9 b9 g7 }7 F4 D    莊大郎是在張家的糧舖裡當賬房,且不是一家糧舖的賬房,而是總賬房,縣里的張主簿就是出自張家,所以他這方面的消息還是挺靈通的。6 Z+ c9 o' K/ C& A

) K; U( c& p2 K5 @9 A$ v6 P    正說著話,幾人便聽到了馬車走動的聲音,不由抬頭看去,就見大街的盡口出現了車隊。: h; h5 E# {4 }% r% @

8 f$ h1 Q. K2 {- [8 `0 v+ M( Y    莊先生的馬車在路口停下,莊大郎連忙上前接住。
( ~/ T, f3 ]* {9 B$ N
' ?* j: n. G+ y    莊先生從車上下來,長出一口氣道:“一把老骨頭都要顛散了呀。”3 ]' U+ L* I& w) s
/ S+ k/ H3 c( t+ R) x7 m9 t2 a3 P
    他推開莊大郎的手,自己原地走了走,便讓開讓馬車進去,對莊大郎道:“我帶了些東西回來,你去讓他們卸下來小心安放,我去和劉老夫人作別。”
: p% d( m% Z; c3 ~; y
  `: O. ?& z0 B9 ?9 R6 ?0 [  y* ]2 ^  b    劉老夫人也從車上下來和莊先生行禮,倆人已經熟識,倒不多客套,打了一聲招呼後莊先生便轉身家去了,他不願再坐車,要自己晃悠著走進去。
5 d* n; R! |% [! A# a, u' E0 m( ]5 S+ F* X/ y* @
    劉老夫人對白善他們道:“送完了莊先生就快回家去,一會兒城門要關了。”( f  h5 i8 G& A; }2 I, f
$ W6 W  w- N2 }. C4 ^  [
    白善應下。
( Q1 _  W4 E: O- I+ q( G$ q4 v! G! g# \$ |9 K% |- k4 Y: H" C
    劉老夫人他們就先走了。
5 ]% o* Z, |- ~/ w2 f& k7 q; j
8 C- A# ~. K2 a% n/ c$ v    滿寶和白二郎把莊先生扶回莊家,他喝了一口熱茶後便對三人揮手道:“行了,你們回去吧,再晚,天就要黑了。”* R+ F, o$ R7 o; i# u
- Q' j  ]& v( V/ H* j
    三人便跑了, “先生,我們過幾天再來看您。”
) n) e+ u3 S) p- B# W: T, G7 U' z# H9 [
    莊先生揮了揮手,扭頭看向莊紀安,笑了笑,改為招手,“過來,祖父看看你。”
  w3 i5 i4 k" e5 o$ z5 X- V! _- r7 I) y! C4 A# A6 f
    莊紀安很喜歡總是給他買各種好吃、好玩的東西的祖父,走了上去。# U: r' U; y$ M1 p8 |  L( Q* Z# O! q, \' o
# V3 q0 N7 z4 p
    滿寶他們跑回錢記飯館,正巧週五郎也趕了車過來接他們,接上人後便一起回家去了。
" x% V% v+ T8 s' B  `; \  X) @! w
* U4 P# ~1 k7 Q    小錢氏見滿寶騎在馬上,心中自豪得不行,卻還是怕她從馬上摔下來,就從車裡沖她招手,“滿寶,你到車裡來坐,外面太冷了。”
4 b6 z1 l2 k& ]$ J2 k( n/ O3 m, k, g3 V5 b! [, n
    週五郎坐在車轅上縮著脖子道:“大嫂,她才不怕冷呢,她路上有一半的路程是騎馬回來的,讓她騎吧,這車裡可坐不來這麼多人。”7 N2 B3 L6 a# z  v

. R& d' \& ~: V3 T: o    三頭和羨慕不已,也趴在馬車上看滿寶,“小姑,我也想騎。”7 t' b4 O) l4 `# [4 v3 D/ a% l/ s

- j' P' ^; ]% v' s    滿寶道:“可我的赤驥還小,不能坐兩個人,你去求大吉帶你。”
, ]+ j6 L& z8 C$ O) a0 p. i" f, t' [9 ~0 R
    三頭就探頭往後看大吉,然後自己拒絕了,“算了吧,等我回到家再騎,小姑,你給我騎馬嗎?”
8 ]0 ~  K9 V/ j; y
! W$ W* [+ T5 W. i. D8 g    滿寶道:“我可以教你。”
6 W; u$ f; p2 E/ l: R
: @" L$ G4 W3 b6 E7 j' [9 o' t    三丫一聽,也立即道:“我也要騎馬!”/ S. Q0 M' x+ r& K8 c- |0 I
+ D8 z) @  H# Y
    三頭把她推到一邊道:“你還小呢,騎什麼馬?”/ O3 j! [3 `' q. b* z; @% O
8 B4 v/ f' @! g5 q. @1 e
    三丫衝小錢氏告狀,“大伯母,三哥又欺負我。”" w% V8 E1 z" s' Z

- l& J/ H9 D6 W( ]    小錢氏就瞪了一眼三頭,拍了他一下,“不許欺負妹妹。”
3 P" N; C* Q" B" Z! V% Z9 r3 @1 A% v* i% A
    三頭就覺得很憋屈,也不坐在車裡了 鑽出車去和周五郎坐在一起。9 c; o' v3 z( g
- _- d; \0 m6 g+ X* ?% M
    滿寶他們已經笑哈哈的跑遠了,三頭一臉的羨慕,又一臉的憋屈。: b. n/ O# w( I+ J5 N7 n9 l

" P0 |8 c- B: M    週五郎看著好笑,三頭和滿寶同歲,他小時候也是周五郎帶大的,所以叔侄兩個也親近得很,便撞了撞他的肩膀道:“你娘就念了你一句,怎麼,就生氣了?”
$ W3 ]5 n" `" x1 T4 ]) }; E8 x: W, r  l/ Z# O
    三頭小聲嘟囔道:“天天都念的。”0 F) [. X( r! R( ?- h4 ~

# ~, X4 A% \# A0 a8 c6 r; K6 O0 N    週五郎不信,三頭就小聲道:“五叔,你不知道,現在家裡都不偏心我們,開始偏心三妹了。”6 u6 A7 n  n( m$ U8 c7 X
* Y3 u  c" k) A) u4 W, Q) f
    週五郎奇怪,“為什麼?”' W9 s  |3 o& z
" J1 X2 i$ `  y
    “因為家裡就要只有三妹一個女孩兒了,”他道:“大姐要出嫁了,二姐又在京城,四嬸又生了一個弟弟,以後家裡就只剩下三妹一個了,所以家裡就開始偏心她了。”5 _7 M2 f, b9 m9 \/ a. |
9 `9 s# {* M/ J6 T# F  j# r
    三頭言之鑿鑿,然而周五郎並不怎麼相信,再偏心,三丫不還是得到飯館裡去幫忙嗎?
0 M. C; U5 K7 ^0 Y# i( u3 r
; w  a/ q. S6 T2 H/ ]" W1 n    可見也並沒有多偏心的。7 H. `" e/ x8 r. P$ u' l. _

+ o$ y* j% S6 j    劉老夫人他們先走,因此也先到的七里村,等滿寶他們騎馬回來的時候,村口已經聚了不少看熱鬧的人,老周頭站在最前面。/ m- q/ F+ v4 j3 k/ O
( U7 F! s! o; q% R- U
    他眼神還特別好,餘霞中瞪著眼睛往遠處看,滿寶騎著赤驥當先出現在村口的那條小路上時他就一拍大腿樂道:“哎呀,是滿寶,看到了沒,騎在馬上的是滿寶。”: Q1 c2 n2 V- N- F' K" h  G

, R, d* F$ Z1 f+ q6 L, W' \5 j; s& g    一旁被他抓住的村長連連點頭,“看到了,看到了。”
- A1 X& I" V+ k; y5 c4 M6 |# a; I  j/ I3 K. @: N9 i7 p  S& `4 h
    老周頭嘚瑟的不行,樂陶陶的和眾人道:“這是我閨女,是我閨女……”
. ^7 A5 Q9 k/ J/ Z
) L; R- R, [( |  ~' I$ \) [/ }3 S    眾人:……廢話,同村這麼多年,誰不知道這是你閨女?
  U1 [; q$ f' h9 l% a& F; P( B/ H
* I5 D' L; N' [& c+ e( q" b    不對,這不是你閨女!
4 L" D/ K6 F- S, g2 T5 k' T0 R3 R, Y5 V1 G
    有人正想點明這一點兒,滿寶已經一馬當先沖了過來,等馬跑到跟前將將停下,她便從馬上蹦下來,衝著老周頭就撲去,大喊道:“爹— —”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手機版|Archiver|嗡嗡嗡論壇

GMT+8, 2020-3-29 10:04 , Processed in 0.101280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