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190|回復: 11

[轉貼/禾 馬] 【元媛】調戲正直將軍《七巧劫 天將篇》(出版日期:2012年8月7日) [複製鏈接]

Rank: 6Rank: 6

嗡嗡嗡在線王

發表於 2012-8-2 13:18:00 |顯示全部樓層
8 S. B% u3 y. r9 I1 A& C
  Q4 g0 J1 u' Z  e; I- G) D

0 W" c: q  j& N7 b' ^, h向來正直威武,英勇果敢,被稱為不敗戰神的樊將軍
; }8 h+ {9 J* r4 }1 c5 k活了二十三個年頭,生平頭一次有羞憤想死的衝動1 m" P  l" T: M7 H) `
而讓他如此尷尬的罪魁禍首,正是堂堂的軍師大人──: Z/ ~  i1 A8 r& C
三年前,他第一次和軍師大人見面3 f* |0 Y% \1 n
那美得近乎邪氣、媚得近乎魅惑的丰姿就讓他上了心
1 D1 r. G8 _# F6 B- O- O花了三年時間,他終於弄清楚自己對軍師大人的感情
# l" M# U6 V- t* Q也坦白面對自己是「斷袖」的事實
& j/ S. n7 W7 ?) k; S為了軍師大人,他甚至願意不顧道德、忘掉正直- v: S: z  L# e/ d' t
打算來個「酒醉失身」的戲碼. c0 n& q9 L/ C
卻在準備「侵犯」軍師大人時,發現原來人家是個女的$ s/ n/ l) @* F, v! Q
之前他因為「斷袖」的糾結根本就是一場笑話
  x, n, N, _, |而且純情的他第一次和心愛的女人袒裎相見
& U5 w% Y3 F: m居然支持不了多久就繳械投降──7 l5 ?" q1 |4 R
身為堂堂男子漢,他覺得自己不能一直處在劣勢
5 |  V2 z# H& h% U1 a至少在房間裡,他要爭回「男人的面子」!
- ~. ]# r- d* E% l1 b問題是,惡劣的軍師大人根本就是隻邪惡妖狐狸9 M+ E7 T& [' ~5 U0 B4 E
他這隻清純小白兔,怎麼可能鬥得贏……

Rank: 6Rank: 6

嗡嗡嗡在線王

發表於 2012-8-2 13:31:12 |顯示全部樓層
, v5 z3 X6 ]" o: I

& y( L( [, [/ n( @: Y$ G  果然,好人──不,是好神,都沒好下場。6 C2 f$ w* g" c7 B) N2 j6 f. o: f
7 t+ K* ?# L) i
  在被押著上輪迴台前,他仰望著天,含著悲憤的淚,心裡滿是冤屈和苦悶。
; i! N2 }+ N/ A' v
' _) q5 Z5 I  W# j" y7 O7 Z; J, P$ @  這世上最悲慘的不是做壞事有報應,而是明明好心助人還被陰,而且陰你的還是權力比你大很多的頂頭上司。) m# b' R( @, B) M7 k* o: r6 v

  ^: Y/ }$ c) S  想他,堂堂一名天庭將軍,一生清廉,在天庭素有剛正不阿的好名聲,多少仙女暗戀仰慕他。: {" g( h) l; n: j4 t
8 {: R- K( J5 l4 ?4 G
  他從不做虧心事,他正直果敢,他向來樂於助人──對!他就是敗在最後這四個字上,然後被天帝降罪,打入凡間,說什麼他連當個「抓爬仔」都當不好,要他打掉重練,挑戰愛上「軍師」的道德禁忌,看能不能不要再栽在屬下手上,要他經歷女禍和情劫……情劫他能懂,可女禍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會有很旺的爛桃花?
: C( U$ r" n& g$ P8 k; E5 b$ [1 |& w: f5 C( \9 T7 D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他明明很無辜,明明是冤枉的呀!3 Y/ `0 B! S' |/ d. Y7 L
! H7 i# K% l( _; x, Y9 d
  早知幫人有罪,他就不會答應那該死的天兵幫他看守南天門,結果讓自己變成幫助牛郎織女私奔的共犯!' L! F, Y3 s( z* Z# ?+ S
7 S0 x. \. [9 W
  他媽的──早知道當好人會被陷害,他絕對不再樂於助人;早知……嗷,一切難買早知道呀!5 [! v9 c! L: D9 ]

5 g+ ]4 J: ]# {+ X. \# ^  他恨,他悔,他他他……他、不、服!/ j5 b* {# U% R, i: L$ k' N: \

9 w5 K- x. Q6 x* ?  N" i+ Y. ~$ z  他要上訴──天帝卻完全不聽他解釋!+ f( Z- B* l, X
/ V$ ^/ i8 P! j+ T
  他媽的!那個天帝臭老頭──要不是怕再被罪加一等,從人道變成畜生道,他早在被押出凌霄殿時破口大罵。, R( q/ b! V- v* Y' Z( B

4 D$ \+ `; C. N0 P  罵不得,他能在心裡詛咒吧!
, k( E- T9 X! g
+ v# p, e9 t- R8 w  K0 T) C& k  死天帝臭老頭,說什麼他犯了天條,罰他下凡歷劫,臭老頭以為他不知嗎?他根本就是為了護住自己女兒和女婿。
) n9 `, z- o) L8 A! K
7 w% x" g7 J8 R1 l  呸!說什麼罰牛郎織女只能在每年七夕見面,誰不知道仙界一天,人間一年,這跟讓他們天天見面有什麼不同?- L3 r8 _8 u! d$ f( c( D" Z
# j7 R& l. `! }/ X; y" j
  他明明就很無辜,卻在陷害中變成了共犯,被除去仙職,輪迴受劫,這還有沒有天理?
  y2 M3 m2 K1 `9 }/ [
6 z+ \9 }' l& T- @8 a$ h  死老頭,他咒他不舉,咒他早洩,咒他成太監──- }; {/ X& l7 c+ p( j3 Q, G
2 G% A3 D4 l/ v% j- d
  轟──一聲響雷。
- b# D3 K9 D3 G* G5 P! i8 b9 [
  Z: o- ~& a6 V/ a. }& J  在心裡詛咒的人雙肩一縮。
2 Y$ N+ w, m/ l! z6 b2 W( ~5 a) V4 ~  H; u
  蒼天已死呀!
1 `1 r4 _5 P7 _; l% j' L9 o1 [& J; K
4 f. d8 s* B6 `5 F' {& v  連在心裡詛咒也不行嗎嗎嗎嗎嗎嗎──: }3 \* M  }' {8 K4 F, a
3 P0 ?/ K. q& G5 d: }& u6 t. B' ^
  「老大,請節哀順變。」站在他右側的天兵,語重心長地拍他的肩。: o0 s' y2 \- b/ Y4 ~
9 K& C* G+ V: I+ _
  「老大,安心上路吧!」」左側的天兵心情沉重地吐出這句,然後在響起第二道雷聲時,腳抬起,用力一踢。! O. _2 o( H) m4 u/ f  Q5 j
' [# k! S7 Z1 T& u5 \0 Y
  「哇──」瞪著上方那兩名朝他揮手道別的天兵,他發誓,他再也不要當好神──不,是好人人人人人……
4 Y7 `/ P$ [! @5 J  {
: ]- @  V+ v* Q+ `
. o. n) w' M" f7 @3 W 9 b) j# T" }$ b: ?
  ※※※" N! Q% Y5 V7 F4 R7 Q; \

% i2 V+ Y% S6 m1 T # h7 F! c9 e/ L: Q' F
  這時,人間某間府邸。
& g3 ]* P5 P5 E1 n0 y) `) s) m& B- d' [$ p( }1 [7 C
  種滿雪梅的後院,幾名女子坐在亭裡悠哉地嗑著瓜子聊天,一名男人則在亭外焦急地來回走著。2 s% X+ ^% [* x

/ ]$ }5 L2 t! Q  i0 `. F/ f  屋裡,不斷發出女人淒厲的尖喊。
2 ^+ t% J: n% T" e' R9 z8 p2 L6 w4 B7 p
  「怎麼這麼久,都兩個時辰了……」男人碎碎念著,每聽一聲女人的哀叫,他的心就抽一下,再也忍不住撲到門前,含淚跟著吼,「雨兒!我的雨兒!愛妻,妳要撐著呀!」
5 r- H& P& Z2 B# s$ d) E5 F, C0 ^
  相較於男人蒼白緊張的臉色,坐在亭裡的五名女子臉上不見一絲憂色,見天色差不多了,正打算叫人傳晚膳時,房裡突然傳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嬰兒啼聲。
1 f) o' G' N, {3 f* X* F* }6 a
2 H4 ]8 W& f5 a% G# t  這哭聲嚇得眾人皺眉縮肩。) x/ ]! q5 y8 l; F- E* e- X
% D3 Q8 g1 f) s; t, Y
  「哇,這哭聲真響。」一名女子驚訝眨眼,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跟打雷一樣的哭聲。
' T9 q7 P' d& M% d2 r& p( i3 t# W0 d: L' {) Q3 \
  「看樣子很健康。」另名女子跟著附和,掏掏被震得有點聾的耳朵,「走吧,小六生了,咱們可以進屋吃晚膳,不用在這吹冷風了。」
! I! ]0 I* T. B! E0 K' O, {  k7 k  k3 G9 o- A
  五名女子一同起身,而守在門裡的男人也開心地推開房門,這時,房裡傳出驚嚷。% \& }5 n/ x8 B. i
8 `+ a* x1 ?! }1 t
  「男的!是男的呀!」0 v- r# _8 ~3 A6 r7 F

6 m+ K2 L. g0 V4 m  男的?" ~* L9 Q0 v1 x# L; N2 F
0 ?3 h/ g! w4 Y5 E. S2 p3 F. X
  五名女子齊望一眼,瞬時像風似的衝出石亭,推開正要進屋的男人,幾乎是搶著擠進屋裡。
. ~  R0 [- M; y* \# p. m* ^" j- u0 Q1 b" G1 Y9 T8 m
  最先進去的是樊家大女兒。
9 S  e- j7 s, U9 c
6 j& A( `: f5 m, i1 y  「娘,妳說什麼?是男的?」她衝到娘親面前,看著剛生出來的皺巴巴肉團,眼睛直視嬰兒腿中間。
* _5 e& `2 H# D! \6 H3 ^' X9 N# k* ^9 G* I0 J
  後面四道身影也擠上來。
$ D4 ~9 d2 K3 j; W
- p( q3 f4 g' L; d3 P  「哇!真的有小雞雞耶!」樊家老五興奮地看著剛出生的外甥,不敢相信地伸手彈了下那比她拇指節還小的小雞雞。: E4 I% y( T3 R4 U; a/ S# Z

5 z9 _) F; D5 R% d, N: ]3 }  「哇哇──」非禮!非禮呀──還留有一縷神識的天將大人憤怒踢腿,整張臉糾結成團──不過沒人發現,因為剛出生的嬰兒本來臉就是皺的。
: Z% u) }0 H$ ?" z# y
/ f+ d  u* g6 j  「小五,妳小心點。」樊家老三拍掉五妹的手,白她一眼。「不小心把這塊肉彈掉怎麼辦!」
" {8 ?! ?$ j, f$ f6 i3 R: j; q# J9 n" s
  這時,一名年約七旬的老婦快步走進屋裡。  ]- Y) r; p; n% w; O

3 T0 k) B* _1 X8 f  Y  「太君,您走慢一點呀!」幾名婢女緊張地跟在她身後。
# h5 F# Z- Q7 N! S* P% j, U; w* O8 w7 l8 I+ Z1 \( E
  「讓開讓開!讓我看看!」老太君手上的御賜龍杖不客氣地拍開擋在前面的孫女們。; t! h% Q! K/ \) W( Q
. c( O0 J3 H/ W9 a& c, p6 W
  當看到男嬰時,她激動得手都抖了。
$ R. ~! w+ u9 H4 p+ |2 |: Z, r% H( F, i5 S
  「天呀!」佈滿皺紋的老手摸向男嬰腿間的小雞雞,眼眶含淚。「真的是男的!」蒼天有眼呀!他們樊家終於有男丁了!/ a8 e& K/ `5 E5 @0 @
+ K( _6 T/ s! [4 E; o
  「嗚哇哇──」別摸!有什麼好摸的──羞憤欲絕的天將大人用力揮手踢腿。! V8 P; T; S# U) }0 K$ V  R, }; G4 r
9 F6 h) I: o8 v. U* D3 {
  「對呀!太君,真的有小雞雞!」樊家老三不甘寂寞地跟著戳。
) V. N3 N4 \  X& `% U3 L. g6 q: L* q  q  ^; o9 [% Z4 d
  「哇哇哇──」天將大人氣得臉紅。這些人……這些女人……他、他……厥了。0 ?; i( ]" k8 R/ B
  w  J' \  Y- X
  在天將大人悲憤昏厥的那一刻,他彷彿聽到第三道響雷,還有某個臭老頭奸詐的笑聲──嘿嘿嘿,既然都下凡了,以前種種就都該遺忘呀!8 d  U% |, y* r# z* f
, L0 h# r, W9 z; A: j2 C( ^8 q
  什麼?!天將大人終於受不了這最後一個刺激,昏厥時,最後殘存的一縷神識也消失。
, y+ B6 D1 e" {
, C+ g3 U3 Y; K! |1 R" r  「咦,怎麼不哭了?」2 O# d$ P; O& F5 M
: i2 l8 R' S$ r3 B: `- u4 |( o
  「是不是餓了?」; I! z0 s5 v+ `4 w. J
; C, Q9 x, L9 K# p
  「可餓了不是會哭嗎?」
; E8 W9 h9 M1 l/ [3 c/ E8 O+ X, s6 J+ X- y; _$ L7 v9 k
  眾女面面相覷,再看向又小又紅又皺的小肉團,然後──
7 i4 Q" g! S' W5 |0 k* T; d6 e" z9 N* O9 E. |: S: d6 N
  「大夫!快叫大夫呀!」* W! @* r! P$ d5 G" H

4 f- T, f( }/ b/ R) _  一片混亂裡,樊家三代裡唯一的男丁──樊玉麒自此迎來他悲劇的日子,嗷嗚──5 v9 q8 |3 f) U

9 @: U& L( j2 B, S- D' I! o' I! {7 |7 l, `! I" D0 ^1 v! R1 R

  y; q9 n) h4 w; [6 ?6 W  ※※※( e: S( v; Z0 J, e" ?/ h
% a+ {4 D) h& W1 o& M; Z

# k' {: |5 R4 R6 J$ H  藍天下,冰冷的寒風呼嘯,四周山峰矗立,靄靄白雪覆蓋,明明有陽光,卻消融不掉尖峰上堆疊許久的厚重霜雪。
% i% [& E1 P  L9 z1 _1 |# M, U7 a8 w" \0 H
  一隻獵鷹飛過天際,銳利的雙瞳正在尋找今日的獵物,一聲轟隆戰鼓,嚇得牠嘶鳴一聲,本能想逃離,卻又敵不過心中好奇,在空中盤旋幾圈,立在峰頂,側著頭,睜著黃色的眼珠盯著下方。' [: h; j) V2 ^0 v6 Q! d
/ M9 a2 a$ L: w: |
  谷底,黑白兩軍對峙,仔細看,黑白兩軍皆赤手空拳,手上沒有任何武器;再仔細看,白軍的人數可說是黑軍的兩倍;再再仔細看,您會發現,白軍不只個個長得雄壯威武,而且波濤洶湧。. C6 L; _# n3 F) A; ^! \! h  n

. w" Y% r' |$ c2 D  I  相比白軍的高壯,黑軍就瘦弱多了,可氣勢卻絲豪不弱,還朝白軍叫囂。
, v$ G! i/ S% _% J6 K4 F
& }, O2 d( {; d8 {) |) J' ^  「妳們這群臭婆娘!老子今天絕對要把妳們揍得叫相公,讓妳們哀得比在床上還要響!」這渾話讓眾男人發出吼聲,叫好。7 R# j/ t% X3 I: P; u- R' e- H

) S/ O4 h2 a; E2 [; D  「老臭頭,你就吠吧,反正你的嘴巴永遠比你下面行。」一名女兵用嬌滴滴的聲音回話,連看眼老臭頭都不屑,直接拋個媚眼給站在黑軍前頭的少年,「小將軍,要不要跟奴家在一起呀?不用揍,奴家心甘情願叫你相公,還會讓你夜夜銷魂唷!」
2 T4 I- K9 r; e  }/ V' }* [2 }! I# f/ E, D% W4 U
  「操!」女將口中的老臭頭大叫。「孫大娘,您老都啥歲數了還肖想我們將軍,也不想想妳的年紀都可以當我們將軍娘了!」& c1 ?, C8 Y! B

# j; n, e4 f' \2 P$ O! b  「呸!」孫大娘瞪過去,嬌媚地撥個頭髮。「你沒聽過女人四十如狼虎嗎?」然後再嬌嬌地看向少年將軍,飢渴地舔唇。「小將軍,今晚來我營帳吧!」
, y4 `% \% m! G6 I/ ~0 h$ V
1 F1 ]5 l$ y9 {  「靠!我們要保護將軍貞操!」老臭頭揮手大吼。
4 S) ?4 [% _0 c  M+ `9 n
0 R; N" A# T; z# K  「保護將軍貞操!」眾男兵吼著附和。9 ?' ]* V3 e+ Y4 L& U! B' f3 ]

- C+ u/ ]! J$ [  要被保護貞操的少年將軍面無表情,連眉毛都沒動一下,沉默地直視白軍將領。
7 S% I+ ?  B9 b& e- Q
4 y4 S, y3 }1 L  卻不知他這模樣讓正處於狼虎年紀的一票娘子軍不斷在心裡狂喊,她們的小將軍不管何時都是這麼可愛呀!$ h) y" T1 R7 ?6 z' ^+ j3 c5 V" u

  v8 g$ X0 B  \# N* S. W5 Y  明明在軍營,天天被陽光曝曬,可她們的小將軍仍然白嫩嫩的,唇紅齒白的俊俏模樣,俐落的短髮讓他看來更顯稚嫩,右耳的黑金耳飾非但沒讓他增添一絲男子氣概,反而襯得本就漂亮的五官更加秀氣,怎麼看,這都像是一個被養在深閨的柔弱小公子。8 M: a3 H  p7 ^/ {7 L5 d
6 E$ [" }+ I' x" q
  自少年來到軍營,從一個小兵開始,多少女兵明裡暗裡地吃他豆腐,夜夜混進他帳裡企圖啃掉可口小弟弟,可沒有一個人得逞。即使少年當上將軍,天天繃著一張臉,可每每看到漂亮可愛的小將軍無表情的模樣,只讓眾娘子更想推倒他。
- t4 u# N) a8 M
/ u' K) p- [& k! d6 y  「噢!小將軍愈看愈可口,我一定要奪下他的貞操!」; a: B; w, u# ^+ P

; I6 p$ n( I" e8 i7 ~* H0 a  「奪下小將軍貞操!」眾女齊吼,發亮的眼睛幾乎要剝掉少年將軍身上的衣服。
, P% T: }" g3 I7 H4 |- |
7 f: ]8 g3 @5 b; W3 O  身為一塊被垂涎的肥肉,樊玉麒仍是一臉正經,他抬起手,止住身後男兵的噓聲,同時,白軍將領也抬手,身後的娘子軍也一同安靜。
6 ^+ u) ]. ], a9 z
1 C/ [6 i) s1 [. R: t  「小麒兒,打個賭吧。」樊玉琳望著自家么弟,俊美的臉噙著一抹痞笑。
1 N- t+ o& n$ v4 C: r2 Y2 u7 J
8 {  P- W0 o' i4 c7 ]: m& a% n2 A  「賭什麼?」跟他的長相一樣,樊玉麒的聲音也好聽得緊,像一潭清泉,乾淨清澈。
; ?+ t$ X; v2 x; N6 D  P1 I& n5 M: z. u% P9 o5 |" H, Y
  樊玉琳搔著下巴,一臉不懷好意。「這次我們賭特別的。這樣吧,你們要是輸了,小麒兒,今晚就獻出你的初夜吧。」! X) b" e2 {# w* E

  V0 N  Y# g" F& g  眾女發出狼嗥,眼睛更亮了,齊聲大吼:「將軍英明!」
; x% H* G' v( f" ?8 [% E$ F4 C
6 c* ]1 S) P# x# W/ W/ a  「這怎麼行!」眾男兵急了。「將軍你不能答應呀!」" [9 y/ C) v1 a' \
8 a/ J5 {2 F* ^9 j7 ^- H3 ]
  「你們覺得自己會輸?」樊玉麒淡淡瞄向身後將士。
$ d/ u/ Q- G' n8 H# J0 X1 f. H; v" A  ?
  「屁!我們怎麼可能會輸這些女人!」男人咆哮,個個臉都氣紅了。0 E: ]1 r+ s+ D# L

* O+ q: _8 ^! [8 N, S! L  輸給這些女人是恥辱──雖然目前戰績是五勝十三敗──娘的!這群女人太剽悍了。
# e) j9 a( d) S* ], y  z0 B$ {  i$ X& ^0 c
3 ]9 Z5 j+ u! T# v( X/ Z6 \  「很好。」樊玉麒點頭,對自家將士的士氣感到滿意。「好,我賭。」他答應自家大姊的賭注。「不過我要再加個賭。」; D: ^: {9 G$ n6 H. R9 d2 `7 ~

2 |1 j) d- s0 ]2 h/ e  樊玉琳挑眉。「加賭什麼?」
5 b: f& n9 \/ f9 l. z+ J. u
5 B4 R& l; ]- ]. i" x6 ^' m  「不只賭我的初夜,也賭我身後這些人的初夜。」頓了頓,樊玉麒面無表情地再補充一句,「後面的,初夜。」" v0 T7 R0 G% d8 N' I
0 E! O% P* \( a1 E3 d
  「……」眾人一片安靜,男人們的臉色全泛青。
9 L0 [% H! F' {4 [
' B# q: M5 u  R  樊玉麒無視黑軍的青臉,輕幽幽地吐一句,「你們要是輸了,我就把你們統統送進小倌館!」, a# L* K2 ?& U( Z+ Y0 x: `
- w9 `& f- e* k
  「好。」一抹清雅的聲音飄進戰場。4 X! c7 O8 C6 p& N. y

" [, S% t( n/ G1 G% }  崎嶇的山峰上有著一塊平穩的石臺,聲音就由石臺上發出。
$ l9 x: g% V6 \$ M4 z8 ^4 [3 |" v# }5 P) k1 X( n
  戰鼓,就在石臺上,一名女將手執鐵棒,站立在鼓旁,石臺中央,有一几一軟榻。
$ D/ ~5 {; l/ y. [. U6 P. j, w  \3 D
  短几上放著刻著華麗瑰紋的青銅香爐,龍涎香的獨特清香自青銅香爐幽幽飄散,盛著熱水的白玉小碗煨著桂花酒,黑色漆盒擺放著精緻可口的小糕點,兩名婢女站在軟榻旁,一人執起白玉壺倒酒,一人用纖纖玉指剝著葡萄,放進男人嘴裡。2 j& i2 A# a! w  A. `2 Z5 i; |
' Z2 c3 v4 R+ J/ U) x' L2 {6 p& Q
  男人,斜臥在軟榻上,紫色的直裾滾金絲長衫看得出手工細緻且質料價值不菲,烏黑的長髮簡單地以金色絲帶半束起,脫出絲帶的髮絲慵懶散落,修長的手指拿著金色長煙管,細看下,煙管上刻著繁複精美的曼陀羅花紋,就跟男人從雪白頸背延伸到右眼角的曼陀羅花刺青相映襯。; O7 E' _0 m0 m: B  G2 \
; a* G5 J7 _' |) _: K
  瑰豔的刺青讓男人本就俊魅的長相更顯魅惑,紅如血的唇輕揚,美得近邪氣的眼眸盯著前方的少年將軍,微低啞的聲音吐出唇瓣,「一樣的,由我當見證人吧,可以嗎?樊將軍。」: `5 i( T3 N3 t* q' i
  這裡有兩位樊將軍,可全部的人都知道男人在問誰。
8 P* `/ W$ S3 _: {: `: M) T+ ?1 _) B. z. J! a- `/ ~- c! Y* Y- O
  樊玉麒看向石臺,對上男人邪魅的眼神,墨瞳波光不閃,淡定非常。「那就有勞軍師了。」然後看向身後臉色發青的眾漢子,抬手輕拍老臭頭的肩膀,語氣輕輕淡淡的,「好好為你們的貞操而戰吧。」% @1 `$ i; Q# p! ]3 z: U

2 O( X+ G6 T- q+ Y5 R  「……將軍大人不要呀!」男人集體哀嚎,幾乎想下跪了。
$ z3 {6 f/ m; n
+ F9 ?- ^6 Q- j& o& ]+ A, [1 f  「軍令如山。」樊玉麒冷淡地吐出這四個字。
9 `- Q7 L1 u# D: Q8 ]
9 Q/ U0 s. p& g' I* W  眾將明白他們將軍大人正經的個性,知道違抗不了了。
- w7 M8 _# J; j$ W$ B7 z% X5 }7 v$ R+ E  Q  f
  看向白軍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她們個個神情猥褻邪惡,黑軍不禁夾緊身後的小菊花,互看一眼。
2 `" j% e1 Z' v' x: W) p& {4 [* _5 t2 v2 \8 a
  為了他們的貞操──「上呀!殺呀!」
, }6 N, ~% @! V9 d* v  k8 l5 K% Z" s( [. D1 ^

' {9 I5 ^% S3 C- H1 s( N
: U9 v, V- ]  d# R* E. _( q/ s6 T  咚──戰鼓響,兩軍撲上前,空手交戰。一面對敵人,眾將士皆褪去方才懶散輕浮的模樣,認真面對眼前敵人。9 |' {+ Q" P' q, e1 N
: c: {' b  F) j0 j( I8 {
  只有一個時辰,哪方還站立的人多,哪方就勝利。
$ y3 d$ E2 [/ H$ y- i
6 M, V0 l6 T  N8 Q7 K5 s# y; c  兩方將領早離開戰場,來到石臺,從上往下觀望戰局。
$ D  q  ^( k2 K) N$ B" v/ S( L+ C. Y" V
  這對戰可說是軍營傳統,主要是為了讓將士發洩過多的精力,畢竟現在四方太平,沒什麼仗可打。
- O7 y$ c& n4 d: S5 m3 m9 `& m: {$ F6 U; G3 f
  可操練兵士卻不能懈怠,日復一日的訓練,就是為了守衛國家,每天待在軍營裡的沉悶和壓力有時會讓將士們喘不過氣,加上軍營裡有男有女,多多少少會有衝突。
2 ~& a# ]2 t6 G9 c0 A0 b/ o  t
8 `) R  U8 R7 K- x* D  所以每半年軍營就舉辦一次對決,讓他們發洩多餘的精力和壓力,也激發他們的得勝心。
  J; b3 N2 U; m) V) |9 k3 y2 _; }- q; }8 @
  人都是要面子的,何況是軍人,他們有屬於自己的驕傲和榮耀,就算這次輸了,下次也會努力贏回來。
8 d4 Y7 |. k3 d4 `  n7 R2 q' l. T' `7 |2 Y3 J/ J- h
  藉著對決,培養將士的鬥志,也讓他們打架培養一下感情。
( H+ H1 J2 X& [1 J1 c: l( s3 A) E) b, z* B* c
  尤其是這些男士兵,輸給女人可是比什麼都恥辱,偏偏軍中的女兵們都不是好惹的。2 `. e9 I: X6 }+ k* y6 R

. ]1 a( M* u% t) r  在雪尋國裡,不是只有男人能守衛國家,女人也可以。
2 ?- C0 Q! L/ w' i5 {5 j: f4 s
, q4 y+ H) p9 o: T$ D. f  不知是否因為雪尋國位於北方,天氣偏寒的關係,雪尋國的男丁稀少,於女子相比,數量可謂是十比一。
3 S- s+ {& R0 M9 \3 j0 i6 ]0 X2 Y1 Z4 o; b; C1 ]: S
  因此雪尋國幾乎可說是女人當家,加上地勢險峻,雪尋國又以武立國,這也造成雪尋國的女人揚名蒼瀾大陸的剽悍之名。' S( ]! a. Y% Z6 D5 N
! p3 X7 Z0 ]( a
  人人都知道,雪尋國的女人不好惹,不只不好惹,而且長得高大壯碩,貌如鍾馗,娶到雪尋國女人真是人生最悲慘的事,他們同情雪尋國的男人。7 ]; \* n6 A- V( i$ P1 d
: j, ?: m; j" k
  對於這評語,雪尋國的男人同聲呸!
( e" [' _% s2 G) N2 W8 u4 B  u/ z  v4 t# r" a8 }$ Y
  他們雪尋國的女人只不過高一點、壯一點而已,其他該有的都有,而且能進廳堂,能上戰場,你們國家的女人行嗎?
, ?8 d6 z+ m4 r) E9 z2 X+ z) |/ q2 d
  再說什麼貌如鐘馗?呸!他們雪尋國地靈人傑,她們只是長得男人了點,這叫貌如潘安好不好!
8 W- h" ?  P% D6 k% V
5 S- m* i2 ^  u/ r6 `& h# x  總之,誰敢說雪尋國女人不好,雪尋國的男人絕對衝上去拚命。
! i1 P. i4 v9 Z
9 w0 E  m2 z+ a- F4 w- n  大概是炮口一致向外的關係,雪尋國兵力強盛,和龍淵、澐海並列三大國,其餘小國皆依附這三國而立。
" k* Y8 U2 i+ a# B/ p% B' A  q
8 h9 a& f$ \2 s, N  雪尋國位於北方,雖然偏冷的天氣讓糧食種植不易,可山峰圍繞,地勢易守難攻,而且礦產豐富,他們用開採來的鐵礦製作武器或者做成精美的器皿高價出售,且創建一條經商道路和三大運河,發展國家經濟,百年來,雪尋國不只武力強盛,經濟也繁華,絲毫不輸給位於南方,地大物博的龍淵國。# S0 j6 g7 L; I7 m5 P! W4 x
7 ?4 t2 d2 N  P' C' x
  樊玉琳摸著下巴,看著戰局。為了貞操,黑軍這次可拚命了,就算被打趴了還是拚死爬起來。
  Q" r7 g9 \6 Y& p* r
3 l1 f2 `& p! b1 H: A' q  樊玉麒站在旁邊,他比樊玉琳高半個頭,身形卻單薄許多,配上那張娃娃臉,看起來就像個未長大的少年。1 j! _% b7 i$ X" `
% h$ z5 k! T: n' m: F4 r
  任誰也不相信他已二十有三,而且十六歲就進軍營,僅僅二十歲就被君上封為將軍。: Y3 K; L* W  q6 M0 `5 V

; C4 O3 ~2 N9 x  他盯著戰局,看著自家黑軍站立的人數漸漸稀少,冷淡的神情仍不見一絲緊張。# c7 p$ y/ G% ~" H7 P" j7 e

- \' x6 x5 \1 u6 Y  比起下方戰局,更讓他在意的是旁邊盯著他的俊美男人。
0 F. @# y; v# O# K/ U: c5 e+ a3 G: h7 P! @3 Q
  殷墨璃,三年前被君上派來成為樊家軍的軍師,沒人知道他的來歷身分,他一來到軍營,立即惹來眾人矚目。, Q% B6 Q& E5 G0 b* B: v  k) p3 _
# O; [+ z! K' z& B+ T" J
  俊美邪魅的面容,華麗鮮豔的穿著,十大箱的行李,手執瑰麗的金色細煙管,無視眾人的目光,神色自若地吐著菸霧,最重要的,竟然還帶著兩名貼身伺候的美麗婢女……這是軍營,不是讓紈袴子弟玩兒的地方!+ H0 i/ \" t, ~
" n1 A. Z( `7 M, x, Q
  軍營裡的男人們憤怒了,他們在軍營裡憋了那麼久,想抱女人還得等放假,而這個看起來像娘們的男人憑什麼帶兩個如花似玉的美人來軍營呀!
6 m7 n, `& Y* w4 K  k! }
6 r  C$ O% c6 ?+ {  軍師?不!他們不服!
8 J3 q9 Q9 P0 A: F) q5 o3 z2 [  q. z
  面對眾兵士的嫉妒羨慕怨恨,殷墨璃淡定無視,直接住進他的營帳,而且規定每天都要為他準備熱水,他習慣天天沐浴淨身。他喜靜,所以在他的營帳附近不得喧嘩吵鬧。他愛淨,所以身上髒汙汗臭者,不得近他百步。他帶來的兩名婢女只能伺候他,誰敢碰他的人一根寒毛,他就把那人去勢趕出軍營。
2 _8 T# I( l% v; _+ \1 W- J  M% O- Z
  這些命令,讓本就不服他的眾士兵更是憤怒不滿,直接告上樊玉麒,要將軍好好教訓這新來的軍師。
, I. g! c/ _& O( X# @* ~9 H
2 Y" n, G4 e+ {4 F  身為將軍,樊玉麒必須維持軍中風氣,當然不許太過特立獨行的人,而且這個新來的軍師大人行為確實太過了。
- N8 m' M- f. q8 d' n' I" G9 Z6 k; z
  因此,樊將軍背負著眾兵士的怒氣,來到軍師大人的營帳。3 ?/ O& }" _6 }: s7 N

) J" \) M. r$ ^) M/ B+ D  沒經過通報──通報什麼?這軍營裡除了樊玉琳就他最大──他掀開帳幕,卻見煙霧裊裊,可進兩人的浴涌裡,殷墨璃枕著手臂,濕淋的長髮披散,兩名女婢則幫他擦背和捏肩。. ]9 S( [6 b, R! x
; u, V: g# Q- u  ~- Z; w! U
  發現有人進來,殷墨璃抬起臉,眼角曼陀羅花刺青在熱水下彷彿妖嬈綻放,白皙無瑕的臉泛著粉暈,隱隱透著一股媚態,琉璃珠般的瞳孔映著他,漂亮的唇瓣輕揚。& O, S% `. H" A/ R4 A' a
' w, x! T: [; F% B/ ]* t/ o3 S) Q
  「將軍大人來訪,有事嗎?」微啞的聲音低低的,像傳說中以歌惑人的魚姬。2 [' j1 B, a' }8 M

9 Z9 p9 X3 P$ g" g  樊玉麒突然有種不能呼吸的感覺。「沒、沒事,不好意思,打擾了。」拋下這幾句,他匆匆離開,逃進自己營帳。. M  w4 f$ r# V+ A% [) @. A6 m1 e
* Q8 x; s' t7 U- R
  在回營帳的過程裡,他仍是一臉正經無表情,進營帳後,正經的表情近乎呆滯,而耳根發熱。
! G3 G: K- e% h2 X) S& }; D7 a' L( L& m1 |/ o1 ^( T$ h: S
  當晚,他作了生平第一次的春夢。
: g- y1 W* B; A; R1 F1 z. ~8 z9 h) N$ t* e8 Y- O  x7 z0 {$ M
  春夢內容──每回想一次,樊將軍的耳朵就發熱一次。- T* I$ u6 E' B0 ]! B/ Z; `
8 R8 q0 J% z9 N1 Z6 o7 P1 o
  從那之後,他再也不敢跟軍師大人獨處,總是盡量離殷墨璃遠遠的,可目光卻又忍不住會偷偷瞄向殷墨璃,然後耳根就會發燙,心臟還會怦怦怦的跳得飛快。5 V2 h/ J2 V" ^+ Y+ l

0 J/ g" E0 f" z1 o- S/ h  這症狀讓樊玉麒很煩惱,煩惱到沒空理會眾兵士對殷墨璃的不滿,然後過了幾天,不知怎麼回事,對殷墨璃不滿的聲音瞬間消失,那些原本不服殷墨璃的兵士看到殷墨璃就跟老鼠見到貓似的,乖得不得了。
) L: P" f0 N- e$ {" L& L& F0 G- n
3 \' |- @4 F$ l  樊玉麒不禁覺得神奇,不過他向來沒啥好奇心,既然軍中都安靜了,他也懶得去追究原因。
3 N- O+ E4 \/ V! I# B
4 O& e9 d7 s- |# X* Q- P  而且對他來說,怎麼解決他看到殷墨璃的奇怪症狀比較重要。
; \6 Z) g4 u4 x! `0 ?* a. X6 ?5 }  H; t3 D1 N2 X! {* m
  可三年了,他的症狀不但沒減輕,反而愈來愈嚴重,而且每次作春夢都夢到……噢!不能想不能想。, Q8 u5 `& e! [5 l8 {& C

; e/ l& s1 K! R/ _. q9 Z2 ]1 _  樊將軍的耳朵悄悄地紅了。
: @; U* [& `0 u4 p* b( X7 t5 L0 r; x
  殷墨璃盯著那可疑發紅的耳朵,唇瓣勾起,「樊將軍,你的黑軍似乎快覆沒了。」
6 k7 ~6 \6 l$ z4 g, f- o1 F4 X. U  a
  聽到那迷人低啞的聲音,樊玉麒耳朵更紅,可神情仍是一貫的淡然嚴肅,「還有半個時辰。」他對自己的兵士有信心──當然,他們那麼想到小倌館被爆菊的話,他不介意成全他們。
# m$ |% U1 }1 M; j' h
6 F( u1 q5 _" h8 Z  被打趴的士兵瞬間集體打個寒顫,然後咬牙,爬起來。
& u1 g- U. Q" J3 P
3 g  ]2 t/ |/ y% O% M' n: ~  看著那些顫抖爬起的黑軍,樊玉琳吹個口哨,然後朝下吼,「喂!妳們爭氣點,小麒兒的初夜等著妳們呢!」/ t8 a! O. T9 G5 ]: B1 E* a
) h" S) R. Q1 U! x* ]
  這話一出,如狼虎勇猛的白軍鬥志更盛,她們可是肖想小將軍的貞操很久了。
: j9 p8 j, D) I
( f! f- p2 C7 [4 [/ v4 Q
2 Z# _) m: G: P7 ]" o1 |
: s) I" ^# y% @, D, `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2-8-19 00:27:03 |顯示全部樓層
好想快點看全部的內容喔~~/ A- U: q7 ^8 C, |! U" W* P/ Z& V
元媛寫的都好好看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2-9-6 20:42:16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呵
' G( g. G# K  \好喜歡這種不正經的風格喔$ d9 M, J% _4 ~) c! M4 m
最愛看純情男害羞的樣子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2-9-8 15:37:46 |顯示全部樓層
很想一口氣看完1 W3 a) W; p0 G1 k/ Z/ L3 ?
應該很有趣
我是那上京應考而不讀書的書生
來洛陽是為求看你的倒影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2-9-9 18:20:48 |顯示全部樓層
這本書已經放在"18限言情小說區"囉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2-9-12 16:06:09 |顯示全部樓層
讓我笑到不行4 l+ e0 @! z% h4 U/ L
純情男害羞的樣子真可愛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3-9-22 16:59:54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喜歡看純情男,謝謝分享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4

發表於 2013-9-29 11:04:36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好喜歡元媛的風格,好想把它看完噢!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6Rank: 6

嗡嗡嗡在線王

發表於 2013-9-29 12:48:02 |顯示全部樓層
charlene0082 發表於 2013-9-28 19:04
& [" `# y9 G: {) q; m好喜歡元媛的風格,好想把它看完噢!

% H/ A2 `7 T4 G8 U; R. E這本書已有全文囉~可以去找來看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4

發表於 2013-9-29 15:41:16 |顯示全部樓層
sss1614 發表於 2013-9-29 12:48 1 _' D. ^3 O' Z( N9 S# g  L
這本書已有全文囉~可以去找來看
* M+ e( n/ {; H5 f8 {
有,後來找到了,謝謝(☆_☆)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4-4-25 00:51:05 |顯示全部樓層
元媛寫的都好好看
3 @+ ^+ H0 V5 @8 \; z全文應該挺有趣的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刊登廣告 Emailcash 刊登廣告 心情日記 兩元醬汁鹹酥雞 刊登廣告

手機版|Archiver|嗡嗡嗡論壇

GMT+8, 2016-10-1 14:57 , Processed in 0.08074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