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35905|回復: 256

[轉貼/穿越言情] 【弄雪天子】嫻醫    關閉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1:58 |顯示全部樓層

; z$ R4 G5 X% v3 O+ A' E" [' H: J! G5 n
【內容簡介】1 f; ?/ I$ M1 h( w/ z

& ?2 W% T8 H  S: \+ a/ A穿越到青山綠水草木飄香的古代,沒什麼不好,
) ^( ~8 M- L; g6 E+ j7 w& }至少,吃的都是天然無公害的綠色食品," {3 q+ G' ]$ Z% t. C
平日堻r逗貓,溜溜狗,玩玩豺狼虎豹,+ ~4 f& S" z$ J) d7 I# W, P
偶爾行行醫……* D( `7 d# }0 ?7 p2 Y
這小日子也過得挺自在!
% J, U$ _# _$ e1 O
5 V3 r' ?4 x6 N( o% b, w+ q
% q' z" \' w1 H$ t$ {2 Z! j" ~【類型】:種田文、平凡生活
+ j7 d) H, C7 N' |# o+ V【轉評】:好書,淡雅的幸福。
( V  F. e6 D' J+ E
! {) b. k1 ~2 t0 s, c- B) v
! ?/ A) {5 S+ A9 y9 }2 n/ t" \
【版主備註】:
: Q8 X4 Y* a) q6 ^% f$ b4 e$ x# x( A  c7 I8 Q$ s9 P6 k/ ^, y
種田文都是落落長,不喜者勿入!!
, z; K: M, H0 |3 @: i4 `& q) u. c/ X6 G+ |" L& q
本書總共 249章+番外7
6 r  Y2 D, o2 ]: k5 A9 e/ R# h
  
7 b' R& b/ D0 J. c; i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4:17 |顯示全部樓層
% j* f8 u$ l* m7 ~7 Q# X
  楔子
" i1 w. E3 u; l; G1 a
7 C/ V6 Q+ U( p" Y" b  這堥S什麼不好,青山綠水,草木飄香,吃的喝的,都是以前求也求不得的綠色食品,絕對天然無公害,陪伴在左右的,全是永遠不會背叛,永遠不懂陰謀詭計,最最讓人安心的動物夥伴……
9 w5 H* S6 F8 E% g7 ~+ k1 h( s0 s* w3 c  s
  小茹淨了手,拿了一塊兒兩斤多的,香噴噴的豬肘子拋給趴在腳下,懶洋洋地眯著眼睛打瞌睡的山林之王——老虎‘乖乖’!
/ m7 J9 \) ]/ Z- {# t3 }: l% c0 g# c, s8 F9 o
, Z( I8 y3 X. W. J  乖乖抬起眼,先是像一隻乖巧的小貓咪一般蹭了蹭小茹的腿,才低下頭,細嚼慢嚥地吃肉。
0 {* _! d  o- ~4 O- y  A% \3 `' i6 C! `7 V8 r
  看著它那乖巧的樣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懶腰,心想:一會兒就到給婆婆按摩的時間了,老人家最近腿腳有些酸痛,看來應該用藥水泡泡腳,每日加一碗烏雞天麻湯……現在的日子總算安定下來,雖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謀面的夫婿永遠不出現,那——就更完美了!
' Y5 b- q+ f3 V1 _: m6 |+ d  {* @' F$ a, A) L

8 s7 \9 a7 \3 V8 M  t( \" R

: y; B6 k0 Z! g4 C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4:38 |顯示全部樓層

9 Q6 K6 y1 R$ t( Z3 `9 b# g  第一章、十里香
. d( T/ V: y$ j7 N* y, F
$ o* K; H' g) T  武昌  {/ W1 ~" a+ D* a
3 u! x* D" s  f
  此時正是初夏時節,細雨朦朦朧朧地籠罩著街市,就因為這雨,街上行人不多,只在碼頭上,寥落地立著幾個頭頂草帽的挑夫搬工,岸旁有一座酒樓,掛著青布幡,上書十堶趕s館五個隸書大字,外表古舊,只是偶爾有酒香飄出,卻是極為香醇,來往的行人聞見,少有不勾引起肚子堛瘋a蟲,入內小飲幾杯的。
* q- R8 z" Y( y6 V1 B
% u+ F  K: k7 a5 D: `9 z/ Q0 v4 N  時值正午,一輛烏黑的馬車在十堶貌躩e停住,趕車的是個一身短衣,腰纏軟劍,眉目俊美,身量極高的年輕男子,只見他跳下車,拿了把紙傘,掀開門簾,迎接出一位一身青布儒衫,看起來年過半百,仙風道骨的老人。
1 ~+ r% |  u9 ]: p, x) D
/ D; v* r  S6 R# k  K" T  年輕男子見老人舉目望著那酒樓,不由笑道:「老爺,怪不得小樓一個勁兒地喊著快走,原來,是老遠便聞見了酒香啊……」
3 y4 T) u/ z  E$ x/ Q6 b5 u* f9 T4 P9 U4 L3 |; u
  他話音未落,馬車堣S下來一個年輕人,也是短衣打扮,年紀和趕車的差不多,只是面上蒼白無血色,一臉病容,他一出來,先朝著先前開口的趕車人翻了個白眼,「滴酒不沾,還叫什麼男人……」一句話尚沒有說完,就輕咳不止,讓那趕車的年輕人皺起了眉頭:「樓易,你別不當回事兒,就你這身體狀況,酒再喝下去,恐怕過不了多久,就能去見識一下陰曹地府了!」  s3 n7 W. T$ ]" p( U0 \

: G8 s# K2 Q1 G( I2 A  青衫老人笑望著兩個手下:「進去吧,一天沒吃東西,老夫到有些餓。」語畢,他當先帶路,走進了酒樓大堂。# Z6 \4 {+ _! D( s9 _  D; w' }

8 t3 O- y7 F& y6 b- F( v  十堶趕s館的老掌櫃也算是眼力不錯的能耐人,一眼望過去,客人是達官貴人,是商賈富豪還是一般百姓,也能認個八九不離十,要不然,也不敢在這樣的地方開酒館,可是這一次,他對進來的客人卻有些摸不到頭腦,老人挺仙風道骨,身上卻沒有那些官吏的霸氣,也沒有富商的俗氣,身邊跟著的兩個隨從,個高的長相俊美,器宇不凡,腰纏軟劍,到像是個江湖人物,可身上卻帶了幾分江湖人欠缺的斯文,稍矮一些的那個,臉色不好,明顯身上有病,長相也稍嫌平凡,可是一雙眼睛明亮清澈,宛如稚子,也不像是一般人……
- A; U8 j- H6 p* j
$ L# F' V& J6 I+ V6 M4 i2 \  目光流轉,老掌櫃便笑了一笑,反正別管客人是什麼人,好生伺候著就是了,雖然這般想,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好奇,忍不住站起來,親自走過來問道:「老先生,請問幾位要點兒什麼?」
% e: b! X6 @  C( S" S5 I! b3 h: u: p- V2 M9 k
  那老人四處觀望了一下,道:「掌櫃的,我看你們這堛澈人多是吃魚?」
2 V8 E) c3 s' A9 Z7 s! B2 R2 I0 A* X& v# V( Z. o
  「老先生真是仔細人,沒錯,我們十堶輒怚X名的就是溫酒的工夫和趙師傅的全魚宴,幾位要不要試一試?」0 M- M+ i6 {. M. Z7 b
& ]) ]  ~( }9 t8 f! W" G9 R3 j
  那位老人尚未發話,病著的年輕男子卻眼睛一亮:「掌櫃的,先別說別的了,趕緊給我來一壺好酒,老遠便聞見你們這堛滌s香,逗引得我肚子堛瘋a蟲大鬧啊……」
* i& q$ U* j' i: A8 X7 W6 B; Y" \4 |/ H
  他話沒說完,另外同桌的一老一少都忍不住搖頭苦笑,一抬眼,看見年輕男子閃亮的眼睛,老人無奈地擺擺手,對老掌櫃道:「掌櫃的,先來一壺酒,上幾個你們店堮酗滫漱p菜……」: Z2 M0 \4 f+ D7 o8 M( I7 P

: l6 [2 ~5 h: l  「好嘞,三位稍候。」老掌櫃趕緊吩咐了跑堂的小夥兒上菜上酒。
& _$ ]% v( R2 I. A: W4 j3 r
" J; A/ u8 F* }$ s: f: O! W) c% B  那個用軟劍的年輕人卻不待掌櫃走開,緊接著問道:「請問,附近有沒有醫館藥鋪?」$ D" P# L/ }1 f; f4 x4 Y. @9 g( b
' h1 G* `/ l9 ^3 E8 U% {
  老掌櫃一怔,看了桌旁病懨懨的男子一眼,隨即了然,點頭道:「你們出了門,向北走半刻鐘,便有一個孫家醫館,堶悸漁]仲卿孫老大夫醫術十分高明,在我們這堙A堪稱第一了……」
5 n& [# G, }. L: ^
5 e4 S! Z7 F- `  誰知道,老掌櫃話音未落,旁邊就有好幾個客人插言——
9 f8 ]4 Y2 y( |0 j
+ Z4 h3 R, }% O2 S1 r+ y* g5 H$ w  「掌櫃的,你這話可違心了。」
. a  o  Z0 X- j6 t. ~
( r; B, M  l% L  _% ~1 S6 d  「就是,誰不知道咱們這兒論起醫術高明,當然首推樓家娘子……」* q1 _, ~9 }& l: i) v9 O, g- h

& a- y3 J% X* [  「是啊,城北孫老大夫固然不錯,可是在樓家娘子面前,也是執弟子禮的……」/ K) i. d+ z6 j) |) _
! j1 `* \2 I3 J7 k7 l
  在座的這一老二少三個客人面面相覷,他們本只是想抓藥而已,這位年輕人的病,早有名醫看過,也給開了藥方,他們此行並沒有找大夫的意思,只是這會兒也被酒樓塈n吵嚷嚷的客人們引起幾分好奇,趕車的那位低頭一笑,對著面有病容的年輕人低聲道:「樓家娘子,喲,她夫家還跟你同姓呢,說起來,樓可不是大姓兒,說不定,你們還能有點兒親戚關係……」) t" l7 [  O5 X! J9 w* e( @/ h3 S
/ l! |! p: e, W8 S. L5 R! }
  兩個年輕人不以為意地低聲笑鬧,那個老人沉思片刻,卻是臉色微變,高聲對著老掌櫃道:「掌櫃的,你們說的孫大夫……可是前朝的孫神醫?」
0 t, p; r; a4 ^7 J3 @$ q8 `. k5 p; K
  見那個老掌櫃點了點頭,青衫老人大是驚訝:「孫神醫行醫近四十年……可以說是醫界的老前輩了,怎麼會……怎麼會對人執弟子禮?這位樓家娘子,年紀多大了?」- Q. H% I, @4 U4 k, a6 o

% N4 Q( N; w) M  老掌櫃的見今天來的客人多是熟客,而且人也不多,想了想,乾脆坐下來細說:「老先生,其實,樓家娘子年紀並不大,不過是個雙十年華的少婦,至於說孫神醫在她面前執弟子禮,那完全是欽佩她的仁心仁術。」
! S1 ~- d; H+ r$ A  I
5 C/ O; R1 X- ~) M. y  「一年前泛黃地區發生惡核瘟疫,好多城市的百姓都遭了傳染,就連朝廷設立的惠民所也是十不存一,真是死傷遍地,慘不忍睹,當時,樓家娘子帶著兩名弟子,親身涉險,至疫區幫忙防治疫病,歷經三個月,終於研究出了預防和治療惡核的方子,樓家娘子不但沒有藏私,還把方子獻給官府,希望能通過官府的力量廣為流傳,使得更多的百姓可以得到救治,當時,孫神醫看到方子,研究了一日一夜,仰頭長歎三聲——我不如也!從那以後,老神醫每一次見到樓家娘子,都恭恭敬敬地行弟子禮……」
# o4 ]& f7 G! r6 A) @& Q5 y" l, ~
, B, G. j$ t9 E. n9 _- O! M9 n  「是啊。」旁邊有一酒客聞言笑道,「那樓家娘子本就靦腆害羞,第一次在東大街見到老神醫,結果,被孫神醫一個大禮,嚇得扔了藥箱拔腿就跑,第二次見到孫神醫,更是驚得臉色通紅,差點栽下樓去……她這般害羞,偏偏孫神醫遇上樓家娘子,總是一臉嚴肅地行大禮,每每把人家嚇得落荒而逃……」" i% l; U8 ^3 Z- [& O% ]' A
' }8 X+ S( X( C
  那位青衫老人聞言一怔,心想,早聽說前朝的孫神醫雖然醫術高明,可是為人最是促狹,現在看來,果然如此,他一開始也許真是因為敬佩那位樓家娘子的醫術,難以自已,才行大禮的,可是後來的舉動,顯然是故意逗趣……
5 _4 n  r# D8 H" N- j5 u# v* P# o: s  \3 @+ `# X- s& D7 G
  他們說得熱鬧,那位用軟劍的年輕人卻是猛地站起身,就要向外走,青衫老人一怔,急忙一把抓住,苦笑道:「丁峰,正吃飯呢,你這是去哪兒?」5 m& O8 `/ y- \4 I0 i( v

) y1 g( c# Z1 K) a, A  「老爺,既然這位樓家娘子的醫術高明,我們不如請她給小樓看看……」
6 v; \" b3 V3 @/ n- n: d( R! m
) a. Q5 u. u& u+ O: i8 p1 J' ?# R; _  青衫老人失笑:「這會兒正是吃飯的時候,人家樓家娘子也得用飯啊,你那麼著急做什麼,先安安穩穩地坐下來吃完飯。再說,你知道樓家在哪嗎?」
' x- s" g9 v2 u( s3 w' z) {9 k& c9 F7 F+ W
  旁邊的客人見了,也笑勸道:「小夥子,說起來樓家還有這十堶誘T成分子呢,是自家人,等過了吃飯的時辰,讓咱們李大掌櫃陪你走一趟就是,何必著急!」9 i8 l) I4 x4 ?% Q, n% \$ a" d
9 }) A% i% @& o) Z! G% X
  老掌櫃打量了一下這一老二少,眉宇間帶了幾分遲疑,猶豫地道:「老先生,二位……樓家娘子的確是醫術高明,只是,有一件事兒我恐怕要先告訴你們……尋樓家娘子瞧病,若不是急症,那就一定要排隊……」; D0 L' S# {* V7 \( m
# y: k: b! W8 R. c4 S3 P& r0 \( z& V
  一句話說得這三位客人一時間摸不著頭腦,青衫老人遲疑了片刻,笑道:「應當,‘先來後到’的道理我們還是懂的……」6 |7 \* _& @. `2 O* m

  P) n/ K8 d) K4 p  老掌櫃和幾個熟客對視一眼,苦笑道:「呵呵,算了,等過了晌午,老朽陪幾位客人走一趟,你們親眼去看看再說吧。」說完這句話,老掌櫃就自顧自地回到櫃檯堙A而那位名叫丁峰的年輕人似乎還想問什麼,卻被青衫老人一個眼神兒止住了。+ ^/ p" \- m4 j$ ^

( ^, o9 k) y( @. X3 q! L( K- b$ G  這時,店小二端來了一個鐵砂盆子,堶推蟋菑@壺溫酒,病懨懨的小樓的精神立即便回到了酒桌上,壺蓋兒打開,一股清淡的香味兒立即撲鼻而來,三位客人盡皆精神一振,就連看樣子從不飲酒的丁峰都忍不住笑道:「十堶說K…果然名不虛傳。」7 S9 n5 Z( m6 {0 g6 V7 ?+ }+ l

- B( @' t  r; E3 S' ~9 S  小樓笑得眯眯眼兒,饞貓似的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然後長出了口氣,閉眼享受良久,才笑道:「甘香醇美,果然好酒,老爺,不如多買幾壺帶著路上飲?」& A6 T& t) a+ I+ v7 x9 |* v

& Q- Z& K$ x0 H8 s  老人失笑搖頭,「小樓,這酒之所以這麼香,全是因為店媟酈s的工夫了得,你看這鐵砂,不知道是用什麼藥材炒成,所以溫出來的酒,才甘甜醇美,不膩不澀,香氣不俗,若是涼了,這香味兒自然消散,也就和尋常的酒沒什麼區別了。」
0 e1 \* V3 a" D$ N# w/ C
; V# I4 T; Q1 i& m  小樓聞言,臉上忍不住露出幾分失望來,也只好搖頭歎息,又接連喝了好幾杯,看樣子,似乎想一次喝個夠本兒!
9 c8 I. a: {% [, b" B; y- W- P# L: S. u$ v& S' x! ]8 \+ K
  這時,後面忽然走出四個穿著白色圍裙,頭上戴白色高帽,看起來像廚子的年輕人,他們抬著一個大大的木桌,上面用瓷盆裝了許多葷素菜肴,四個人輕巧地穿過大堂,把側面打開,熟門熟路地將桌子擺放好,然後其中一個廚子,從門口拿出一塊木板,立在門前……
* u7 t2 j. q2 o6 K6 \! S/ }" k2 G2 @
1 Z7 d; T9 z4 h: s
; [: v" ~. p- q" L! {8 V

$ n) l9 Y: \5 I. i8 Y" S; k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4:48 |顯示全部樓層
( m/ ~! \9 R- s$ d. G% k+ ~8 h% [
  第二章、相見歡9 G3 O- b1 O+ ^7 _

2 d, s, [  @* k" b; @0 g  板子上用朱紅的大字寫著一排菜名和標價,價格極為便宜,分為一文錢、兩文錢、和五文錢的,總共三種,第一種兩個素菜配飯,第二種是一葷一素外加一碗老火靚湯配飯,第三種則是兩葷兩素加老火靚湯……9 R) k* t; s  \$ b- o. H

+ F4 ?/ @: b8 f# t+ U) I6 h  瓷盆堛熊甈搯_來顏色鮮亮,香味兒也濃郁,著實不錯!" G- n, j/ g! a6 J3 p4 \0 J
8 r' v: ~, c( R& p) s
  「咦?掌櫃的,這是?」青衫老人喝了一口酒,好奇地打量了下木板上的大字,眼見著十堶趕s樓的側面排起了長隊,許多滿身汗水泥汙的挑夫,船夫,碼頭上的各類小工,都自覺自發地端著碗筷聚在門前,不由疑惑地挑了挑眉。( o$ p. J4 Y7 C* Z4 I! p

& |6 U6 q# R8 @2 T1 q3 s  老掌櫃的一張望,也不隱瞞,笑道:「哦,這是速食,用的食材都是做全魚宴或者其他大餐剩下的下腳料,浪費了也可惜,乾脆就做出來,便宜一點兒賣了,碼頭上這些手頭不寬裕的老百姓,花一兩個大子就能吃一頓不錯的飯菜,還不用等,耽誤不了幹活兒,我們的糧食也沒有浪費,還能賺幾個小錢……呵呵,說起來,這還是有一次樓家娘子到小店來吃飯,見到許多碼頭上的小工都是一塊兒涼饅頭就打發了午飯,才和我商量著做出的惠民之舉。」  M# _- R( W0 T
; C. p- k, k3 i6 a( L
  老人眼睛堸{過一抹驚訝,心道,酒樓和老百姓兩方實惠,到是個好主意,看來,這位樓家娘子還真是蕙質蘭心,心腸也好。
( j; L$ L5 t# N* f* f4 e& V( C+ O, s3 F! W
  老少三人對視一眼,多多少少對這位名聲顯赫的樓家娘子有了幾分好奇!( {6 k' r2 m/ }- ?( M8 |
+ S" U1 K* x* j# Z
  等到十堶辣~下來,李掌櫃拿了帳本兒,說是正好帶去給樓家娘子看看,陪著三個客人去尋醫的時候,早已經過了晌午,好在天氣放晴,路到比之前好走了一些。! C: j4 y: Q  `0 G- v- @

( V* b, m+ [" y  馬車不疾不徐地走在山路上,一直離開了繁華的街道,越走越偏遠,山路也逐漸變得陡峻。5 \8 b# A+ `# P6 {0 n5 B2 a; M& }* n4 |

3 J  G6 G' x( v3 A  小樓撩開窗簾,望著外面山花爛漫,卻是行人漸少,偶爾還有幾聲狼嚎虎吼隱約傳來,不由詫異地問道:「樓家很偏遠嗎?」( G& m8 X6 b8 v4 F$ @3 H- X

" Y( V) z+ a$ O# B! V  「樓家三年前搬到了大青山腳下,地處金山村附近,位置的確偏遠些,不過,路還算好走,若是真心求醫的,趕車也不過半日罷了。」
7 {) Q( B2 r5 n. |* C9 R- i1 L5 `1 E& N0 v0 Z
  「……我剛才聽店堛澈人說,樓家現在只有婆媳二人和三個小學徒……住得那麼偏遠,難道不怕遇上賊人強盜?況且,我看山上的野生口不少……」
8 c$ X9 R% A2 I3 k. r- }5 N# k5 V$ q7 I$ W, O- l8 t
  「危險?」李掌櫃怔了怔,隨即失笑道,「不會危險的,要真有賊人惦記她們家,那才是不想活了,呵呵,至於野生口嘛……容老朽賣個關子,到了地頭,老先生和小哥兒自然就明白了。」, E4 m/ t8 c. Z0 I2 \

0 Z- G. ~, W0 p2 `4 @1 L" N  青衫老人捋了捋鬍子,也不以為意,他年紀大了,現在是氣定神和,雖然好奇,但既然對方想賣個關子,他自是不會勉強,到是小樓年紀尚輕,好奇得抓耳撓腮,恨不得現在就到地頭兒。
4 j5 T2 {. ]" ?* G
0 \; d. z6 C/ o# b) g6 }5 W5 `/ ?  L  看著這老少的行止,李掌櫃笑了笑,歎了口氣,不知怎麼的,居然有了幾分談性,「說起來,樓家娘子也真不容易,聽說,樓家祖籍雲南,祖上也是大族,可惜傳到樓老爺這一代,就落敗了,本來,樓老爺和老夫人伉儷情深,夫妻和諧,日子雖然苦一點兒,到也安樂,可惜,十多年前,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一隻‘狐狸精’,不但逼走了樓家的獨子,還攛掇著樓老爺出外行商。% M# m; e5 J$ _- ]+ ^

" x8 m* {' B* s  Q  h; R  偏偏樓老爺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居然真的變賣家產,帶著那個狐狸精小妾,以行商之名遠走他鄉,這一走,就好多年沒有回去,老夫人傷心欲絕,哭壞了眼睛,身體也不好了,要不是早年指腹為婚的兒媳婦來到樓家,照顧婆婆,老夫人還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呢!」
# i  B" t7 T6 a5 k4 y
- ~( l4 p/ d% P! j( P3 x& \% V  李掌櫃這幾句話一出口,那位被稱為小樓的年輕人,臉色瞬間大變,青衫老人和在前面趕車的丁峰,也倒抽了一口冷氣。
3 N# ]# j1 g/ h) H: S5 \3 }0 j6 H6 v+ P
  姓樓,雲南,被逼走的獨子?小樓心堣@陣激動,他苦尋了多年不得的家人,似乎——找到了?只是,娘的眼睛瞎了?小樓眼前一黑,臉色慘變……$ J- y. i8 D6 k

1 t* A3 E3 [$ l9 |! V) q7 |5 T1 M  好在李掌櫃並沒有發現他們的失態:「前些年戰亂不休,雲南那邊鬧了災荒,災後又是瘟疫,樓家娘子見實在過不下去了,就帶著婆婆逃難出來,這一路上,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頭,直到這些年戰亂平息,他們才算在咱們這兒落下腳……哎,樓老夫人也是個有福氣的,得了這樣一個既孝順體貼,又有本事的媳婦兒,現如今,已是雙目複明,身體康泰,像這樣的媳婦,可比一百個兒子閨女還要頂事兒……」( K$ e7 z/ S. k

' B7 v. F! n* t7 q6 C  一席話說得小樓滿面通紅,忍不住低聲咳了半天,青衫老人看他一眼,歎了口氣,插話兒問了些武昌的民俗風情,特色小吃,岔開了話題……
/ \2 C3 q4 m- \% U
' u6 c. N. Z: r8 e% i6 S2 ?/ l  馬車一路不停,到天已擦黑的時候,終於看到修建在山腳下的農莊,門前是兩排果樹,有蘋果樹也有梨樹,大概已經過了收穫時節,目前樹上沒有果實,不過,葉子青蔥,果香四溢,一派田園風光……8 `  @/ E' o6 b1 L, s

* j8 \! N& s5 C' C# ~  ——分割——" J. B4 X" \9 ^: b( ]2 J

$ f( g8 ?5 H) s6 q  B" N  丁峰的目瞪口呆,手堮噩袹溼楚A還做著停車的動作,小樓剛聊起門簾,尚不曾下車,整個身體就僵硬住了。
/ q  W' B0 _& K: s9 J: l2 }; z- c/ l& k7 E  e. J. r
  好在這幾個人看樣子也是見過大世面的,而且,丁峰,小樓兩人都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所以,眾人只愣了片刻。. y: S2 g0 }. _( ?$ r" m

: D4 M# c! {/ y7 T* c7 z  丁峰咳嗽一聲,先攙扶小樓下車,見他臉色青白,多少有些忐忑不安,皺眉低聲安慰了句:「你都找了三年多了,不急於一時。」9 x& H5 n  K- C' e6 {4 w

( D; _6 w; z7 J5 Y  接著,丁峰和小樓一起伸手,又把青衫老人和李掌櫃接下來,幾個人對視一眼,苦笑道:「怪不得李掌櫃說樓家不怕賊呢……」5 X  u3 b7 W4 a2 x2 e- O
& D8 `1 W) H$ K$ c
  青衫老人看見臥在門前的,那只瞪著眼睛,雖然懶洋洋地不動彈,但是兇猛氣息畢現的百獸之王,也是愣了一愣,這只老虎身前躺著只鮮血淋漓的青羊,尚抽搐著沒有徹底斷氣,咽喉處血向外噴湧,顯然,它可不是虎落平陽被犬欺的病虎,而是一隻十分健壯,野性十足的成年老虎!( Z; R# O4 X5 F4 C2 H+ L. ^( }

* m7 @( }- j3 y9 Z$ Q  李掌櫃則始終目不斜視,臉色有些白,苦笑道:「我差不多一個月來一次,可是,對這老虎看門,還是不怎麼適應……孟妮兒,孟妮兒,老李來了……」
: V& x) J) j* Z2 _. B) S+ Q! D8 u% ~' O/ N0 t
  李掌櫃叫了兩聲,大門洞開,一個穿著藍色碎花襖,手堜藒菑@把極為鋒利的菜刀,看起來十六七歲的小姑娘走出來,「是李掌櫃啊,怎麼這個月這麼早過來?」
; r, X) ^  R+ \# x$ t
4 K! }; o7 d" m2 r  「孟妮兒,有幾個外客來求醫,樓家娘子可起身了?」
/ k1 S' M% O, [5 V- Q! E! |& c* i! G% t0 Y
  小姑娘點點頭,眼珠子一轉,見是幾個沒見過的外客,抿嘴兒笑了笑,不知道想起什麼,先是蹲下身,把老虎的腦袋一撥,照著青羊脖兒上一刀,了結了它,然後抬手在後腰兒和後腿兒上各削下一塊兒肉。6 Y+ l1 u/ v! T$ f1 I4 m
$ s  Q" d5 L4 S
  小樓看得一噎,心堛膝Л罹B,小姑娘的刀法可真俐落,為人也狠厲得緊,殺起羊來,連眼睛都不帶眨一眨的……這堹u的住著自己那個吃齋念佛的娘嗎?( s& C  l2 N2 f& o" \+ b

/ M9 s3 d+ E/ U, o3 n  那小姑娘卻是大大方方一抬頭,先是給青衫老人幾個見禮,笑道:「這會兒我家少夫人剛給一隻瘸腿兒的狐狸做完手術,現在正洗漱呢,若是各位不是急診,就請先到偏廳小坐片刻……」' I9 y& O0 z2 {+ [- N2 {* w( B, i$ ^
! H, ~" o9 _4 k. w# ^* i
  狐狸?手術?這都什麼跟什麼……看著三位客人驚訝的眼,李掌櫃苦笑了一聲:「呵呵,幸虧今兒來得是時候,看來用不著排隊了……」& l7 g. g" p$ V* D! R# i* k
7 l8 S' {1 W. n
  青衫老人尚來不及說話,李掌櫃的話音也未落,忽然傳來腳步聲,卻是樓老夫人拄著個拐杖,挎著個籃子,一邊低聲和身邊攙扶著她的小丫頭說話,一邊向門口走過來,別人還沒有大的反應,小樓一望見這位老夫人的面容,再抬眼看著她梳理得整整齊齊卻已經雪白的頭髮和隱現風霜的臉,熱淚一下子洶湧而落,心堣j震,腿猛地一彎,結結實實跪在了青石地板上,嘶吼一聲:「娘!」4 ?1 V3 l4 o& n: {# |+ d2 C2 T

0 m2 f# t$ ]9 N  他這一叫,老夫人一抬頭,立時便雙目圓睜,一雙手就顫抖起來,呼吸也急促不少,臉色潮紅,卻一轉身,先朝著屋堻蛫D:「媳婦,媳婦,你快出來,快出來啊,小樓哥兒回來了,他回來了!」
# v  c% u2 _5 [! Y8 m+ @% i6 ?) R+ C0 @
  除了哭聲,一時沉寂,小樓更是百感交集,他曾經設想過無數次與慈母的見面,卻沒想到,苦想多年,甚至都不抱希望的重逢,來得如此急促又突兀,就在剛才,他還忐忑著不知道這一次是不是同樣會失望而歸,以至於此時此刻,滿心激動,卻是一肚子的憂思疑問吐不出來。% z, L9 k7 V  U1 G" ?' F1 O
. p* R" o6 I' z3 D7 e" P
  就在這時,一陣很清脆,略帶急促,卻很穩定的腳步聲傳來,那只守在門口的老虎,猛地站起身,向後面躥去,一眾人抬頭,遠遠地看著一個行止溫婉,容色極為豔麗卻不惹眼的少婦緩步行出,那只兇猛的老虎就像一隻柔順的小貓咪一般貼著她的腿前行,一直行到老夫人身前。
/ O* p! y, l5 E3 U: l4 q# N. d- ~- L& G% U4 L+ z& B
  小樓轉了下視線,看到那少婦亮麗的容貌,溫和略帶幾分羞赧的笑靨,心堳o微有不自在,畢竟,這個是自己指腹為婚的媳婦,可成親多年,今日才是初見,正是這個一個幾乎可以說是陌生的女孩子代替自己奉養老人,把自己的娘親照顧這麼妥帖,而他這個不孝子……
2 O% j" p( B% m7 L9 d% U$ N, I% z, V$ C$ h- U! I
  「媳婦,小樓哥兒回來了,活著回來了,我,我的媳婦這下子絕不會丟了!」% C' @* P8 C/ Q/ n6 D
" M0 G$ \2 t, h6 V9 b
  小樓再一次被噎著,咳嗽不止,愕然地看著滿臉慶倖,緊緊攥住媳婦手臂的娘親,哭笑不得,鬧了半天,他這個兒子唯一的用處,就是留下兒媳婦啊!
" Z  o: H- Q: M
5 e$ W: a) f8 P% |  |2 f  一直站在後面的丁峰和青衫老人對視一眼,也都苦笑連連,哎!
' O, ?0 c8 i# k8 s% p$ L0 l5 w- B& V0 `  d+ ]
3 z/ ~8 b- _* ]
9 V5 l1 O6 y# r" y$ z' e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5:13 |顯示全部樓層
  i/ j# M& Y! h$ @
  第三章、思遷居
/ D) e4 \$ D) N" j. |. h6 b6 K
. q2 r# E( z$ k& u) y: Z  是日,天有微雨。
2 \  f7 g' y! Q& z' o- s- d2 v' M' ^* X# i, i- X
  高小茹打著傘,立在正房窗前的花叢邊上,低頭細細地打量著那幾束夜來香和七堶說C1 E4 b) D6 C4 v# [( z2 G" M8 u

  g9 [5 m1 C, S3 ?0 O  「少夫人,現在下著雨呢,小心受寒!」孟妮兒手堭殿菢茷B過天青的斗篷,小心翼翼地搭在小茹的肩膀上,笑道,「少夫人這是看什麼呢?」
6 M7 k. Y* k' l9 U% D
( D  {( ~+ s- I8 A3 \  「給我的夜來香看病!」
7 b6 |. ]+ Z; T8 |( a1 E2 `  h8 U3 Z9 R( `
  高小茹的聲音既柔且脆,很是婉轉動聽,孟妮兒聽得眨了眨眼,奇道:「少夫人不但會給牲畜和人看病,難不成還會看植物?」* q, r3 \5 ]4 _- N# g+ W

' m* l+ \) S  ]! I2 S  「植物我到不怎麼會看。」小茹笑了笑,一伸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蹦出來一隻只有巴掌大小,一身金毛,眼睛圓滾滾亮晶晶,可愛得不得了的小猴子,一下子踩著她的手跳到她的肩膀上,吱吱叫著手舞足蹈。順手摸了摸小猴子的毛髮,覷了身邊丫頭充滿好奇的表情一眼,笑道,「雖然不會看,可是,這夜來香要是再喝烏雞天麻湯,那老天爺也救不了了!」
  E; Y: A8 ^. x7 R$ u! o6 _6 L( B2 o6 Z  z
  孟妮兒一怔,果然,鼻間飄來一股烏雞天麻湯的香味兒,臉上一苦,無奈道:「老夫人嫌棄那湯不適口,天麻味兒太大了。只是曉燕已經儘量處理,想要一丁點兒味兒沒有,談何容易!」她們這位老夫人平時節儉得很,只是胃口被少夫人養叼了,有一點兒不順意就不肯吃東西,像這樣把少夫人交代下來的湯藥倒去澆花的事兒也不是第一次。) ?  {6 T  l. K. Q8 {9 }5 e

/ s) r# A: y9 u( w  M8 k2 }) J  高小茹自然也知道自家婆婆這一點兒小缺點,自然不會去責怪孟妮兒她們,只吩咐了句:「記得給我的花兒松鬆土。」就把糾纏著不肯走的金絲猴撒開,讓它自個兒去玩,緩步向著房門口走去。' C/ _" s9 V7 e

. ?5 V5 L7 s- N) \4 O* ^6 i  收了傘,步入正屋,還沒有進臥房的門,便聽見堶捷ヮ茼悀狺H的嗚咽聲,和小樓哥兒的柔聲勸慰,小茹心堣@跳,止了步,忍不住低低地歎了口氣,老夫人口埵A說不想那個不孝子,實際上,還是思念的吧,畢竟,他是老夫人的親生兒子!思緒不由得飄蕩起伏——! _- U* @  {) |# }4 p

* c  w8 o6 a6 A% A3 a4 V- T  她高小茹穿越到這個世界,沒有過幾天安生日子便遭逢亂世,十三歲那年,便被父親打包送去雲南夫家,好在,第一眼望見的就是和前世母親行為舉止有八九分相似的老夫人,終是撫慰了她不能奉養雙親終老的遺憾,而且,那個讓忐忑不安的丈夫居然也不在家,真是萬幸!
( K8 o- o5 A+ p% i& P. q" m; ~( m1 v- e( i8 E6 J
  只是,日子不好過啊,這個世界的歷史混亂,先前的歷史可能和自己的世界差不多,只是缺了一個宋朝,唐朝之後是大樑,後來蒙古族滅梁,建立元朝,卻只有百餘年的國運,亂世又至,而小茹,就正好碰上了這個亂世,從此帶著婆婆,離鄉背井,流離失所。4 a0 I6 I* b7 b) y4 G

/ U9 g5 E: j# E/ C, F  好在前世的她雖然平凡,卻是從小就跟著爺爺學醫,還有一點兒小小的與眾不同,她天生通獸語,能跟動物溝通,靠著這點兒本事,她總能從各種飛禽走獸那堛器D哪里混亂,哪里平靜,也能躲開亂兵,強盜,哪怕在災荒之年,她也能找到吃食,就靠著這個,總算是辛辛苦苦帶著婆婆熬了過來,終於,鳳陽劉世超起義,大敗元軍,只用了不到十年便建立了夏朝,亂世總算過去了,她們名為婆媳,實為母女的兩個人也安定了下來。
2 w2 m8 r7 E% w  o+ C9 ^3 P0 e7 }: s2 {
  本以為離家十年的夫婿很可能已經死了,畢竟在亂世堣H命如草芥,可以說是十室九空,雖然有點兒對不起婆婆,可是,小茹心中其實是松了口氣的,就想著一個人陪著婆婆過日子,到也安定和樂,卻沒想到,這個夫婿居然不但沒死,還功成名就了,布衣國師——公孫止的愛徒,御前四品帶刀護衛……小茹苦笑,這下子,可真不知該喜還是該愁,不過,婆婆高興,總是好事兒!/ C9 \3 q$ {; R& \

5 ]/ J5 q2 T) X1 p: w' Q& y- M  「少夫人!」
  H3 Q1 Q6 i: U2 l+ a7 f: P6 d
+ C% ^+ ]- L+ c) P( P  孟妮兒一聲呼喚,打斷了小茹的思緒,她趕緊收拾容色,舉步向堶惆咱h,一邊走,一邊聽那個叫丁峰,自家便宜相公的搭檔笑呵呵寬慰婆婆——「老夫人,您不用憂心,像肺癆這樣淒豔的病,絕對不會找到小樓身上的,實在不相配啊,他,也就是一點兒小毛病,很快就能痊癒。」
( F- Z- z2 D$ j) {  r- g8 l- l! w4 ^9 F& F( {8 i
  「沒錯,淒美的病當然要配丁峰這樣的俊俏公子,配我多浪費……」) }8 P, C6 `, @6 ^
( w: ^. Y+ s. F
  兩個人插科打諢,居然哄得老夫人低聲笑了起來,小茹聽了,也不由一笑,心埵h多少少對這位陌生的相公有了幾分好感,心想,他當初會離家出走也是被逼無奈,當時那種情況,他要是不走,說不定就死在自家了,再說,這十年離別苦,全是因為亂世,不是人之過,不能怪到他的頭上……
" Y9 F( _* R7 [: M
& z& C# s4 W* u  一邊想,小茹踏進臥室,一進門,首先看到的就是半靠在床上,皺著一張臉的小樓哥兒,他身形瘦頎,臉色白堻z青,不太健康,五官也平凡,但是眉眼生得很熨帖,一雙眼烏溜溜的有靈氣,讓人看了心媯峈A,至少,小茹不討厭!
3 a; K+ M' Y% g+ h/ l" J  D: k+ Y, O6 v' n& R) Y6 M
  被小茹這麼一看,小樓臉唰一下紅了,隨手便抄起被子蓋在身上。  a: w; G- \1 ~$ b2 B

" I- ^: f2 c# u) U$ R  丁峰見他手足無措的模樣,忍了半天,還是大笑出聲,就連婆婆臉上的愁緒也消了,「小樓哥兒,你羞什麼,小茹姐兒是你媳婦,換過庚帖,三媒六聘,大紅花轎抬回家的媳婦兒。」6 k) N% i! l6 g9 h
5 Y3 \- t$ n0 [' O# }
  老夫人不說還好,這話一出口,小樓哥兒更不好意思,心媮棱a了幾分愧疚,只是因著丁峰就在身邊,他咳嗽了兩聲,勉強抬頭,故作大方地說了句:「這些年,家堻ˇa你……謝謝你了!」
5 H7 I: Y( c2 x$ F( ~6 Q
6 H* f3 a& w! m, X0 n  L  小茹也沒想到小樓居然沒有一點兒抵觸,她一開始還覺得小樓可能不那麼願意和一個沒見過的女孩子成親呢,其實,這是她想錯了,這年頭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婚之前沒有見過面才正常!再說,小樓和她是指腹為婚,心埵韭N明白的。何況,像小茹這樣生得好,又孝順的妻子,他憑什麼不喜歡?/ I) C; y% F7 d, [  w
7 N0 O+ t# ^5 J% F- h$ v9 e( l/ R: U
  雖然還是忐忑,可小茹在這個世界已經二十年,也適應了這個世界的規矩,而且,她和老夫人相依為命了整整七年,還是亂世堛漱C年,同甘苦共患難,一路相互扶持,早把老夫人當成自個兒的親娘了,怎麼也不可能讓老夫人傷心難過,這麼一想,心堣]就認下,以後一塊兒慢慢相處著過日子,幸福,總要自己經營才是。低下頭,臉上一紅,走到婆婆身邊,倚著她站定,才低聲道:「是我應該做的。」
3 ]. ?3 A3 p( }' z  A/ J5 M- e5 g% I5 t/ X
  高小茹上輩子就是一個很害羞的女孩兒,從來不知道怎麼和男孩子相處,醫學院畢業之後,因為不想去大醫院適應那些繁瑣的人際關係,便靠著自己那一點兒特別的本事開了家寵物診所,也算小有口碑,後來一直到二十八,才通過相親認識了個老實巴交的男朋友,處了半月,覺得倆人性子很合得來,便商量著結婚,卻沒想到,婚還沒有結,就因為一場空難穿越了。  |$ l  F9 a/ t- P- g! T

/ `# b- t; G) S  p; W9 M! a  樓家的老夫人看著自己跟前的女孩子,又看了看床上的小樓哥兒,心堜艙M一定,握著小茹的手,低聲咕噥:「總算是安心了,孩子,你以後和小樓哥兒好好過日子,他要是敢欺負你,我就打斷他的腿!」
7 n, [* v- f7 ~" c/ O* O; c0 D, r' p/ G: A% [: h  m
  老夫人的話音未落,掌管廚房的曉燕便進來道:「老夫人,少夫人,公孫老爺來了。」( ^, M& z! p; j6 B
$ z9 _- F1 O4 N6 W7 {, k
  「快請!」8 f7 @* F* _: {8 A9 Z0 t, R

; ]( ~! n% K  S7 [- ]  青衫的公孫止進了門,雙方見過禮,老人便在小樓的床前坐下,雖然昨日才初見這位老人,小茹卻對他的印象極好,總覺得他沒有位高權重之人的驕氣和傲氣,和這樣的人相處起來,如沐春風。
5 s, J" w( s8 M3 s* H6 y% w4 w' c( \0 z; N  e1 z! N
  聽說這位布衣國師奉皇命巡遊天下,簡直就是古代的驢友兒,當年小茹大學畢業之後,也有心四處遊山玩水,可惜,一來沒錢,又是個漂亮女孩兒,孤身一人哪敢出遠門,心堥漱@點兒小念想也就擱下了,結果,一朝穿到這堙A更是不敢抛頭露面……自己這位便宜相公到好,可以拿著公款出去四處遊玩!2 B7 p4 J1 c8 t, f# j' y) u
6 G% v/ D, P9 ^
  「茹姐兒,小樓的身體怎麼樣?」公孫止伸手摸了摸小樓的額頭,總覺得還有些低燒,臉上顯出抹憂慮,「京堛滷i大夫給他看過,也開了藥,喝過之後到是有點兒效果,只是總不能根除,每隔一段兒時間就咳得厲害。」
1 [+ H& y" M4 ^" w+ d$ Q2 _. \0 T! J- a+ @% Z* {: ?
  小茹看了眼同樣擔心憂慮的婆婆,輕聲寬慰道:「娘,老爺子,我看過大夫給小樓哥兒開的方子,方子沒錯,我再給加上百合固金湯,配上食療,小樓哥兒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n" Y4 }& _5 J& M
# R! m$ y$ V+ u7 b, _
  這話沒錯,小樓的病可以治,只是麻煩些,恐怕得耐心用上水磨的工夫!7 g- o9 i" Y- s5 \8 W) s, o, A

# S4 C' p+ l# Y/ J- I1 i  四個人正說著話兒,蹬蹬蹬蹬……一陣急促的奔跑聲傳來,不過片刻,一個梳著小辮兒,看起來只有六七歲,長了一雙藍眼睛,皮膚白皙,五官深邃的胡人混血小姑娘奔進來,一進門兒就紮進了小茹的懷堙C9 `! H0 g8 s6 [( [& F8 I! @8 f

2 C, \8 @# b0 Y' a  小茹只是踉蹌一下,摟住那小姑娘,老夫人臉色卻大變,神情間也帶了幾分忿然,急聲道:「他又來了?什麼東西——」接著一扭頭看了躺在床上的兒子一眼,臉上的怒色更盛,「都是你個不孝子,離家十年,了無音信,外面的人都以為你已經死了,才來肖想我的媳婦……」5 |( O) u% D, l9 r% U6 k& _$ {
& e% }' Y3 M1 @5 c) r; v" A; [$ z
  婆婆這是被氣得口不擇言,小茹苦笑,扭頭看了愕然無語摸不著頭腦的小樓哥兒一眼,苦笑道:「娘,您別生氣,以後就沒這麻煩了……孟妮兒,你出去跟王公子說,因為少爺歸家,咱們藥房歇業一日,他若是說王夫人身體不適,你便代我去瞧瞧。」
! J  f) f1 q6 `# c: Y$ u( B* A& H9 `6 S/ x; R. @
  孟妮兒應了聲,低眉順眼地走出去。- W* }/ P' Y. W! }

2 M# X: |# V0 w  雖然對這件事兒,小樓哥,公孫止老爺子和丁峰都是一臉好奇,不過,小茹也僅僅是輕描淡寫地道:「沒什麼,金源縣令的夫人有腰疾,我曾經登門幫忙治療過幾次,他們家的公子屢次提著禮物來道謝,只是行醫治病本就是醫者本分,我自然不會收他的禮,所以,他每次登門,我只是避而不見罷了,反正他也不敢……不會進門,到不礙事。」2 }( C3 L, K# Z& b& X$ M

1 \# K: l( x' W9 Q/ `  這話一說,公孫止立馬就懂了——樓家現在無男丁,小樓離家十載,誰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還會不會有歸家的一天,小茹姐兒又是一副好相貌,恐怕難免受到某些紈絝子弟的騷擾……( m5 ^! O9 n+ Z8 V4 ~* e) M/ P$ W

' I; O2 l  y- v/ g2 ]  小樓也是個聰明的,自然明白了,只是,這樣的話可不能說出來,若真說出來,於小茹的名節有虧,訥訥半天,終究無言。
! z) L* n: @# a! i" z+ d! {9 p- C; X$ ?5 s. A
  這時,小茹懷堛漱X頭忽然開口,聲音媮繻饡a了幾分哭音:「少夫人,你,你不要福兒了,是不是?」
1 d+ o0 u1 R9 n4 r
4 s( h% Y6 k- l  小茹一怔,急忙把懷堛漱X頭推出來,見她一雙碧藍的眼睛媞u著強忍住的淚珠兒,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不由苦笑:「傻福兒,我怎麼會不要你?誰在你面前亂嚼舌根的!」& }* X( P1 `8 W, j/ R

8 n. s* ~/ M( @/ g  「嗚……」小姑娘先是偷偷摸摸看了床上的小樓哥一眼,哭道,「李婆婆說,少爺要接老夫人和少夫人去享福,要賣了莊子,如今,如今李叔他們一家已經要走了,我,我……」
# D' H" Z( D8 A8 t( H  D+ w) V2 L: }1 c* g' `; p
  小茹愕然,轉頭看了略有些心虛的樓老夫人一眼,不由苦笑,其實,小樓哥一到家,她就明白,她們恐怕要搬家了。
4 K1 b5 J% n6 {1 K3 t
& d5 r4 C1 X& U6 A  在這婺g營了三年多,從一窮二白,到如今也算小有家財,吃喝不愁,很不容易,當然也有些不舍,只是,婆婆不可能想和兒子分開,小樓哥年紀輕輕,也不可能不要前程留下來,所以,當然要接老夫人和自己去應天府。
( a( l6 b. H* J: r7 V
& O+ ~- |8 q# ?2 D6 b' P  小茹不喜歡改變環境,這一點兒老夫人清楚,可是,老人家心堨t有算盤,這些年,雖然小茹憑藉著高超的醫術和猛獸看家,過得還算安樂,可是,因為家堥S有男人,總是有各種各樣的麻煩找上門讓人耗費心力,甚至有時候還會膽戰心驚,如今兒子回來了,他們一家人當然要呆在一起,到時候小茹就能安安穩穩地做真正的少夫人,不用再為了生活奔波勞碌。. A6 Y1 u- O+ L' M# v
4 o% x% u9 l- H+ ~5 _6 ^
  小茹心媦萛均A面上卻帶了笑意,輕輕地摸了摸懷堣p丫頭的腦袋,柔聲道:「福兒放心,無論我去哪兒,都會帶著你的……」
* H, |8 `2 D3 P+ n2 K  R9 D
# c& U  R/ f" q2 Y  「曉燕姐姐,孟妮兒姐姐呢?」
& Y3 q' o" u" A0 G( Z" l* ~  |. l' ?/ o: w# p* o" F
  「都帶著,好不好?」小茹一邊安慰了孩子,一邊苦笑地對公孫止和丁峰道,「老爺子,丁哥,你們昨日也折騰了老半天,現在想必累了,小樓哥的身體無礙,你們不如也去休息一下。」
" n4 X" T3 h2 J% B- B8 Q. H1 l: q7 q
: R' s+ ?  A  O( ]$ G

4 ]4 a& R7 @, A( T6 @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5:23 |顯示全部樓層

+ ?% V  K1 {1 x8 C, c  第四章、報恩: q" D: r  |1 {- e2 q

3 a& u2 X1 v3 z- D  什麼王公子,李公子的,隔天就被樓家幾口子拋於腦後,沒人再提了!
+ T( V. ?( i. S: ]: Q' ~/ @: w0 o* D  m! }8 V1 A
  將幾串珍珠項鏈,三套黃金頭面,兩隻玳瑁簪子,一個白玉的吊墜兒裝進檀木的雕花百寶箱堙C
2 o4 l, k  n* g: ?, F
% g# K, k9 o( R9 w3 `  小茹這幾日清理了家堛滌]物,打發了不願意跟著走,也不想留下來看家的幾個下人,就帶著孟妮兒開始收拾細軟,準備行囊。
5 I$ y" w( g  U* X- q8 d
" P' o5 v$ B6 ]4 s0 R( u0 E  「少夫人,咱們的莊子不賣嗎?」
+ F+ K& [3 \0 u4 q( s0 d, n8 ^2 e
5 d! f9 y6 r. B  「留下王管事一家看著就是了,這堸噱驉A倉促之間也賣不出好價錢,再說,咱們現在也不差這幾個錢。」小茹收拾妥當年前新作的幾套四季的衣物,轉頭交代孟妮兒,「最要緊的是我藥房的藥材,你和曉燕要盯好,千萬仔細了。」) m$ f" z- N2 c1 w2 f- \
$ h. X  w0 `% J/ s+ \4 B: h
  「少夫人請放心。」
) V* F8 Q( l7 v+ Y- f4 p) P/ g8 |5 x  @, g/ o
  這些年小茹積攢下的活錢其實不算多,十堶貌漱壑l和平日診病得的錢,加起來不過四百餘兩,整個家堻怑錢的到是藥房堛疑藹驉A那些是山上的青狼王和老虎乖乖,還有一幫金絲猴幫著小茹一點點兒找到積累下來的,光是五百年以上的好人參就有十多隻,其他的靈芝,冬蟲夏草,茯苓,虎骨之類的也有很多,這些要是不小心糟蹋了,小茹可要心疼死了。- O7 U. `; N6 a/ @
/ q; C' C" X8 w& T, G" }
  「公孫老爺和丁哥回來了沒?」
* [7 t- z$ i+ D8 p( `" l
# ]! I6 S: t9 q: k& M! w! ^1 c0 k2 O; P  「剛回府。」孟妮兒蹙眉,「老爺子這幾日回來的很晚,大老青帶著它的狼群最近總在咱們莊子周圍轉悠,萬一碰上了,不知道會不會驚到老爺子?」' Z9 m& |' J9 }! @6 e

* r9 q. S9 b% r$ Z/ O7 m& \' j. z  「老爺子不是一般人,怎麼可能被嚇著?」公孫止他們這次來武昌,顯然不可能是專門兒為了尋親,必然有公務在身,所以,這幾日除了病著的小樓,其他兩個人總是忙忙碌碌,她到不意外,也不想管外面的事情,如今忙著搬家的準備工作,就已經讓她夠焦頭爛額了。, |% A+ y6 Y0 @
* u0 o4 V: h: u
  下人到是好安置,她們家堣H本就不多,不過是王李兩房下人,還有幾個使女,媳婦子,王家是簽了死契的,自然留下看家,李家是本地人,在外有產業,分了一筆錢財也就成了。使女願意留下的留下,不願意留下的拿錢走人。
& i# j4 r( c+ F9 f! i' R8 j9 i! a( B) I  V2 u
  至於家業方面也沒什麼好安置的,藥房關門,十堶貌漱壑l賣回給李掌櫃,只是幾個需要長期治療的病人比較麻煩,小茹最近一直在寫有關他們病情的注意事項,並幫忙介紹孫神醫接手。* Q8 X+ [9 T4 j' a, B) g
/ e3 I" U% K0 Q2 r
  現在,最為難的反而是老虎乖乖。小猴子‘多多’好說,它就那麼一丁點兒,帶著就走了,可是乖乖怎麼辦?小茹歎了口氣,有些愁,若是把它放歸山林,實在捨不得,怎麼說也在一起三年多了,可帶著只猛虎趕路,也不合適啊!* D3 u" ~/ x7 ]1 ^) H2 \/ x1 l
0 X1 x+ L  I# Q, l: `% d
  這時,乖乖從門口慢悠悠地踱進屋兒,一雙本銳利的大眼睛,竟然顯出幾分可憐。小茹知道它極有靈性,顯然也發現莊子堻怐顒漁薵^不對,平日媮棪蛹蜈遞漞o亂,這幾日卻收斂了性子,安安穩穩的,望著那有如琉璃的虎目,小茹心堣@緊,暗暗咬牙,大不了讓公孫老爺想個法子,他一代帝師,總不至於連讓自己帶只老虎的面子都沒有吧。
% }0 v2 r. D# X7 x' B) P$ W
7 `* ^( D) U% B# `: U  又過了一會子,小茹收拾好自己的首飾,聽見曉燕說小樓哥兒的藥膳已經煮好了,便把乖乖送回前院兒,自己也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 u2 _# _, g% h4 i8 c- k, Y
; j1 ]8 i) @# [/ V" C& k1 A  他們最近都在後院兒埵Y飯,主要是公孫止喜愛山風清爽,果樹飄香。
3 a" C! j1 R' X, D& o6 D  V3 \* k7 u2 v
  走到樹下石桌兒旁時,桌上已經擺好小菜,老夫人和小樓哥也坐著了,公孫止和丁峰洗漱完一身風塵,走了過來,幾個人團團圍坐,丁峰先是毫不客氣地揀了一筷子竹筍炒肉塞嘴堙A又喝了一口雞肉粥,才笑道:「弟妹,你這丫頭的手藝真好,若是你捨不得把廚子送我,以後,我恐怕要天天來蹭飯了。」3 Q/ D  x4 s: Z

" `1 A7 Y/ X3 S. w) J+ M; A/ M) ~  小茹輕笑,伸手點著站在一邊伺候的三個丫頭:「孟妮兒是我的助手,我這身醫術,她現在已經學了有五分,尤其是接骨按摩的功夫最好,曉燕掌廚房,手藝自然好,尤其是弄出來的藥膳,在這一帶可是極有名的。你想要,我哪里會捨得!」7 J, n* _/ V, o" D9 B3 o  @
9 ]% D. |9 u/ k6 P
  「福兒呢,少夫人還沒說福兒。」碧眼兒的小姑娘伸手扯著小茹的袖子,小臉兒微微揚起,煞是可愛,逗得公孫止眼睛堻ㄠa了笑意。
3 K' J* i) R9 |$ R7 p5 V  o- P; S" ]& ^$ n/ \, V7 @
  小茹卻故意擰著眉頭苦想了半天,雙手一攤,「哎呀,福兒好像什麼都不會啊,湯頭歌背了一年,居然還顛三倒四背不熟,估計是別想做大夫了,下了三次廚房,被燒了兩回,恐怕廚子也當不成,女紅更別說,福兒從小到大連針線都沒拿過……」/ r' W7 R: T" g. I& [% R

" |$ K$ M& ^- k$ P9 i0 \7 J  眼瞅著福兒的大眼睛媔}始醞釀水光,小茹急忙笑道:「不過,我們福兒漂亮聰明又可愛,這一點兒,曉燕和孟妮兒怎麼也趕不上啊!」
; x$ E: e% b5 S0 y/ d* \
& S- B- U/ ~) k) e  a5 ~4 g" `& C  聽了這話,福兒的大眼睛才眯起來笑了,看得周圍幾個人又是一串笑聲。
. G+ y/ H8 r; I" Y5 T; y) M8 Z  S* U, V/ t
  小茹拍拍福兒的腦袋,讓曉燕和孟妮兒帶她下去吃飯,才轉頭看著簡直是用筷子一滴一滴地沾著藥粥吃的小樓笑道:「小樓哥兒,這藥粥味道雖然怪異,可對你的身體是極有好處的,你就幹乾脆脆地喝了吧,否則等粥涼了,味道更不好。」# V/ \, u& P. S4 O! I5 s
9 D7 a# A; Z8 k  H% `
  小樓一下子苦了臉,見公孫止,娘親和丁峰全轉頭瞪著他,目光微微閃爍,苦笑道:「要是給我一碗好酒,我到願意硬著頭皮把它喝下去……現在嘛,實在是難以入口!」
& |2 Y' D1 t$ p4 a% V! I  _4 v9 ?9 V$ g
  望著他那張苦瓜臉,公孫止挑挑眉,笑道:「小茹姐兒說了,你身體大好之前要戒酒,所以,酒你就別想了,梅子到可以吃幾顆。」說著,便拿出一個紙包,放在桌子上,月光照下,清輝一片,米黃的紙包配上青色的梅子,甚是可口誘人。
3 T: {5 h. ?! w  K! F5 P8 m  T  Q, b9 W  K  M% j
  小樓順從地伸手拿起顆梅子入口,便這樣一顆青梅一口藥粥,小茹靜靜看著,心堳o想,果然,人的感情還是要靠相處經營才能深厚,小樓哥的父親拋棄他傷害他,所以,他便只尋母親,對父親不聞不問。
! [6 a+ i! X. z0 f) t3 s* v/ ~2 X) g) `+ n
  公孫止不是小樓的父親,可是,小樓哥卻是他十年養育,精心照料著長大的孩子,自然疼到了骨子堙A當親生兒子來寵,這些日子公孫止和丁峰拂曉出門,夜深才歸,日日奔波,臉上多有疲憊,可是,在這樣忙碌的情況下,他依舊記得買一包青梅給自家臥病在床的孩子,也難怪小樓敬他如父……
; V+ h' o1 e" ^* x- E3 _
4 c  D0 t0 |: l' {  「嗷——嗷——」
; [( Q3 E7 s" y: q, }$ A' j4 w+ M7 v1 F  W
  這時,院子外忽然傳來此起彼伏的野狼長嚎,驚得丁峰伸手握住腰間軟劍,小樓也停下筷子,小茹皺了皺眉頭,也就一沉吟的工夫,孟妮兒便大步走過來:「少夫人,是大老青。」
& J- m' b) }5 o1 y2 y
+ q! o5 b: L: x6 T  小茹點點頭,笑道:「不知道它又鬧什麼么蛾子,孟妮兒,你出去看看,讓它別叫了,它要是嚎上一宿,金山村那邊的雞鴨都得好幾日不下蛋。」
; z! i( F5 j6 s6 j
# e% `, X  F6 Q  「孟姑娘一個人出去?」見孟妮兒甚是聽話地轉身就走,丁峰嚇了一跳,急忙站起來道,「不如我一起吧,這幾天回來的路上,總能看見一堆綠慘慘的眼睛,怪嚇人的,萬一……」( i; h$ w  @2 G0 m2 [7 w/ e% l5 A6 e  h

" t, I9 M. S) q' W) Y3 Y2 G- t  小茹搖搖頭,道:「不要緊,孟妮兒已經見慣了。」
  Q* k" L. D& T  b4 E! ?7 Z9 _. t# Q0 I) b& f% T% ]9 f
  丁峰見小茹,老夫人都面色如常,像是根本不當回事兒的模樣,只好乖乖坐下,只是心媯J慮,這滿桌兒可口的美食,此時此刻也變得難以下嚥。
5 d' p( ]. u9 N' ?/ J; @! Q- H: j8 `
  好在丁峰並沒有心驚多久,孟妮兒離開不過片刻,院子外面那讓人渾身發毛的狼嚎聲就停了下來,又過了一會兒,碗堛熄瑭晲S有吃完,孟妮兒就行色匆匆地回轉。
; s- U6 K2 E& F/ b: L8 |
0 {" |% K8 t% O& `. o  借著月光,她的手堜藒菬滶汗赤恓擏妒漲Ё巨艅遄A一臉苦笑:「少夫人,大老青它們弄過來不少野味兒,有兔子,山雞,鹿,青羊……現在咱們家門口兒都給堆滿了,哎,大青山這下子也算遭了災,也不知道明年山上的野獸會不會少幾個品種……」6 \6 [0 @# O3 o0 Y

+ \' y7 U% F7 Y  聽著孟妮兒的絮語,小茹眼睛不由微微一濕,心堛器D,大老青通靈性,大約知道自己要走了,這是省下自己的口糧來給她送行的……/ T4 y) \# X* j" S

3 j) M$ L# y: f1 C3 c5 L  公孫止心下大奇,驚訝地看著小茹,笑問:「看樣子,小茹姐兒和山上的野狼關係不錯啊?」小樓和丁峰也不由得支楞起耳朵。
5 {- t6 Z) o- A; c2 m; K6 _! z! ?8 g) B# {
  孟妮兒的臉上隱約露出幾分自豪之情:「那是當然,這後山上的野生口,從來不曾到咱們府堥虓o過亂……我家少夫人總說自己是名獸醫,給動物看病到比給人看病的時候還多一些,年前山上的狼王大老青被獵人的陷阱劃傷了肚子,我家少夫人救了它,從此之後,大老青隔三岔五地就送些野味兒過來,上個月有一夥兒過路的強盜盯上了我們莊子,正是讓大老青帶著狼群給堵住了,要不然,還不知道會出什麼禍事……」1 P; z" }4 P: p3 n6 q$ W' u1 V

8 l' q- c' |! W% e4 j- v! W  公孫止神色一肅,長歎道:「沒想到,畜生也有報恩之心!」丁峰和小樓卻是被嗆得咳嗽了半天,怪異地看了小茹半晌,實在沒想到,這個被人傳成神醫的女子,居然自稱是個獸醫,怪不得當初在十堶說A李掌櫃和客人們聽到他們想來求醫時,目光多少有些詭譎!. Y3 Z$ }" v5 j6 ?

3 w- x. G- _  h# `+ f- I, e" E  小茹也心生感歎,動物的報恩可比人來得純粹乾淨得多,其實,自己對山上的動物們也說不上慈悲,畢竟,物競天擇是自然規律,她可沒那麼迂腐,雖然不去狩獵,可是,並不茹素,野味兒幾乎天天在吃,偶爾有狼群逮住了大型野獸,若讓她碰上,也會去挑些有藥用的東西回來,像家堛漯穈岸岔,還不是她去山上尋了病死老死的老虎扒皮抽筋得到的?只是,哪怕如此,動物們還是喜歡她,她也的的確確更喜歡和動物接觸!
' ?' R! Q- \# W" H) a( ]" X' \. E2 n0 n! K* f1 ?6 Z
/ Z- t6 g' d+ r6 V# c+ J# z

# ^" I4 I, G6 j' J4 }6 b/ _. T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5:31 |顯示全部樓層

6 _% }7 P. z/ [  第五章、高家舊事
5 a' }( M( O; U; [& c" S! r& o% h
  大老青知道惦記著小茹,小茹自然很高興,可是,簡直像小山一樣堆在門口兒的野味兒,可就讓人頭痛了。# P! _2 L& g& L4 x& [, m

) i+ N8 P7 m; i; u% o  現在是夏季,本地氣溫偏高,加上多雨,一大堆野味兒堆著,估計過不了幾日就要壞了,沒辦法,曉燕和孟妮兒只好連夜忙碌,挑選了一部分自家用得著的,把皮子處理好,肉類烘乾,其他的就通通駕上馬車拉到集市上便宜處理掉,別說,還小賺了五十多兩銀子,只是兩個小姑娘忙得臉色憔悴,黑眼圈都出來了。
. t) X3 y7 `. y/ W2 M5 q9 G5 a3 Y% f, w+ u
  樓家搬家的準備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小樓哥的身體,也是一日好過一日。6 Q5 i2 d( S& x7 h
) y" `0 z2 ^! @; G$ H# Z# ^' q' Q
  畢竟,小茹的醫術的確高明,這樣日日小心照顧,藥浴加上食療,小樓哥找到了母親,心情自然不錯,再加上他本身就是開朗的性子,身體想不好也難,不過,小樓哥的身體好了,樓老夫人卻開始念著要讓小樓哥和小茹拜堂。* f7 c1 T9 b  s4 I* _
/ h" _: i6 L5 ~6 b9 \1 J4 u
  坐在紫檀藤心的矮圈椅子上,小茹小心翼翼地給寶藍色的大氅上掐了銀色的花邊,仔細看了看自己的針線,滿意地笑了笑,她的手藝說不上好,到也並非拿不出手,雖然年幼的時候這些女人應該學的功課都被耽誤了,好在她本身好學,如今也算勉強補了回來,雖然琴棋書畫樣樣稀鬆,不過,女紅廚藝都還能說得過去,在這個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她這個媳婦,想必不至於讓婆婆丟臉。
7 n% c0 [, e! |; G2 y
  r2 f$ u( f8 D  「媳婦,你聽見我說的了沒有,七年前小樓哥兒不在,你進了樓家的門兒卻沒能拜堂,嚴格說起來,你們的婚禮根本不完整,這一次,說什麼也要規規矩矩,風風光光地再讓你和小樓哥兒成一次親。」樓老夫人皺著眉頭,「還有,你自從到了咱們家,就再沒有回你娘家去看過,這次小樓哥兒回來,讓他陪你去一次,雖說你爹娘都去了,可繼母兄弟還在,我家媳婦兒可不能讓人家指著脊樑骨罵忘本……」* v; T% ?4 }! {6 M( g/ W
2 e4 J! v0 \6 T( |1 V
  小茹無奈地皺了皺眉,實在沒法子跟自家婆婆說,她那個繼母,絕對不會希望自己還有回去的一天!
+ H9 Y2 m; O% N# V8 X0 i3 ]/ A4 E$ Q
: @7 f) a+ l$ p3 t  高家祖籍四川,高小茹的父親高庭是個大夫,雖然不算什麼名醫,可在家鄉那一帶也是小有名氣,在古代,大夫可是一個好職業,所以,家媮棳潀酗@些產業,小茹三歲之前,生活很幸福,父母恩愛,對她也疼寵,雖然因為剛剛穿越過來,難免有幾分惶恐,卻著實過得十分舒服,只可惜,沒過多久,母親便意外落湖身亡了,奶奶又張羅著給高庭娶了房繼室。
8 ?+ T, X. q) q2 g9 v4 Y* Q+ @  E& ~5 A1 l/ y
  小茹的這位繼母,本家姓張,本來聽媒人說,溫良恭儉讓,甚有賢名,她一開始進高家的門,對小茹還算不錯,雖然冷淡些,不怎麼待見她,到沒太大的敵意,只是後來生育了一子一女之後,對小茹便開始看不順眼了,雖然很少打罵,但是像是女紅之類女孩兒該學的東西,她是一樣不許小茹碰,到是洗衣打掃這類粗活,總是支使著小茹去做,要不是小茹本身是個成年人,還指不定被這個繼母教養成什麼樣子。
) ~% v5 Y1 W6 J' Z1 _# z/ N# K# ]
8 T5 j1 e3 S# Z/ }  高庭一個大男人,對於女孩兒的事兒本就不大費心,再加上張氏表面文章做得一向不錯,居然一直不曾發現女兒被苛待,而小茹的奶奶雖然有些察覺,可張氏有子,她奶奶喜愛孫子,當然多少偏著她些。* B# E9 Z. O; {: t

4 d6 W; N0 ~7 l5 _, R  R% h3 V- n. h  至於高庭,等到他多少察覺到自己的老婆看女兒不順眼的時候,已經身患重病,不久于人世了。
/ R* X+ K. x( Y( k$ T; H- F8 \/ j2 J# R6 D' ~6 Z
  也就是在他生命最後的一段時間,他才發現自己女兒的醫術居然極為高明,甚至自己都遠遠比不上,竟硬是將他已經油盡燈枯的生命,延長了一年多,雖然醫生治病不治命,最後高庭還是死了,可這一年,也給了他為女兒籌謀的時間,他知道,自己若死了,女兒肯定要守孝三年,等到能出嫁的時候,自己的繼室還指不定把女兒折騰成什麼樣兒呢,而且,也絕不會給自己的女兒置辦嫁妝,那樣的話,等她到了夫家,恐怕也會讓人看不起。* t& V1 k" B. Z2 @8 `8 d1 o

6 q2 D& t. d# n2 Q/ j  高庭一琢磨,反正小茹那一年已經十三歲,也算大了,於是,便匆忙將小茹娘親當年的嫁妝,還有自己的私房,通通給了小茹,然後寫了封信,就把她送去了未婚夫家堙A等到女兒走了,高庭才撒手人寰。
. `8 L  p7 z: M) z0 T! A: G1 c0 M& V! ^( p4 o
  也正是這些嫁妝,幫了小茹的大忙,她能夠在亂世堭a著婆婆逃過災難,生存了下來,也有這些嫁妝的功勞,所以,對於父親,小茹既感激也愛戴,可現在,那個沒有了父母的高家,哪里還能算是小茹的娘家,她可從沒把張氏當娘看的……) t8 U. b& z: t$ o; o4 m; q

9 E/ o! \! A5 j7 {. `4 l4 @% `  小茹把針線收起來,聽著婆婆念叨著要準備什麼禮物讓她帶回去,心堣ㄔ捊萛均A恨不得告訴自家婆婆,回去也不是不行,只是最好什麼都不帶,萬一讓她那個繼母知道自己現在的家世,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呢!
9 V) `4 ]) B* S% p' h( J$ j) Z) D7 L* m: |( n- x# a
  這時,丁峰在外面敲了敲門,「弟妹,今天是不是該更換藥方了?」
" z$ d; Y" r) S* X* Y. Z7 F. v! I8 @  s! p. c& f9 v/ s7 g4 s
  見婆婆的絮語被打斷,小茹心堣@笑,拿起筆寫了方子,吹幹,站起身道:「娘,我去給小樓哥抓藥,您趕緊地燙燙腳,歇著吧。」
, }9 |! l& u- {) I7 N( w. z- o. ?
  樓老夫人搖了搖頭,終究還是自個兒子的身子重要,只得眼睜睜看著媳婦出去,今兒的話題又不了了之了。
  J& o4 ~% d5 W! L% D4 k9 w2 R
7 X" s, `; l# f0 D# M  「丁哥,換上這貼藥再泡三日,然後小樓哥就能脫離苦海了。」小茹說這話的時候,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無奈的淺笑。自己這位便宜相公,恐怕是她兩輩子以來遇見的最麻煩的病人,別的都還好,只是那人實在太過嗜酒貪杯,明明知道他這病最忌諱飲酒,自己開的藥也有好幾味和酒相沖,卻總是偷偷摸摸地跑去偷喝,實在讓人頭痛得很。. `* u3 ^$ c2 N- }( e% V/ x+ J+ h- Q
  y  @% Y  f% V2 V
  丁峰看得莞爾,接了方子,去尋孟妮兒抓藥去了。. {- o* w+ Y2 D2 _

0 \% F0 I& c6 P" ^  至於小茹,自然不會再回去讓婆婆嘮叨,再說,天色已晚,她明日還要早起,現在自然乖乖地回房休息去。
9 M& L/ k  v) M
6 r* ?% P8 d3 r5 F. X# @4 W) t- l# I# W+ l; x; E
; j" V/ z4 k; t5 P( q* U$ l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5:53 |顯示全部樓層
0 l8 l' C) Y  f6 s3 y& ~
  第六章、出診
$ s( D* B, w7 R% Y
  k' X# F4 e" F, x  山路崎嶇,不能乘坐馬車,小茹便與小樓哥下車步行。山邊夏花爛熳,偶爾有幾隻彩蝶兒飛舞,盈盈落在小茹的髮髻衣領,惹得‘多多’跳起來去抓,到是頗不寂寞。' B# e$ K9 @+ {3 x7 b. b
. o$ I# X/ \" ]& H: E
  今日,小茹接到山上獵戶江天傳來的消息,說他弟弟最近總是咳血不止,因為下山不方便,所以請小茹出診。3 \0 R% c: c4 w' Y0 b, }

+ M3 V9 s2 L  J1 f/ Q- B6 T6 J  恰逢小樓哥身體大好了,樓老夫人眼珠子一轉,就要小樓陪著小茹同去。4 T9 N) |  N7 Z/ ]2 S
2 Z$ Y$ P& F& c; q
  「你們慢慢玩,回來的時候不妨去集市上逛逛,小樓哥兒,你幫小茹買一些帶回娘家的東西,別吝惜錢財……」
, I7 \/ o7 E4 x7 b3 T0 [7 Q5 T/ ~' ]/ H( E
  看老太太笑得曖mei的樣子,心堣@準兒打著兩個小輩兒培養感情的念頭,小茹還沒什麼,雖說有些害羞,不過,畢竟既然下決心要過一輩子,多點兒相處沒有壞處,便不曾反對,只是她這出診,被說得到像是專門陪著小樓哥去遊玩似的,有點兒彆扭,到是本有些懵懂的小樓哥被丁峰打趣幾句,臉上就不由紅了,這一路行來,本是愛說愛鬧性子的他,居然裝起斯文,一句多餘的話也沒有。8 P. n- D1 K, O0 ^; B

* K! h5 n, s1 t. Z6 g, K: p  到了山腳,下了馬車,小茹剛想拿起藥箱,就讓小樓搶先了一步,小茹自然也樂得輕鬆,不會與他爭搶,那個朱紅色的木制藥箱,就輕輕鬆松地斜掛在了小樓哥的脖子上。
' S) h) f8 S7 `8 L/ {% s. t* C' a9 e5 I) w6 O, N
  挎著藥箱,站直了身子,樓易不由詫異地‘噫’了一聲,這個箱子其實不算大,高也不過到膝蓋罷了,可是卻頗為沉重,估摸著怎麼也有十多斤,自己拿著自然沒什麼,卻實在難以想像,小茹這樣的瘦弱的姑娘,居然也能背著它爬山涉水,看小茹的眼神兒,多少帶了幾分佩服。' |! N" P" S: k- o! I) Z

4 N5 s0 \) h. _+ ^0 q/ J  因為昨日剛下過雨,山路並不好走,不過小茹平時采藥走慣了,這一連走了近半個時辰,額頭也只是微汗,至於樓易,卻是始終神采奕奕,面不紅氣不喘,小茹看了,心堳K知道他內力不俗,她來到這個世界二十年了,平日埵磏戭I藥,也醫治過幾個江湖上所謂的高手,對於以前只在小說電視堣~看到的武功內力早沒了好奇心,可是,對於自己的丈夫會武功這件事還是挺滿意。
' Y: Z6 W9 K" ?4 q- }9 u
! j  l( W) n% ?* b  「那個……娘說,後天讓我陪你去回一趟娘家,給,給丈人丈母娘上炷香。」樓易低著頭,訥訥地道,他似是有些不好意思,臉頰上浮現出一抹殷紅,平日堿搧蛓M常的面容,到多了幾分光芒,手奡丹磳u水蜜桃,無意識地從左手換到右手,又從右手換到左手,來來去去,引得‘多多’左跑右跳,來回折騰,時不時地還吱吱地叫喚兩聲,沖著小樓呲牙咧嘴。1 c1 Q" F, S# N# @

) C6 A+ b3 \# }2 }1 C" }  小茹看得好笑,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伸手把小樓手堛漁蝷l拿過來,扔給‘多多’,看著它抱著桃子三兩下跳到自己的懷堙A安安穩穩地開始啃,心堳o是一歎,罷了,總該回去看看,父母孤墳寂寞,她這個做女兒的居然多年不曾掃墓上香,真是大大的不孝了,現在天下初定,又小樓哥跟著,也不用擔心路上有流寇土匪,若再不回去,也說不過去。" d* q/ w( H5 L# f- n3 E
/ l) _. |1 I# c. m) O$ W/ H
  小茹默默地點了點頭,卻不願意討論自己的家庭,便轉了話題,因著小樓這些年跟在公孫止身邊走了許多地方,她隨口要小樓哥說了些各地的風土人情,志怪趣事兒。: @$ L, ^! s) V, c# Q% R

- e* |  M5 y, y$ ]& c  許是和小茹相處的時間久了,小樓沒有再露出面薄臉紅的模樣,那一張嘴更是風趣幽默,一些瑣碎的家長里短的小事從他的嘴婸‘X來,也十分有趣,那些山水名勝美景,更是活靈活現,宛如現於眼前,小茹聽得津津有味兒,有那一麼一刹那,甚至恨不得自己也能四處遊山玩水,跋涉行醫……( `( j9 E6 k( C& o! s( B
  e% E: c  L$ i  e+ e5 ?) x( f  O
  兩個人說說笑笑,偶爾逗一逗‘多多’,本來尚算漫長的山路,也好走起來,差不多又走了小半個時辰,小茹的腳步忽然頓了一下。
# H3 V% M7 `3 F: h. H
6 ^% x0 g  ]& t5 l" i( n  小樓詫異地舉目,就看見眼前的山澗溪水旁,立著個大約十四五歲的小姑娘,正在溪邊洗衣服,現在雖然是夏日,可山上氣溫偏低,溪水寒冷,小姑娘的一雙手已經通紅,可小模樣卻十分認真,似乎聽到腳步聲,小姑娘一抬頭,看到小茹和小樓,臉上本來帶著的笑意一瞬間就消失了,就見她嘲諷地一抿嘴,惡狠狠地瞪大了眼睛,冷哼一聲:「哼,假慈悲的樓少夫人,你怎麼又來了……」她在夫人兩個字上重讀,暗暗一咬牙,似乎還想說什麼,可眉宇間又有幾分顧忌,終究只是一轉身,低下頭,用力地鼓搗衣服,再也不看小茹一眼。" x. Z% i) s" T. p
4 @9 F# r+ u/ B
  小茹卻只是挑挑眉,也不管她聽不聽,說了句:「蘇梅,今天晚上有雨,不要在山堛情C」就緩步走過,半分不與那女孩兒計較,心堳o是苦笑連連——9 K  P* O2 g. T( T; E: v
  Q9 [4 Q; R  D
  其實,蘇梅說自己假慈悲,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她平日堶虜V走獸吃過不少,可有一樣,若是與她溝通過的動物,讓她再下手,她便多少覺得心堣ㄕ萓b,雖然只要是獸類,對她都有一種難言的親近,但小茹並不是隨時隨地都能與獸類溝通的,也只有她本身有強烈意願的時候,才能聽懂獸語,年前的冬日,她也是上山給江雨看病,卻不小心在山間迷途,幸虧遇見一隻山雞,便讓那山雞帶路,沒想到走到江家茅屋前的時候,蘇梅也在附近打獵,自然不會錯過這麼一隻又肥又壯的山雞。: Q3 R- J2 b/ O

' i- E# K6 m- K2 v8 @  蘇梅是獵人,她想獵山雞自然應當,只是小茹卻本能地伸手擋了一擋,雖然擋了箭之後,她也摸摸鼻子尷尬了,可若讓剛給自己帶過路的山雞就這麼死在箭下,她恐怕得彆扭一陣子,於是,陰差陽錯,從那以後,蘇梅就是看小茹不順眼,見面就說她假慈悲,小茹多少有些理虧,所以也就由著她,只小孩子耍脾氣。
+ @; W5 f' D$ h! A: c: K% ]5 T# K( R. `6 _
  「小樓哥,前面就是。」
6 o) d9 A2 X0 u- N/ a
0 o  }  _0 F  ?  小樓點點頭,他也看到了山腰平地上立著的農家院子——茅草屋,籬笆圍出來的院牆,院子的土地上跑著幾隻剪掉翅膀的山雞,角落堸齔萛膉鶠A只是一個很尋常的農家小院兒。
' m7 z& c  _8 N/ `7 G1 ^+ d* Z/ j! k1 J( _% v  U0 ]
  小茹熟門熟路地帶著小樓走進院門,剛行至屋前,就聽到堶捷ヮ茪@陣打碎鍋碗瓢盆的劈啪聲——「拿走,我不吃,不吃……」
1 j+ v4 v: a' ?& o* [6 E* b
/ {- R4 A! S- b) W  隱約有一陣雖然尖利,卻顯得羸弱的聲音響起,小樓詫異地一揚眉,小茹也是皺了皺眉頭,卻還是敲了敲門。
7 r$ w, |9 \0 K/ a& l+ w; ]0 B- Y4 m& l; {; }5 g7 W; L9 s7 k  R9 x
  敲門聲一響,堶悸滌岍R兒就停了,窸窸窣窣地傳來一陣收拾的東西的動靜,又過了有半刻鐘,大門才被打開,一個身材高大,穿著一身粗布短衫,下巴上一層胡渣的男人立在門前,這個男人本來一臉愁苦,看到小茹,才現出喜色,高興地道:「樓少夫人,你可來了……快,快進屋。」" L& B2 B9 D. r- l- b/ W; C

0 B/ Z+ ]5 D0 P+ k( m/ o* X  _  男人搓著手把小茹小樓讓進門,彎腰擦了擦屋子堸艉@還算晚裝的一張長凳,招呼著兩個人坐下,又沖了一杯甘草茶奉上,才苦笑道:「真不好意思,家堣]沒什麼好招待的……」
- t  }+ M, B: h7 L; `8 m2 B* m0 c; V, A/ X3 d2 c
  「行了,江大哥,你別忙了,我進去看看江二哥。」5 J9 s# {% E5 m2 G# d
" r. ~2 W. u- N. h
  「哎,麻煩少夫人,我弟弟這幾天老發脾氣,今兒上午更是吐了好多血。」這一套程式大概是走過許多次,江天一點兒都沒有客氣,乖乖接過小樓背著的藥箱,撩開門簾,小樓跟在小茹後面,走進臥房,一進門,就聞見一股刺鼻的藥味兒,空氣渾濁地恨不得立即閉氣。, t$ ?1 b2 c. u

2 f8 I# }* |# {# S- Q" d( W  小茹更是皺眉,冷道:「我說過多少次了,這屋子的窗戶要時常開著,不要捂得這麼嚴實,住在這樣的屋子堙A好人也要折騰出病來。」& b" q: y# h1 q9 v2 y, t& E

5 ^- N7 i. |7 I  p# I! \+ d  江天訥訥地點頭,「這幾日下雨天涼,我怕雨弟染上風邪……」) V- @- ?9 ]. u

! u/ A* K1 d  Q1 g5 [  「那也要每日換氣。」小茹搖搖頭,自己動手把堵得嚴實的窗戶推開,陽光灑入,整個房間一下子亮堂不少。9 f; e+ ]5 r/ _5 i: M

; F! {8 V. a8 N6 |3 R0 r7 n  床上歪著個病弱少年,地上有一隻瓷碗,已經碎了,周圍是烏黑的藥漬,江天趕緊俯身把藥碗收拾了,顯然是很害怕小茹生氣。
4 S/ L3 y! B0 b. E0 F, Q6 |0 f' ?7 H  x* [8 e
  不過,這一次小茹到沒像以前那樣對浪費藥材資源的行為深惡痛絕,逕自過去,坐到床前給江雨診脈。+ [! }% {! Q6 e/ Q0 r7 J
+ P. \: p% M. p5 W( ]- I
  小樓一怔,在他印象堙A自己這個妻子一直是溫柔羞怯的,可是,此時的小茹卻一臉嚴肅,連眉宇間都帶著一股子的威嚴,讓人不自覺地順從。
; A6 i2 p& p8 n: j5 o
- M4 k: R) W" v) ]1 R( {9 _7 z% ?  「伸出舌頭來。」小茹的聲音一點兒不溫柔。
+ ]+ Z: i0 i7 t' v% N* @( ]! j3 j
  而剛才還鬧得不可開交的江雨,居然乖乖地吐出舌頭讓小茹看。
( O2 |' m5 N" ?* @4 x. }; ~$ ]5 d9 k0 s
  「行了。」小茹點點頭,看著江天道,「最近是不是老咳嗽?」( a3 C$ j/ F$ [% X" R

! r' F) u4 _' p9 D) `  「是啊,昨晚咳了一晚上,幾乎沒睡著。」江天撓撓頭,他這弟弟身子一向不好,三天兩頭的病,也真夠折騰人的。
4 i& Z* a6 B9 \' Y- I9 Q- y3 d. Z3 u3 I! Q  S8 M6 a
  「咳得時候這媯h嗎?」小茹伸手點了點江雨的胸口兒。8 s) ^  p' O' F" ^3 ?& v
5 M1 C( |4 ?% w* f" F4 G2 j
  江雨點頭,江天也急忙道:「可不是,看得我都覺得難受。」
% C- O5 ?2 }( y  y6 \+ g! E$ z
5 y3 B) e- X& K- @4 X  小茹站起來,又走到床腳端起馬桶,仔細看了看,江天嚇了一跳,尷尬地搓著手,「少夫人,小心弄髒了手。」
; U3 o- l/ o" [3 Z. X
. d2 B2 J6 Q. a5 [  小茹卻不理他,逕自坐到桌子前,打開藥箱,從堶控ルX一個小小的本子,拿出一截兒用草紙裹好的木炭條,凝思道:「痰中帶血,煩躁易怒,舌紅苔薄黃,脈弦數……這是肝火犯肺,我開一帖清肝瀉肺,涼血止血的藥,再給紮幾針,很快就沒事兒了……」6 D6 X# m: X8 G

9 n9 O  n: C$ B  「我不吃,反正,反正我這病也好不了了,我就是個廢物,累贅……」
8 V: |( |% t3 z
5 s0 B- x# R& [1 m) X% ~  江天臉上一苦,勸慰的話還沒出口,小茹啪一聲,就把手堛疑臚镼浀b了江雨的臉上,嚇得江家兩兄弟一時噤聲。1 E- u4 }8 Q9 w5 ?5 r% T
! S, \4 `) j& y6 a! [2 @! `
  「你嚎什麼,你小子那點兒毛病,和我身邊這個比起來,根本就不算病,人家還整天活蹦亂跳呢,你尋死覓活地給誰看!」$ [$ f+ R& @7 g: l! |5 }
8 b- y0 |! F0 Z1 ?  C' `: N, k
  小樓摸了摸鼻子,驚訝地瞪著自家媳婦,實在是沒想到,平時一副溫柔嫻淑模樣的女子,居然也有這麼火爆的脾氣,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只是,自己的病有那麼重嗎?
+ d1 o* Y! ^. \( R# {
; b& ]# T/ B! b
, O: M, G, H% X" Q  {

9 q" J( U1 C# ]1 `! X! k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6:01 |顯示全部樓層

2 E; k6 d' m+ s4 U* j8 N, Y+ U  第七章、西席
& ~  Y5 Y4 ~+ Q: H0 Q: O3 z7 X& X+ L; m3 N* C$ L9 C' T
  小茹這麼一發火兒,江雨的臉一瞬間脹得通紅,半句話不敢反駁,江天黑紅的臉上也浮現出幾分怯意,兩兄弟本能地做出同一個動作——低頭,反應快得很,顯然不是第一次這麼做。
0 U% S/ v6 E: `" q
& g7 A  J2 {& X  c) S# U  高小茹不急不緩地將江家這兩兄弟從頭到腳數落了一遍,心氣才平了,江天見她緩過氣,急忙手腳麻利地把江雨腦袋上的本子拿下來,恭恭敬敬地放在小茹身前半殘的桌子上。/ I7 e7 d$ h7 o9 v
9 f1 m. W: s8 n5 z& _- a
  小茹這才繼續寫藥方,「江大哥,你別不把我說的話當回事兒,其實江二哥根本沒什麼大毛病,早產體弱,先天不足的孩子多得是,怎麼別人就能養得健健康康,放二哥身上就不成了,我知道你心疼弟弟,可我也說了好幾次了,你別老讓他閑著,平時砍砍柴火,掃掃地,累不著他……」
. R  t. }8 d! ~- A6 }/ l1 H# H# G2 w3 q, z2 z! i
  江天訥訥地吭哧半天:「雨弟,雨弟是讀書人,怎麼能,怎麼能做這些粗活……」
( J+ }9 ^- m, k2 Q! t, \
; U) \* c4 l- X. V  一句話,噎得小茹半天上不來氣,小樓哥見自家媳婦因為怒氣臉頰上升起一絲薄紅,眼睛堣ㄔ扆{過一抹笑意,咳嗽了聲,還來不及說話,小茹就一轉頭,眯著眼睛看著他,「小樓哥,你是讀書人嗎?」
' w$ q9 @& r% n) h% Z
$ X, `$ V* E# j/ _! y  E  「呃……」本來小樓還想謙虛幾句,結果一看見媳婦眸內的寒光,剛欲出口的話在舌頭尖兒上打了個轉兒,又吞了回去,「跟在家師身邊十年,一日不可無詩書,在下應該算是讀書人……」: B9 D8 [* s' k" M/ j, J% |
) y- K9 q7 D  o, ]' |
  小茹一挑眉,「小樓哥真是謙虛,若布衣國師公孫止老爺子的弟子都不算讀書人,那這天底下,估計有一大半兒的舉人老爺應該回鄉種地了。」# z$ \+ J# h% u- w+ L

0 c$ v/ V4 [; ~9 }  聽了小茹的話,江天面上依舊懵懂,可是江雨卻一下子從床上躥起來,本蒼白的臉,也因為激動而顯現出一抹紅暈,他瞪大眼望著小樓哥,驚訝地道:「難道,難道您是布衣國師公孫大人的愛徒……就是那個著《春秋明經》,《時務十八策》的公孫大人……」
3 D" w+ |* A3 e, M, H0 ?/ N7 X: ]3 _# k/ }
8 }3 s2 R1 J8 `  w) k! c  小樓哥苦笑了一下,看了小茹一眼,點點頭道:「我想,天底下不會再有第二個公孫老爺子了……」
- V( I6 L4 N: T, m( a6 i0 _8 L# c6 R3 j! e6 K
  江雨怔了怔,臉上浮現出一抹宛如的夢幻的霞彩,可惜,他還來不及表達自己滿腔的景仰,小茹就冷笑道:「其他時候我不知道,就說小樓哥回家來的這半個多月,他還在病中,可是家堿摰蒗D水之類的重活就有一半落他身上了,更別說掃地擦地,打掃自個兒房間衛生這類小活兒,我問你,江二哥,你再矜貴,貴得過公孫止老爺子的愛徒嗎?」, _" E3 x* ^$ Q! H2 }2 `

. _0 s+ y; V3 z" }( E2 \  江雨的臉一下子脹得通紅,訥訥地看了小樓哥半天,心堣S羞又急,「我,我不是……」
( c( F2 o2 m6 Z' \2 d5 g9 T6 s; u4 D% x
( a6 v! F: M- k; i  「你不是什麼?咱們認識也有兩年了,可你們家悹堨~外,上上下下,哪一樣兒不是江大哥操持,一年到頭,你除了讀讀書,寫寫字,就是病歪歪倒在床上,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我估計,要是江大哥出門十天半月,你能把自己給餓死……按說你們家的閒事,我一個外人不應該過問,可我是你的大夫,這兩年我治好了多少病人,隨便抓一把十個埵酗K個比你的病情重,我技藝微薄,可也不能把名聲壞在你身上……」
% c0 s2 [; W' P) M- U( f: N6 U3 {- O7 l+ T5 a# O* F
  江天訕訕地道:「少夫人,你別發火,這真不能怪雨弟,是我不讓他幹粗活的……」
% X9 j* I# `: P6 w4 w7 U
+ T1 l6 P5 j" h# @  小茹皺了皺眉,歎了口氣,從藥箱堮野X金針,走過去在江雨的魚際,天澤穴上用針:「江大哥,二哥,你們可能也聽說了,過一段日子我們樓家要搬走。」6 c! G$ Q* O5 L
' b7 G2 T' U# R2 U2 U
  江天的臉上略微顯出幾分愁苦,訥訥道:「我還沒恭喜少夫人一家團圓呢。」他當然聽過這個消息,只是,江家實在沒什麼錢,他弟弟又總是病,以前小茹給他們看病,並不要診費,開得一般都是在山奡N能採集到的藥材,只偶爾有一些昂貴的,小茹也從自家的藥園低價賣給他們,這才能支撐這麼多年,要是小茹離開,江家恐怕要艱難了。; i$ w# `8 J+ o0 D

/ h8 w# Z  n0 {; s, z& J( G, Z  「江大哥,我知道二哥一心想著參加科舉,可是他的年紀現在大了,總不能閑著,最好還是找一份兒差事。」小茹施診完畢,收拾妥當,笑著道,「如果要是兩位大哥願意的話,我到有個提議。」
+ l, N# P2 Y2 `7 z) |
( ~! S+ D; B) t7 J) |5 j/ p  江家兩兄弟對視一眼,江雨驚訝地看著小茹道:「少夫人請講。」他其實也覺得自己應該找一份兒差事做,只是,大哥不想他太勞累,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 M' J: y2 @. n: ~. M) e4 l
7 C+ C( g+ u8 N0 H) C% x  z  小茹笑了:「江二哥不如到樓家做我家福兒的西席,你們先別急著拒絕,其實我這個提議對咱們雙方都有好處,如今福兒快六歲了,也應該讀書認字,給她請一個知根知底,不會對她亂說什麼的西席並不容易,而,現在樓家住著公孫止老爺子,江二哥難道不想見一見?況且,二哥要參加明年科舉,總要去京城的,跟我們一起走,正好還省下路費,若是大哥不放心,也可以跟著,算是暫時幫忙,打打短工,反正我家現在打發了好些人,正缺人手呢。」
: `5 R0 ?4 N& s1 v. q& e- l7 |9 Q/ G9 e% g9 u# W
  一番話說得兩兄弟心動不已,江雨更是一聽見公孫止的名字就雙眼冒光,立即連連點頭,答應下來,江大哥一見弟弟這麼高興,也只好摸摸鼻子應了。6 j& k; ]8 R) W, M7 v
( O: z1 ^* T2 z) o( p; S) S% S8 l# h/ U
  小茹很滿意,事實上,她一直尋摸著給福兒請一個西席,只是福兒有胡人血統,她不希望請來的老師對她有所歧視,在她面前胡說八道,而且,要是去了京城,那埵h是些眼高於頂的舉人秀才,恐怕不願意給一個小姑娘做西席,那就麻煩了,總不能讓公孫止老爺子客串吧!所以,想來想去,還是江雨比較合適,他學問不錯,和自己也熟悉,絕不會對福兒不盡心。
. H, O% B2 a9 u7 v* A" P
8 v7 {; a4 z( j2 f9 L3 Y  這時,天色已經不早,因為小茹言及夜媟|有大雨,而且,他們兩個還要去集市上買些東西,既然西席的事情定下了,也就起身告辭,只是她和小樓哥剛站起身,外面忽然傳來一陣破空之聲,緊接著,便是一聲尖利的鷹鳴,小樓哥一皺眉,小茹和江家兩兄弟,卻同時露出幾分笑意。那只一直跟在小茹腳邊的金絲猴多多,一下子竄到小茹懷堙A呲牙咧嘴兒,卻是露出一副凶樣兒,小茹不由搖頭失笑。
& P- y- c+ c0 F2 U7 \
  `; d) U& Y: Y' s; h! r
0 F, K+ \$ o0 p

) `( c; q. V$ z& T* H+ w# B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6:11 |顯示全部樓層

) ]) G1 V+ l8 \8 v" k4 U  第八章、集市: X6 r0 P4 Q8 Q

. I* i3 C7 ~3 ^, ~$ E9 y0 \  「說來奇怪,為什麼樓少夫人十次登門,這個慣會看人下菜的傢伙居然有九次能找上門兒來?」江天憨憨地笑了笑,幾個人一起聞聲出門,剛一走到院子堙A就有一團灰乎乎的東西從半空中落下,啪一聲,砸在地面上。, K8 U: j7 U% ^7 z& R2 S0 \5 o
/ t5 G5 e& u  s" E
  小樓哥抬頭,便看見一隻展翅足有半身長的黑色蒼鷹滑過長空,在當空徘徊了三圈兒,尖聲長鳴,才一振翅,向遠處飛去,「咦?沒想到這山媮晹頂a鷹?」: t/ m2 s% H: g( Q( r
4 `% |" z8 |: m( d8 a6 k( L
  江天這時已經拎起砸在院子堛漱@隻野兔,沖著滿臉好奇的小樓哥笑道:「半年前,一夥從東北來的采參人路過咱們這兒,有個孩子病了,他們便在我家堣p住了幾日,這夥人埵陪荓M門兒熬鷹的老人,身邊帶著三隻蒼鷹,其中兩隻都沒問題,只有這只,寧願餓死也不肯吃東西,最後弄得傷痕累累,氣息奄奄,沒辦法,老人就把它扔了,我看著可憐,隨手揀回家,想著看看還能不能救,正碰上少夫人來給雨弟看病,說起來真是奇怪,我想了各種法子,這鷹就是不肯吃東西,沒曾想,少夫人不過是數落了它幾句,當天就開始進食,沒幾天就自己飛走了,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鷹居然沒飛遠,就在咱們大青山落腳,只是平時很少露面,也就少夫人來的時候,這傢伙才飛過來獻殷勤……」
* {/ B/ {0 W6 H8 O1 }# o/ K
$ x  |5 C$ J6 V+ X0 j  小樓哥聽了到沒太驚訝,反正自己這媳婦兒連老虎都養,青狼王也賣面子,想來沒什麼是不可能的。只是他從小習武,眼力很好,見那蒼鷹體態健美,眸光鋒銳,飛翔的姿態更是瀟灑恣意,男孩子少有不喜歡猛禽的,他也不由有些欣羡。
' {+ O" h* s; f' Z5 o/ k6 l) N1 w. I' d! ^6 a8 A: f
  院子堛煽X位都帶了三分亢奮,小茹卻是連連苦笑了好幾聲:「又是野兔兒,咱們大青山是不是兔子成災了,哎,這東西還是讓江二哥補補身子吧,我這幾天光吃這些,實在是有些膩。」這山上的野生口報恩的方法都一個模子,一點兒不新鮮!
, P8 a. |4 Q% k9 ~$ w
3 f( }3 n( b% o/ e( [- Y  小茹這話,要是讓別人聽見非得惱了不可,要知道,如今雖然天下太平,不見兵戈,可是戰亂帶來的破壞畢竟嚴重,天底下窮得吃不上飯,一整年不見油水的人家可不少。; H. V3 @3 M( R

: D# L1 y6 K6 e0 Z% }  又說了一會子話,小茹交代了江雨幾句,要他等身子好了,就下山到樓家來,便和小樓哥告辭離開,只是剛一下山,卻又遇見同樣乘車外出的蘇梅,小茹的馬車走得快些,兩輛車擦身而過,她就被那小姑娘隔著窗戶瞪了好幾眼,小茹的心堣]稍稍有些不是滋味兒,她其實挺喜歡那個長相周正討喜的小姑娘,卻不明白為什麼老被敵視。
( L/ w. t  @% Q9 @. b+ R
+ U3 Q5 M0 f6 a# t! L6 s9 @1 P. t  看了看天色,時間尚早,想到臨出門前婆婆說的話,小茹和小樓哥便先不急著回家,打算去集市上逛一逛。
& Q3 @' U6 N  l5 H% h+ q
2 |. w& e2 T6 ^( k! c8 ?7 V  馬車在山路上蜿蜒前行,因為走得不快,到也不算顛簸,只是,小茹和小樓哥卻一時沒有什麼話說,過了好一陣兒,小樓哥忽然噗哧一聲,待看見小茹詫異的神情,才忍住笑,一本正經地道:「平日見你溫柔傱R,卻沒想到——居然也有火氣十足的時候。」! Y) y) }% F3 N7 `

; ~6 S$ s, j1 x  小茹臉一怔,頓時想起剛才自己給江雨看病的情形來,臉上一下子燒得火紅,手足無措了半天,訥訥道:「我,我只是不喜歡……江二哥那副浪費藥材的模樣……」這話著實不錯,小茹平日給病人看病,一向耐性十足,只是江家兄弟總是不遵醫囑,一次又一次地讓小茹辛辛苦苦的努力白費,她這才每次給江雨看病,總是要板起臉,擺出一副威嚴的樣子,不過,這一回讓小樓哥看個正著,實在有損自己的形象啊!
5 N! C/ E% x: @/ q& R7 |4 n. k
3 d0 T+ E0 z% m) B% q. Y$ D! s  樓易眯了眯眼兒,看著眼前雙頰飛霞的女孩兒,忽然覺得自己心媢閉O被貓爪子撓了一下,忍不住摸摸鼻子,咳嗽了聲:「咳……我到覺得,做大夫應該威嚴些,這樣病人看起病來會安心不少。」, m# V6 D* e0 O- [7 x' q0 {; T* c6 _

# x1 ~- [8 Y# ^3 ?% E  小茹這才心堣@寬。
! I- b# \$ G% B' |
/ P( f/ o! ^* f& [7 [9 F1 K6 ^  這個時候,正是集市上最熱鬧的時辰,街上到處是吆喝聲,叫賣聲,農家家養的雞鴨,江媟s打上來的活魚,鍋碗瓢盆,野味兒蔬菜,臨街更是綢緞莊,成衣鋪子,皮貨鋪子,賣首飾首飾的店鋪,應有盡有。  C# x. K% d7 N# C1 K$ n. F. c
6 [" s' d0 i% n+ T) i& h# k$ W
  小樓到還罷了,他這些年跟著公孫止四處走,去過不少地方,見多識廣,這些東西沒少見,自然不新鮮,只是小茹卻看花了眼,她雖然早年帶著婆婆走了不少地方,只是那時候正是戰亂頻繁,她們一向挑著偏遠之地落腳,哪里有心情逛什麼集市,後來安定了,她一個女人家,卻也不好抛頭露面,哪怕跟婆婆一起去廟媬N香許願,或者出診,也要乘轎坐車,戴斗笠紗蒙面,現在想來,她到古代二十年,居然沒逛過幾次街,這一回跟小樓哥一起出門,雖然也只是坐在車堙A卻是隔著窗戶看得興致勃勃。
3 \# _( V% Q) H9 k6 c0 I# f1 ]% I' v' ]6 b" k' D8 c: I9 `: f
  只是看了小半個時辰,小茹卻是只看不買。! _. o7 u; U! ?, W3 ~2 I1 U1 D# n
+ K. K# b5 @! n, i
  「不用買什麼,到時候扯幾匹好緞子,家媮晹酗ㄓ皏痐l,帶上一些就是了。」見小樓哥驚訝,小茹笑了笑道,不是她涼薄,只是把張氏當娘親看,對她來說實在不可能,而且,以張氏的刻薄性子,要是知道自己嫁得好,說不定心堣ㄤh快,還可能說幾句風涼話,到時候弄得所有人下不來台,何苦來哉,到不如一開始就簡略點兒,省得麻煩。
% B3 @6 U9 @$ l' d6 T5 k% F/ d- ~8 A1 i$ q
  「咦?」本來看熱鬧看得津津有味兒的小茹忽然驚訝地一挑眉。1 A/ Y& R. c9 i) `. a
/ d! V3 n5 m' Y, }7 Z5 s
  「怎麼了?」小樓順著小茹的視線望去——
# s$ Q! j4 J3 m  h( |" Y
7 N8 w- \( J5 H- W& T, e5 k  那是街邊設的一個茶棚,這會兒天不熱,所以人不算多,剛才在山上朝著小茹瞪眼的那個小姑娘蘇梅,她這會兒正斯斯文文地坐在茶棚的一角兒,可不是當初見時那副潑辣的樣子,而是低眉順眼,顯得十足溫順。0 W( q. m* B% N/ ]
$ i# p* g0 y6 E' o
  她身邊坐著的是一個身著絳紫儒衫,長身玉立,面紅齒白,十分漂亮的年輕人,兩個人只隔了一條板凳,低聲說著話兒,小樓雖然不知道他們兩個再說些什麼,不過,乍一看來,到真是郎才女貌,十分登對兒,不由笑道:「看起來到挺合適……」
" Y/ K% E# R, {; K7 p7 L$ d5 W/ B- t
  小茹卻睨了小樓哥一眼,放下車窗上的簾子,吩咐馬車快走:「小樓哥,你需慎言,蘇梅是江雨江二哥未過門兒的媳婦兒,而那位公子姓王,是金源縣令家的大公子……」
5 {$ \4 ^. ]7 g6 k0 m! ]! w* {/ Z- r9 X) M
  小樓一怔,眨眨眼,這才想起來,那大公子,可不就是經常騷擾自個兒媳婦,想求小茹做妾的那一個,這麼一想,他心堣ㄔ悁釣УJ應,本覺得那位公子樣貌不俗,這會兒立即改成了油頭粉面不是好人。
& J0 ^' b1 f3 c  ~1 X8 l6 a7 X; m# S% h6 b. x0 x( w' |
  本來還想逛一會兒,只是路遇‘煞星’,小茹想了想,還是意猶未盡地歎了口氣,道:「回去吧,也快下雨了。」
  u. |$ @0 F6 a* ~- K1 h  T# I% M* f' W( L
  小樓點點頭,讓車夫打道回府,果然,小茹和小樓哥剛回到家,還沒放下藥箱,天外便是一聲雷吼,大雨傾盆。
9 N% s0 W# {' c; o. o+ L# z' w5 K5 R# y, a' M

+ |4 ?* L$ Y" J( K3 P# a" F
5 R1 j6 C( p+ o: P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6:37 |顯示全部樓層

  z  ~1 Y; S4 T0 q* d. N2 Y  第九章、猴兒酒
- z& d* S) g& o; D
# z9 x+ }/ A' D% C! N/ q0 J  大雨過後,月明星稀。; u8 x( p) r$ ], d3 }* \

' E  X% k& K$ ?2 N/ H; q  吃過一頓清淡適口的晚飯,公孫止搖著羽扇坐在院子堶撞D,丁峰借著月光細細地擦拭寶劍,小樓卻一手持一根細長的棗木兒,另一手執一巴掌大的刻刀,雙手靈活地翻飛,動作極快,也不知道在刻什麼東西。' X1 z1 `6 g/ A3 x3 h- i7 i
2 P% R+ f/ t) h" r2 l; [
  「哎!」6 @8 i+ L8 ^! E
2 ]& R% \: p. W% O/ o; }
  丁峰聞聲抬頭,驚訝地看著自家恩師,笑道:「老爺子,您這是怎麼了,咱們事兒辦得挺順利,眼瞅著就能完成任務走人,您怎麼還對月長歎起來?」* A4 G! Z5 A0 Q, b

, z0 ^% |( [3 X" D  公孫止只是搖頭不語,神情間頗有幾分故意做出來的沮喪。; N: Y# l( T2 d( i% D
* L8 Y% R+ H& t$ o  v. @
  撲哧……小樓一仰頭,似笑非笑地覷了自家師傅一眼,「咱們老爺子這是在這兒住得太舒服,不願意走啊!」# I+ D) x& m1 e& J0 R' G- ~

* c9 w* c3 [$ D' |, e  ……小樓這一句話,說得師徒三個全訕訕而笑,不過,這也是實話。" ]2 U5 G: K* y: `# d

; ^+ s+ J% t7 q8 S# _$ V  g. n  樓家這座臨山的莊子不大,建得也和這個時代特有的豪門大院兒不同,只是青瓦白牆罷了,不過,曲水流觴,楊柳成林,借得青山明月活水為景兒,整個院落幾乎沒有人工雕琢的痕跡,自然幽靜清雅。5 T: k- Q- \' L" `7 s( R1 `5 V

/ Q2 e% L. K- X* z/ t7 f6 o  小小一座莊子堬峖@只有五個院子,溝通相連,卻是風格迥異,全不合這個時代的院落規矩,不過,細細觀來,這屋舍朝向,園林佈局卻自有一番道理,與陽光甚至風向相合,讓人置身其間極為舒服,按照公孫止的話來說,那就是此地風水極好,乃養人之所……
( F& [" k" M3 D; t1 }0 v6 v
5 W4 ^6 x; \/ Y) J  「住的地兒到也罷了,老夫也不是嬌氣人,可這地方沐浴方便之處,卻別具匠心,在這塈b得久了,再換回以前的,老夫恐怕要彆扭幾日了。」# K" m* r5 M) S: V( y  k
* ]8 f( d, _) w# p) g4 V
  這下子連丁峰都點了點頭,樓家的浴室既有青石砌成的浴盆,也有可從上而下的活水,洗浴十分方便,茅廁更是與眾不同,十分乾淨清爽,他在這埵穜o久了,竟也著實不願意挪地方。1 ]2 w# A5 ~/ _) I
1 x& \- ?1 B% e1 ^' Z
  小樓卻一笑道:「老爺子,等回了京城,咱們也在城外山邊購一宅地,自己起一座和這堮t不多的莊子不就得了,您現在煩惱什麼。」
6 f- B' e4 A" q. `; W' {
4 u( ^5 Q+ L: f1 c  公孫止一怔,隨即笑眯眯看著自家愛徒道:「呵呵,我都忘了,如今樓家這位有本事的少夫人可是我的徒弟媳婦,自己人了,修個宅子什麼的那還不容易!」& ^0 X- U" N- n: C; x0 V
, j, R9 p$ }3 p) r
  小樓現在臉皮變厚,連紅都不紅了,逕自低下頭去繼續雕刻,公孫止卻開始考慮將來的生活,他年紀大了,髮妻早亡,沒留下一男半女,所以,在他的心堙A自己身邊這兩個徒弟,就是他的兒子,奔波了這些年,也是時候為他們兩個小的打算了。# n4 x- Y; w+ Y+ P1 S
7 }& G2 q! V0 r6 `
  公孫止心媦菑F口氣,雖然他功在朝廷,這大夏朝的江山能夠打下來,他的功勞不可磨滅,可是,正因為功勞太大,他才不願意在朝為官,身為一介布衣,其實比封侯拜相要好得多。像現在這樣,見官大一級,駕前不跪,正是因為他不掌兵權,不在朝堂,等閒不問政事,所以才得以自由自在,肆意逍遙。4 t7 c: Z4 b% B
0 e( W& i$ r# s' Z# H3 f3 k
  可小樓和丁峰總不能一直跟著自己蹉跎,他們還年輕,大好的年華總要成就一番事業,所以,小樓的笑言有道理,在京郊定居是個主意,趁著自個兒還活著,對兩個小輩兒能幫一把是一把,怎麼也得幫他們兩個置辦出一生不愁的家業來才是。再說,小樓現在有妻有家,用不著他操心了,丁峰可是孤兒一個,現在年紀老大不小,是時候給張羅一房好媳婦了。5 O( y4 G( A: k8 q9 ]
. o; F1 r4 U6 X/ ?
  一老兩少各自想著心事,清風徐來,忽然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隨風而至。8 U! s( o4 M9 t7 ]; J% J

- i, H0 J8 F% g2 C4 r  小樓一下子瞪大眼,整個人猛地從椅子上站起,舉頭朝著蜿蜒的鵝卵石小徑上望去,就連公孫止和丁峰也是精神大振。4 R% n  z# C) K  I" k# ~; K1 z

/ t: P% X: _$ B1 F+ n  小茹端著一隻紅木託盤沿著鵝卵石小徑緩緩而來,剛一轉彎兒,就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小樓哥嚇了一跳,手一哆嗦,託盤歪了一歪……  C# k0 i4 |% u

2 Z' p) j" I9 s# O  「哎呦,當心啊!」小樓嚇得面色蒼白,一雙眼直愣愣地看著小茹的手,可惜,這一次他難得熾熱火辣的目光一點兒都不能讓女孩兒臉紅害羞。- G7 V4 j: q" q4 i- C' h
, v& L; J! F0 p# `9 @, \
  「咳……小樓哥兒……」小茹哭笑不得地挑了挑眉,一邊向著公孫止身邊走去,一邊對亦步亦趨跟在自己身後的小樓哥道,「小樓哥的身子大好了,這會兒喝點兒酒已經沒什麼,所以我特地給你和公孫老爺子,丁哥送壺酒。」
# ]% O, E2 L0 `
  Q$ ^, a( B# A7 O+ b% ~( V- M5 i  緩步走到石桌兒前,小茹一邊將託盤放好,一邊細聲道:「這一段兒時間,老爺子陪著小樓哥戒酒,想必也有些不耐吧……」+ P6 H* B% w9 w% C# j

7 b. `; y7 j$ Z  此時,月光灑在託盤上,只見上面擺放著一隻白瓷酒壺,三隻玉杯,一個青竹做的小小竹筒兒,和幾盤精緻的下酒小菜,那股酒香,就是從只有手掌長的細竹筒中散發出來。
4 j3 m( k$ z- O5 c( W7 `1 c4 ~' F
- D  X% u+ G/ j/ |; `  小茹抿了抿嘴,笑著將竹筒兒的蓋子打開,一瞬間,一股帶著鮮花氣息的香甜味道充斥了整個院子,她立即聽見身邊傳來了一陣陣吞口水的聲音。3 h! c  B5 q$ f* A3 h6 ?
; J/ m% ~. M! W' }" W
  丁峰這個滴酒不沾的,也忍不住長長地吸了口氣,笑道:「我怎麼覺得通體舒暢了不少……」6 Y+ a9 n0 n: x; e
. z, J# I, {" o
  金黃色的乳狀液體倒進白玉酒杯,只淺淺地沾了一層底兒。小茹一邊拿起託盤堛漸梐※s壺,向三隻酒杯堛`入清酒,一邊解釋道:「這酒過於粘稠,需要用清酒來調和……」; o1 J" I! V4 x/ Z4 K. D5 l9 X
- m5 D8 d7 C1 s4 A
  她的話音未落,小樓已經迫不及待地端起酒杯,望著那金黃色的,只是看便賞心悅目的酒液,用手在杯口扇了扇,陶醉得閉目好半天,才深吸了口氣,輕輕地抿了一口,之後,他整個人就神遊天外了。
6 N" L" ~9 p# W2 ^. V- }# O5 L+ V9 }7 L8 v& w
  小茹伸手示意公孫止和丁峰舉杯:「丁哥,我知道你滴酒不沾,可是,這種酒對身體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你不妨喝一杯。」1 {& Q3 `) C9 z' G

, Q$ f, [! @. w1 b2 v7 `9 v  j  公孫止笑著執杯道:「沒錯,丁峰啊,這麼好的酒你要是不喝,一定會後悔的。」
8 X$ D( j; z$ p9 n( r- g$ G; }2 ~/ l) k0 `' I  m" u6 V1 d# ~
  這酒實在太討喜,丁峰糾結了一下,終於還是忍不住拿起了酒杯,不過,他和公孫老爺子畢竟不是小樓那個酒鬼,一杯酒下肚,雖然也陶醉了,到還不至於說不出話來。
' Z5 s7 C6 @0 d7 i* G$ n& \% |1 [. |  X; S- j$ w, Y
  公孫止長吐出口氣,歎息道:「哎,這是猴兒酒吧,老夫也說不出它的妙處,只覺得渾身的毛孔大張,五臟六腑皆被洗滌……此酒只有天上有了……」
' ^; P3 ]+ h8 x' K1 A  D$ I
  N6 Y4 R0 r6 b, t  「老爺子,我真怕。」% _" i( Q6 G; T8 c
+ E* F! M2 _& V- i2 d
  「怕什麼?」
) \! \* `7 R! T7 ]3 S, w3 e9 D$ [% e* H# v! N4 w" j9 z
  「我怕我會變成小樓那樣的酒鬼……若真如此,豈不是太辜負老爺子二十年教誨……」) v. B& Q# ^1 v" q8 m5 H7 c
% L2 u. R/ i* t/ A# @
  小茹撲哧一聲,笑了,這倆人還說說不出酒的妙處,明明都把恭維話說得這般爐火純青了:「丁哥你可以放心,這猴兒酒是山堛漯鰽殿U採集百果,用最甘醇的山泉釀制,又在地底的石洞中陳放,我三年多才收集了五斤左右,你就是想喝成酒鬼,都不可能。」當然,這只是最好的猴兒酒,已經粘稠成乳狀,一般的猴兒酒到沒那麼難得。
$ t; i8 E* p" J+ T8 p. T6 g1 I3 _3 \1 I6 n! n' r
  公孫止笑著揚了揚眉:「那老夫這一杯下去,真可以算是飲下千金……不,應該說千金難得。」
& x* r# G3 W. q! u) b! O1 o$ {9 m0 q; Q9 _. S8 n) C( y
  「好吧。」幾句笑語,讓漫漫夜空帶了溫馨的氣息,小茹總覺得和公孫止這位長者呆在一起,一點兒拘束陌生都不會有,也開玩笑道,「那就請三位今夜慢慢喝上幾千金子,估計比‘一擲千金’的感覺更妙……呃……小樓哥?」
, U4 X7 u4 [3 J: R/ c- p6 w% P1 M+ n7 h9 n/ c6 H
  「呵呵……我,我來給大家斟酒……」小樓訕訕地看著自己‘不自居’奪取竹筒兒的手,眨眨眼,實在不好意思說你們都別喝,全歸我算了。$ o% U/ j. A7 [

; Y! I7 A# l/ c6 G2 |& y7 I* C$ S  小茹幫三人添置了溫酒用的紅泥火爐兒,吩咐了曉燕記得添菜,就回房去了,只留下這師徒三人,暢飲夜談,一直喝到月上中天,依舊興致勃勃。
: C1 N& W! y) E: h. y
1 C  G: R8 _" T  }+ E+ P# O3 E2 Q  躺在溫暖柔軟的床鋪上,小茹一時不能成眠,心想,其實,就像公孫止老爺子所言,一壺猴兒酒,估計真的就能價值千金,這樣看來,她的資本還算挺豐厚的,哪怕是在京師,也能安置一個舒適的家,哪怕有了丈夫,手埵鹵,也一樣心堣ㄦW……一定能過上和現在差不多的美滿生活,所以,不用擔心……就這麼胡思亂想著,進入了夢鄉。
, |" `4 k+ `9 B; `* ]6 p7 c1 p: ]$ k; l
5 X2 u6 U9 S5 F  ?% k9 t

- d6 X2 g% ?, s) B' a. x+ i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6:46 |顯示全部樓層

( ]" p7 m7 x- n& j0 N8 r  第十章、失蹤9 W6 l2 \1 W3 d# L

- i9 Z' C4 Q4 X" ^& l6 e  一隻棗木的簪子,當然不算名貴,可是,小茹卻看得愛不釋手,望著簪子上只有拇指蓋兒大小,卻花葉清晰可辨,簡直就像活生生似的並蒂蓮,心埵y叫——微雕,這才是真正的微雕!真沒想到樓易還會這麼一手兒,要是生在二十一世紀,說不定還能混個藝術家當當。1 @- E0 e, Q. }9 n: \$ O* C
) z& @5 i! w, p  c
  孟妮兒望著自家少夫人看著簪子發呆,捂住嘴偷笑,看來,少夫人挺在意少爺啊,只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小禮物,就把少夫人樂成這樣,她們家少夫人也太好打發了。6 [9 g) m. \! j! K5 D$ v+ F
8 z0 X# m1 N9 o& o8 W
  孟妮兒幫小茹淨了面,梳好頭,把那只棗木簪子,斜斜地插在髮髻間,小茹一向不喜歡繁瑣的首飾,到不介意佩戴這樣簡潔精緻的發簪。
$ n7 O: O8 ?) W. }2 q' u& v. g
1 t+ c6 A7 ~: o- v  「老夫人和少爺起身了嗎?」8 C3 h' ^, {+ Q( L& B; i# R. E

; T; [7 u( n! m0 T$ w) A  「老夫人剛起,兩位少爺已經起了大半個時辰,這會兒正在東面的靜園婼m武。」
9 j% g2 U% O: {6 m; t+ G" l  M/ t, P3 t% d% t5 m( g
  小茹面上一囧,她們家園子當初設計的時候可沒安排演武場,只有靜園那片兒因為平時是乖乖和多多的地方,偶爾大老青也來借宿,所以比較寬敞,是五個院子中最大的一個,沒想到,小樓哥和丁峰居然跑堶悼h練武,看來,靜園的花花草草們有的苦受了。
# A- W& W8 G6 Y6 [; N, ^8 |) O& R" O; ~' p- Q
  小茹也只是搖頭一笑,便丟開手兒不去理會了,她心堬M楚,小樓哥和丁峰都是守規矩的,估計也就是活動活動身子骨,不可能真的大鬧天宮。
# N: b4 w5 p- Q
/ h  z/ e4 s5 |; L) g  穿戴整齊,先去給婆婆請安,在靜室堻音蛘C婆念了會子經,這才和曉燕一塊兒,到廚房拿了‘乖乖’的食物,以前乖乖都是一大早就自個兒出門捕獵了,只是最近因為要搬家的緣故,乖乖一直不願意出門,二來,家堻巨兒不少,哪怕是老虎肚子大,也夠吃一陣子的,小茹也就由著乖乖一天三頓在家幁O吃蹭喝了。
9 J: @# J: _9 N
# u; P+ u( T" s( \' `" _, `  拎了熏好的五隻野雞,三隻野兔,送去靜園,扔給乖乖,這時小樓哥和丁峰大概活動完了,兩個人毫無形象地坐在靜園的石墩兒上,小樓哥手堜藒蛦酒,丁峰端著杯茶,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注意到小茹進了院子,丁峰趕緊站起身打了個招呼,就笑眯眯地避了出去。
6 j8 w% H* G2 K
+ v+ i) n" c# u  L# s$ V% f4 ]  只留下樓易坐在石墩上,看著小茹髮髻間的發簪,面上稍稍一窘,笑道:「我見你挺喜歡首飾店堛甄砟l的,所以雕了一隻,你湊合戴吧,等回了京城,我再給你買只好的。」
9 a) w5 A- U* f1 E# M; e3 S* C9 N. k  L# W  V& n5 c' j
  小茹低聲笑了笑:「我覺得挺好,沒想到小樓哥還有這手藝!」昨天在集市上,她是看上幾隻樣式精美的玉簪,只不過那簪子最便宜的也要八九十兩,小茹到不是買不起,只是實在沒必要花那冤枉錢,她的首飾盒堣S不是沒簪子。卻沒想到,看起來稍稍帶點兒孩子氣的樓易,居然注意到自己的愛好,想到這堙A小茹心堣]不由得升起一絲熱流,抬起頭,細細地看著坐在身邊的這個男人。2 Y1 \6 x& V, U! ?- Z/ q; K: O
& `4 v7 o8 T8 a2 d2 i/ Z$ G
  這會兒時辰尚早,朝露還沒有褪去,樓易的發絲上掛著一層霧濛濛的晨露,朝陽東升,照著他的眉眼,小茹忽然覺得,樓易的睫毛好長,顫顫的,他的肌膚也細膩,大概是常年習練內功的緣故吧,那皮膚,看著比自己保養得宜的還要好上一些,本平凡的五官,在這般心境下,居然也變得耐看起來。
3 ~/ e2 A0 t9 W+ I3 z0 }# s: t
, ?8 J' }) O) G0 s6 M  「怎麼?」
, G0 f( ~4 U) \6 a2 T' |/ f5 U2 e" j4 [) j. P* B5 X& u9 S  j9 C# C
  樓易忽然睜開眼,小茹被那雙清澈的眸子一看,一下子意識到自己偷窺被抓了,頓時覺得臉上發燒,嘴上卻溫和地笑道:「小樓哥,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P8 b- n9 N% ^* T1 k! i! t  H
5 {$ G, `6 E5 C. n' X6 F
  樓易眨眨眼,心堣@喜,覺得今日的小茹和往常不一樣,往常她也溫順可人,樓易卻覺得她待自己比起丈夫,更像客人,今日卻不一樣了,雖然行為舉止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但他清清楚楚地從小茹的身上,感受到親近的味道,「你,你說……」' h2 K% ?. F1 M, Z' S$ f' m

+ _. Q2 q! K0 o  「咳,娘的‘不求人’和‘腳底按摩滾珠’前一陣子壞了,我本來打算讓順子另外做幾個,只是最近一直挺忙,就耽擱下來,現在想想,順子的手藝太糙,上一個做得就不是那麼好,不知道小樓哥能不能幫幫忙?」5 @+ ^0 x7 M* d: s

1 S  V' _) k) p  q, e6 I- U  「不求人?滾珠兒?」/ P% y, t: r* r! r
9 z) {; y% y$ E# ]* t, @) n
  「啊……很簡單的。」小茹想了想,折了一隻樹枝,在土地面兒上簡單地勾勒了一下,樓易一看就明白了,忍不住笑道:「‘不求人’?名字還真貼切。小茹姐兒,這是你想出來的?好東西啊,結構很簡單,我一會兒就給你做出來……嗯,多做幾套,除了給娘,也給老爺子和丁峰還有咱倆都做一套,你覺得可好?」5 b/ C( S3 [6 a# P

* k" h# A- `* N  V6 G  「當然好。」小茹點點頭,難得樓易居然不嫌麻煩,當然多做幾套好了,其實這東西簡單,王順是家堛熄擗B,稍微懂一點兒木匠活兒,也能坐得,不過,兒子做的和園丁做的,那在婆婆心堙A感覺可大不一樣啊!
6 U' I" o* V. W1 D3 J3 ?, Y. K6 `& l- k3 L# Z1 [: P8 R( O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天,也沒說什麼,就是這幾年各自的經歷,小茹沒什麼好說的,亂世求存,所有能活下來的經歷都差不太多,只是,小茹和婆婆受得苦大概比別人少一些。
% W. S+ V& @: d* s! ?, Q  W5 d
2 {: P' j: @, x/ }: I  樓易的經歷就豐富多了,早年跟在公孫止身邊,上過戰場,闖過江湖,在宮門媟竁L差,隨便說幾件事兒,就能把小茹唬得一愣一愣的,就這麼閒扯了一陣子,一直到曉燕過來喊吃早飯,倆人才一起回屋。$ D$ H' `+ {7 m2 z+ Z2 l
2 N! o  J$ N; M% B
  早飯參照婆婆的口味兒,做得比較清淡,小米粥,薄煎餅,大醬,鹹菜,小茹親自幫婆婆把大醬塗在煎餅上,卷好了遞過去。
& Z8 y) r# K6 O9 t. r) {4 H+ a- ^( G1 e6 t
  丁峰和樓易是年輕小夥子,還各自多了一碟子兔肉,都削成薄片兒,沾了醬汁捲進煎餅,香嫩可口,吃得倆人一時都顧不上說話。) I: I3 n0 p0 T$ M1 I5 C
; q2 C+ X: N- Y2 T; l
  只是這頓早餐還沒完,曉燕就急匆匆進門。3 `' v$ d1 T  J1 e) @" x9 }" u
/ _+ H0 Z5 r7 P
  「怎麼了?可是有急診?」小茹見她臉色通紅,額頭汗水淋漓,不由嚇了一跳,皺眉道。
, w1 H6 R/ @( g9 R! c; a$ |# H/ J
2 B7 u- N3 i; B8 J  「少夫人……福兒不見了,我和孟妮兒吃飯的時候看不見她,找了好半天都……」
; G+ w+ f6 K3 E& G/ G) g, F5 J6 O. b8 c% R: O  i8 r
: u- J! P3 R$ I3 y
% l* ~$ u3 i2 _& u5 m4 ~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6:56 |顯示全部樓層

. S! p. C4 ?/ _8 Q  第十一章、尋人
. w& B0 F; V8 J- b! z& w0 }2 n4 q
* y6 u  A  G6 _  福兒丟了?小茹第一個念頭就是不可能,哪個人有那麼大的膽子敢到他們莊子上拐人?再說,乖乖的感覺很敏銳,要是有陌生人混進來,它肯定有反應——「仔細找了沒有?你和孟妮兒王順他們再好好找找。」
$ W, w% D% K$ N7 u8 d* R# g! l# a# Z$ U, X* }
  「是。」曉燕應了一聲,連忙疾步退下去。
, G+ h$ Z! A+ q2 }  I4 R; R  I1 @. N3 K
  只是,早飯卻再沒人有心情吃。
. C  S( `3 q+ I- [2 E7 v) d+ ?8 U; L- t* D# ^9 t& l' u; _3 b
  「媳婦,這……福兒……」樓老夫人急得臉色脹得通紅,雙手發顫。( c% v4 o' ?$ ^3 }3 G

" u( ~4 K' Q8 b  小茹嚇了一跳,急忙扶著婆婆坐下,小心地幫她順順氣,安慰道:「沒事兒,娘,您放心,福兒丟不了的……」- s3 {6 b, x9 }9 L3 ^4 v

2 t* X  R/ C" h6 ~7 n  「快,快,一塊兒去找。」呆愣半天,終於回過神兒,樓老夫人的眼睛一濕,眼淚就淌下來了。
0 w' \- t- n0 J  C+ f
7 L7 h! T& v$ B/ Q: \  福兒還是小嬰兒的時候就被小茹抱了回來,可以說是她們婆媳給喂大的,福兒剛出生的那兩年,還在亂世,而且是亂世中最瘋狂的一段日子,根本找不著奶娘,若她們在山上還好,小茹總能隔三差五地找到一些還在哺乳的野獸,讓它們幫忙喂喂孩子,可下了山,遍地荒蕪,別說野生口了,連跟能吃的草根都沒有,上哪兒找奶吃去,為了讓福兒這孩子吃飽,她們可花費了老大的心力,有半年多的時間都不顧會碰上土匪強盜亂兵的危險住在山上。最艱難的時候,她們婆媳兩個都是咬破了手指頭用自個兒的血喂飽了孩子。! O0 M9 `$ V! O; J% j
0 ~1 s- j' c$ J8 a* L3 H5 X
  千辛萬苦地,她們婆媳硬是把一個早產的,出生時雙手就能捧起來,指甲跟細線一般的柔弱女嬰,養得健康活潑漂亮,多麼不容易!
! A% {$ |0 [; Y/ p$ X6 r2 r
/ d6 Y: t  a5 E; W  Z$ y8 U, s  「娘,先別急,也許等一會兒孟妮兒他們就給找回來了。」小茹一邊安慰婆婆,一邊走到窗戶前,打開窗子,向外眺望,這時外面的樹丫上落著幾隻喜鵲,小茹低聲說了句什麼,那喜鵲嘰嘰喳喳地搖了搖頭,小茹皺了皺眉,又低聲咕噥了幾句,那幾隻喜鵲就撲棱著翅膀,飛出了院牆。
- }: K/ B0 O$ ~) t% h8 {- T& D! O+ C! o0 g1 j
  就這麼焦慮沉寂了半刻,孟妮兒滿頭汗水地沖進門:「少夫人,順子說,他一早兒看見福兒挎著籃子上山了,當時還特意囑咐了句,要福兒按點兒回來吃飯……他現在上山去找……我和曉燕再帶人出去看看……」+ N/ c) [! x* O6 [9 K7 B
& O" L2 L9 {7 X0 W. n* D  w! M4 d
  話沒說完,孟妮兒又匆匆走了。  Y# q" c. p9 h

9 i& w4 T: v* ~! l' W- Y  此時,公孫止樓易和丁峰,臉上也掛了幾分焦慮,小樓哥皺眉道:「福兒一個小孩子孤身上山?我聽說大青山上的猛獸很多。」
, l6 Q$ {9 G5 c8 b- J& K1 g9 m$ V. x- u: @9 w( r2 ^
  「猛獸不怕,我現在怕的到是人。」小茹擰緊了眉,福兒以前也經常雨後山上采蘑菇,或是出去採集藥草,只是,大多數都是孟妮兒和曉燕跟著,從來沒一個人過,這一次怎麼一個人就跑出去了?萬一出了事兒,這可怎麼好!8 w8 B% j( L* h% ]- ]4 d' i9 t
( n$ q6 t2 N* |: l0 u
  「人?小茹姐怕有拐子?」公孫止怔了怔,「應該不會吧,前幾天老夫和丁峰剛去過衙門,沒聽說附近有孩子失蹤,再說,就算是有拐子,也不會到山腳這樣偏僻的地處來啊……」
6 g. E0 A% s- e" R( `% _& S/ S
9 N6 J$ A2 w, x( M% Q* n  幾個人商量了半天,還是沒個結論,又過了差不多有小半個時辰,曉燕和孟妮兒一臉沮喪憂急地跑回來,樓老夫人一眼看見孟妮兒拎在手堙A沾染了泥汙的柳條編成的籃子,眼前一黑,一下子就歪在了椅子上。; o- Q5 c6 y4 L
% j% r: K6 p" j5 V& c8 x* O
  小茹更是心堣j驚,急忙讓小樓哥扶著婆婆進臥房去,想了想,「孟妮兒,你去王寡婦的豆腐店把虎妞兒帶來。曉燕,你帶人上山繼續找……嗯,把乖乖和多多都帶上,它們兩個對山上的路熟。」把倆人打發走,小茹先給婆婆把了脈,見她脈象還算平穩,這次昏迷,是急火攻心,連忙開了下火的方子,拿出去讓人熬藥。( [+ B+ l0 h/ _/ C& Z7 n

2 d( K5 V6 z; U0 W1 F  她自己則出去交代了多多和乖乖一聲,讓這兩隻一起幫忙搜山。
2 f4 Z1 l6 i) j% n2 K
7 w! J# h! @1 C! t$ P  這會兒,家媞漎O亂作一團,樓易也嚇得臉色蒼白,坐在床邊,握著母親枯瘦的手,看著倒在床上人事不知的親娘,心堣郃雜陳。
# }4 W5 i" K! `; m4 \: m8 p9 U' q7 |& S4 n; U' u/ y
  公孫止看他這副樣子,有些擔心他急壞了身體,舊病復發,「小樓,你別急,我讓丁峰去衙門報案,找衙役們幫忙一塊兒找,等福兒找回來,老夫人一開心,自然就沒事兒了,再說,小茹姐的醫術一流,她都說了不要緊,你還不信嗎?」8 K6 p. c( B! @% O

' f) W7 t' Y1 |' z2 F3 R  樓易怔然地望著母親蒼老的臉,早就積聚在心底深處許久的愧疚,一股腦地湧上心頭,「老爺子,小樓是不是很不孝……整整十年,不是一年兩年啊,我離家在外,絲毫沒有照顧到白髮蒼蒼的母親,我簡直不能想像,這些年,要不是有小茹,我的娘親會變成什麼樣子……」
) K* Z* {  ~5 {& m5 z1 W$ a  {
" o0 Y- J- V2 L6 R  公孫止一時也不知該怎麼安慰,沉吟了片刻,柔聲道:「小樓,人應該向前看,若是總被過去束縛著,那哪天能到頭啊,你的生命堙A最重要的是現在和將來,過去已經過去了,以後,你好好孝順母親,照顧妻子,最要緊的是趕緊和小茹姐拜堂,早點兒生個大胖孫子給你娘,一切就圓滿了……」
, ]- Y+ [5 N& ^4 p# j7 J/ P2 |  N- B" q& P5 e" @5 V1 ?
  爺倆兒正說著話,小茹已經換了身粗布衣裳進來:「老爺子,小樓哥,我出去一下,你們……」
1 c1 V  \$ u: K4 G' V4 U- K" ?$ k5 n9 w
  「我跟你一起去。」小樓站起身,皺著眉道,「得快點兒把福兒找回來,要是娘醒過來見不著她……」# x* c3 _( `/ s
5 G* Y* b1 m. e$ M* w* X, \  [$ N
  小茹想了想,這次說不定要進城,樓易跟著也好,她一個女人自個兒出門實在不方便,就點了頭。2 H6 P/ I2 @$ n' r: W

) V7 d: E3 B  i1 q" C+ T* M# J  兩個人相攜走到屋外,孟妮兒已經等在院子堙A她身邊站著個大約三十左右的俏麗婦人,腳邊還立著只通體黝黑,甚是威猛的狼犬。
  O* @" Q& M# T% M
0 M+ ?) v( t9 X& C! w  小茹從懷堮野X一隻撥浪鼓,低頭湊到那只狼犬的鼻子前面,低聲道:「虎妞兒,你好好聞聞,把人給我找出來。」
& G, v+ g/ _  U; i/ D% K# i% q+ m! e& E5 |: s: J
  她話音一落,叫虎妞的狼犬就真的低頭在撥浪鼓上拱了拱,然後一轉身,一溜小跑地出了門。1 u; G: ]7 u% a) o$ Y
: _+ S' l5 Z9 k5 t" a
  小茹精神一振,「小樓哥,咱們跟上。」
  C* P; ~0 C, ^# }. c+ o) U8 W
. C) C6 X9 v' q0 h! {5 b) {  「呃……哦。」小樓神色茫然,不過,還是利索地跟在小茹身後,心堳o沒多少底氣,「小茹姐,這個,這只狗能找到福兒?」: t% _* o1 o7 a1 t- {

- r1 V2 _: s* [7 \1 w* Q  這一次,小茹沒有說話,到是一直沉默不語的那個少婦,忒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兒,「跟你說,小子,老娘帶著我家閨女闖江湖的時候,你還在穿開襠褲……」
: @# }. Y+ r6 ~  Q. @% _7 Y9 `9 M$ ]. X; H: _
  「王家嫂子!」小茹皺了下眉,「這是吵架的時候嗎?」7 z6 K% s5 o' p" i, }# h
' X8 T1 `) [) x
  小茹一出聲兒,那位俏麗寡婦便一扭頭,閉上了嘴,小茹歎了口氣,低聲對小樓哥解釋道:「你別擔心,虎妞厲害著呢。」
+ z4 M* v$ w: M6 H
, r( \( U4 I, k  Z  事實上,王寡婦以前是神偷門的一個分支傳人,她們那一脈,就是靠著訓練動物,如狗啊,猴子啊之類的,趁人不備偷竊,三年多前,小茹剛到武昌,王寡婦就撞在了她的手上,要是換了其他偷竊的方法,小茹可能發現不了,可用動物偷東西,在小茹面前怎麼可能成功?3 t- |% U& p# \$ ~1 t

: G7 ], o+ F7 I* K  結果,王寡婦就栽了,被小茹擠兌地只好金盆洗手,不做沒本的買賣,改開豆腐店,別說,她手藝不錯,人長得又漂亮,買賣好得很,幾年下來,居然喜歡上這般安定的日子,和小茹也化敵為友,不過,雖然安定了,虎妞那一身本事可沒扔下,鼻子絕對比現代的警犬只強不差。
% E6 _' C; Q$ q6 D; s' T7 ]! [
* N8 k1 M" H7 K4 X3 l  小茹和小樓一直跟著虎妞上了山,走了沒多大工夫,虎妞就在一塊兒青石邊兒聞了聞,停了下腳步,又轉身從另一條小山路上往下走。
( r+ {$ s  i' v3 o! F- N$ E: s* V* u  N, Z* m
  「少夫人,籃子就是在這兒找著的。」
- j+ e2 K7 i( c# ?3 d5 @5 z" O3 i  ]
  小茹點點頭,見那青石邊上有幾個小腳印兒,另外還有雜七雜八的其他幾個腳印,有人的也有動物的,心堜白,大概出事兒了。不過,現在也顧不得想那麼多,只能跟緊了虎妞,看看能不能找著人再說。& z+ l! A2 i0 _/ q1 b! y

+ b+ M4 r& T* }# D, j1 ~; v' b( Z  這一個清晨,若有早起的獵人,一定會覺得不對勁兒,因為山上的動物們忽然變得活躍起來,飛鳥走獸,時不時地在草地山壁上飛躍穿梭,若有人認真看,說不定會覺得它們是在找什麼東西,只可惜,大概不會有人注意這些,哪怕注意了,也不可能當回事兒!
: R$ z- R( q$ c. V8 K' _2 z1 R( ?* l; Q, ]' G: X" S9 O/ C
  虎妞一下山,就開始飛躥,以至於小茹他們不得不乘坐馬車,一溜小跑,才能勉強跟住,跑了大約只有兩盞茶的工夫,它忽然在一座破敗的城隍廟前停住,沖著那破爛一般的大門,一陣狂吠……
& }' d2 M/ U: @* X- ~, I4 a+ [4 p. |- U  @

; r9 B% q3 I! M4 w1 U- o) t
9 M2 H% q0 I" H, u4 D; B# ]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7:18 |顯示全部樓層

5 ]3 d/ n& J3 l& I6 U; M7 Y. {  第十二章、密語
/ i7 @/ g& y. A
% `1 g$ ]4 M( p: Y+ O$ b# Q  樓易一皺眉,反射性地把小茹護在身後,王寡婦俯下身,輕輕地拍了拍虎妞的頭,虎妞才停止吼叫。8 i9 E# |* k1 f7 n- x6 Z9 d

1 r3 b  u2 o% a0 K) i  樓易深吸了口氣,飛起一腳把那扇破爛的大門踹開,雖然外面陽光明媚,可是,城隍廟堳o是一片昏暗。& S( w2 h# R- v- d7 Y5 W

* G# d' \) `8 B  p, D  「福兒?你在嗎?」小樓隨手扔進去一把小石子兒,堶惆斨簧巡L聲息,他側耳傾聽,除了偶爾風吹的聲響,整個廟堻ㄛO靜寂一片,以他的耳力,若堶扈u有人,不可能聽不見聲音的。# a" I  y$ D2 F5 O2 S

; G& x5 G4 t5 G  喊了幾句,沒有人搭話,小樓點點頭,低聲道:「走。」拉著小茹,幾個人小心翼翼地走進去,廟堣虓t,過了好一會兒,小茹才適應了這樣的光線,勉強能視物了。1 [0 D# i/ {" t. P/ _* w

8 g+ l; u) a4 K8 C- [1 H  孟妮兒隨手把破窗戶上的草簾子通通扯下,大門敞開,廟堻o才亮堂起來。
  C) {  ?) X8 @. i# G* A  u( b
0 V3 \% L3 ^4 W3 H) w* n( j9 Z  「少夫人,你看!」孟妮兒眼尖,一眼看到灰塵滿布的城隍神像旁邊,落著條已經變成半灰的紅色頭繩。「這是福兒今兒早上戴著的那條。」, S0 j: A& n% }# F! Q# F# o7 U
$ F3 w$ o! m8 m+ L
  小茹心堣@緊,閉了閉眼,長吐出口氣,勉強鎮定道:「仔細找找,福兒那孩子精明著呢,看看她留沒留下什麼資訊……」2 s- F* I! E: f0 f6 f
% V7 ~$ c- D" b$ d
  孟妮兒應了一聲,便聽話地前前後後開始仔細翻找。
' U' z3 S: j$ N+ o& L) ?
5 j' W# k3 p/ k8 i9 d  樓易則蹲下身,看了看城隍廟的地中央那一小片兒草木灰燼,歎了口氣:「灰還熱著,人沒走多久……虎妞還能不能追蹤到?」) {% }7 q5 u) f% V& `/ m2 d! n

, V6 N7 K- H- x  王寡婦搖頭苦笑,「我看前面有很多車轍印子,在這附近人跡也多了,要是福兒上了馬車,那還真不好追。」
) x9 ?( s0 C2 _9 D; c6 p- I7 s# Z) s1 s
' i: H3 K0 i0 z; ?" W  「咦?」孟妮兒忽然一止步,就在撿到紅頭繩的地方,把案子上的灰塵掃了掃,「呀,少夫人,您果然說得沒錯,快來看看。」
. m4 s  j0 X. W& ^7 Q
: F, l* L* P0 U/ c! u- d  幾個人一聽,呼啦一下圍了上去,小茹一看那神案,哪怕心中憂慮萬分,嘴角上也露出幾分笑意。4 y7 c1 }3 i( V$ r. q
0 y9 L1 w  M* [9 d* e
  樓易前前後後對著桌案看了半天,對著那一堆豎條兒和扭曲的圖案,疑惑地一挑眉:「這是什麼?我怎麼看著像小孩子的塗鴉?」他記得丁峰奶娘的那個五歲的小孫子就經常胡亂畫一些花堶J哨的圖案,和這個到差不多……% K3 r7 O/ {3 |. u) O0 {1 n2 h
* y4 c: ?+ d* D, p- J4 A" t2 \5 j7 }7 U: x) ~
  小茹笑了笑道:「那丫頭真是鬼得很,這是福兒經常和我們玩的一個遊戲,把想說的話轉換成只有自己人知道的‘密語’,其實很簡單,這些符號代表數位,都是兩個成一對,前一個數字是頁數,後一個代表字數,一般用一本常用的書做參照……就是哄小孩子玩罷了……嗯,我想想,福兒身邊沒什麼書,應該是用的她那本識字冊子,孟妮兒,你身上帶著冊子沒有?」1 L, G4 i0 A( P# `
& b" [/ B# O" s
  孟妮兒點點頭,從腰間解下荷包,把堶惜@本只有巴掌一半兒大小,一指厚的小冊子拿出來,這冊子是當初小茹教孟妮兒和曉燕識字的時候編寫的,做的很精緻漂亮,因為方便攜帶,她們三個女孩兒一般情況下都隨身帶著。0 x& k5 \: X) \* K
- j8 S4 I; {. J  |- }
  小茹接過來,看了下桌子,又翻開冊子瞅了幾眼,笑了:「沒錯,就是它……」拿著冊子,按照桌上的密碼翻了幾頁,「嗯,福兒說她很安全……」看到這句話,小茹這才徹底放鬆,頓時覺得身子有些發軟。
( }9 j/ `  m" ^/ z, |9 c1 [
8 }7 v: E! p7 O5 }! G  孟妮兒連忙伸手扶住她,笑道:「少夫人,還是我來吧。」
8 T8 m- Y) A( }  Q
1 v4 Y/ s$ Z* n  小茹覺得眼前有些花,趕緊點點頭,把冊子給了孟妮兒,一時間,城隍廟堛煽X人都緊張萬分,樓易的額頭上甚至開始冒冷汗,等到樓易覺得已經過去了大半天的時候,孟妮兒才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用石頭子寫在桌案上的語句——「呃,前面都很正常,拐走福兒的是一對兒夫妻,男的姓林,三十多歲,瘦高個兒,嘴角兒有一道疤痕,穿灰色短衫,頭戴青色的四方巾,女的是個二十左右的少婦,桃紅的襦裙,手上戴著一隻白玉鐲子……後面還說,那對兒夫婦對她極好,男的說自個兒是福兒的親爹,還買了糖葫蘆和糖人兒給她吃……這大概是那兩個拐子哄騙福兒的話吧!」
) t/ s8 ]6 O5 u
* L4 k* k5 @7 e" ^% n' ?  小茹眨眨眼,忽然覺得這事兒有點兒不對勁。
6 b: }# p3 ]+ i$ y* {/ ]' H7 ]. }  f; u6 d
  樓易到是第一個反應過來,「咱們馬上回去,讓府衙封鎖城門,既然有了拐子的相貌特徵就好說了,一定不難找,有什麼話,等找到她再說。」
- U; x9 x& \9 |7 b0 Q, Z4 \1 c2 {' d5 r
  小茹歎了口氣,也只好暫時如此了,蹲下身,揪著虎妞的耳朵囑咐了句:「到了街上,讓你那幫狐朋狗友們都幫我注意點兒,要是誰發現了福兒的下落,別忘了給我報個信兒!」
: ^% C! r7 ~8 U  G4 S7 h" o
4 b, k$ T1 f  [7 R3 T( V. [  樓易耳力好,自然聽見了自家媳婦的低語,不由扭頭看了她幾眼,心想,小茹姐挺有童趣的嘛,只是這麼緊張的時候還會開玩笑,心態真是不錯!+ y9 F1 r" p9 x4 N5 J! V( o

! D: N2 t, ~( h: y9 e6 e' y  這麼一折騰,就快折騰到中午了,小茹惦記著婆婆,樓易也放心不下娘親,所以倆人對視一眼,乾脆回家等消息吧。/ I; C& S/ ]" }1 v
/ e3 J- N& f- X! m! Y
  小茹他們回到家,樓婆子已經醒了,曉燕她們也早回來了,只是誰也沒想著開火做飯,好在這幾位心埵釣い遄A根本感覺不到餓,也就算了。- K% G  a1 D( f1 h4 D" a* v

. G0 W/ i" d% [/ t: z% X% K. A  樓婆子聽到福兒平安的消息,總算松了口氣,急忙回到靜室堣@個勁兒地念阿彌陀佛,看樣子打算一直念到福兒安全返回來為止了。
: J" j9 m& f' K, w6 r" J; A( M! g9 _/ X" T9 a6 g8 q
  小茹,公孫止老爺子,樓易和丁峰,四個人安安靜靜地坐在客廳堙A孟妮兒給泡了一壺祛火的藥茶。3 @4 Z3 B" }) F& Y. Q
/ L# v  g8 l* l6 A
  這樣寧靜安詳的午後,小茹卻品出一絲忐忑的滋味,衙役們和街上的小動物滿城動員,一雙特徵明顯的夫婦,帶著個許多人認識的藍眼睛小姑娘,想必並不難找,可是,讓她不安的,卻似乎在找到孩子之後才會發生。5 `  h. ?' b! r$ h( K

5 @* S2 K% L) m/ [  小茹在椅子上膩乎了半天,覺得自個兒還是找個人打探下情況為妙:「老爺子,我對咱們大夏朝的律法知道的不詳細……我想問一下,比如說一個人從小把一個孩子撫養長大,有一天那孩子的親身父親來了,要把孩子帶走,那,這個人是不是一定要……把孩子還回去?」; ^& ^3 P* q8 D" J! U
" `) i1 ]' N8 V. T) i$ h

. o8 a; F1 S) F5 p8 g

. a9 v+ u- F4 N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區域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超級總編輯勳章 嗡嗡嗡發帖王 嗡嗡嗡全能王 嗡嗡嗡女王蜂 嗡嗡嗡大富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威望之星 嗡嗡嗡在線王 宣傳公關勳章

發表於 2011-12-11 15:37:35 |顯示全部樓層

6 A  i' V) p$ C5 U* A2 N- z) Q4 z  第十三章、福兒身世0 I' n( N: p: m+ N1 A
' \+ K6 p2 j9 P, O# O1 k
  「呃……別管哪朝哪代,要是確定了是孩子的親生父親,那人家就有權力把孩子帶走,除非那孩子是簽過賣身契,賣給別人家的。」
# B; c  Q( k7 U9 c
% y; p* w1 Y8 x1 h$ d  小茹攢眉,她就是把福兒給了別人,也絕對不能讓她入了奴籍啊!歎了口氣,想了想,小茹便把當年這一段公案說給公孫止聽一聽,看看還有沒有別的法子。1 M3 g& b) t8 T2 ~: l6 [( I1 e

5 q" Z1 H0 a$ \: i0 g) G; c  「老爺子,五年多以前,我和婆婆路過河南梅縣,正好遇上林家老三林川的媳婦早產,那時候兵荒馬亂的,一時找不見穩婆,眼瞅著林家的媳婦就是一屍兩命,我一時好心,便進去幫了忙,卻沒想到,等孩子生出來一看,居然是個藍眼睛的,想他林家世代都是漢人,老三娶的媳婦雖然只是一個逃難過來的孤女,可,看著也是正正經經的漢人,怎麼可能生出個胡人女孩兒……林婆子當時就急昏了,林川也是怒極攻心,就要把那孩子掐死了事兒……」0 R2 Q( o# u# X% S8 b- Y9 x
% t) H% }' f! V8 _
  「哎。」小茹歎了口氣,苦笑道,「我當時說,很有可能是夫人的家族長輩有胡人血統,並不一定是夫人不守婦道,再說,想那林夫人眉目清正,實在不像是……可是,人微言輕,林家哪里肯信,不但要把林夫人沉塘,還非掐死孩子不可,沒辦法,我只好說就算是為家媬n陰德,也該少造殺孽,剛出生的孩子能有什麼罪過呢,那林婆子也是個吃齋念佛的,一時心軟,就由著我把孩子抱了出來,只可惜林夫人本來就身體虛弱,再因為這件事兒,又氣又急,沒兩個時辰就去了……」3 f. y) Q/ ^+ L% ^  G0 e+ I4 k0 l/ `! a

+ H) R/ s% }3 {( P' n0 x  「這些年,我擔心福兒知道了難過,一直跟福兒說,她父母已經過世了,本以為林家一輩子也不可能再反過頭找這個孩子,何況,當初我只留下個姓名,按說,他們就算想找也找不著才是……沒想到今天,哎!」
$ L8 |( R3 H* x8 Q$ D" c; t
) [( F, |4 J8 ]  樓易和丁峰聽得簡直要傻了眼,他們倆人平日堥ㄩ眹酮□漭i愛,小茹甚是喜愛她,卻沒想到,這女孩兒的身世如此具有‘傳奇’的味道。
; d; U' B) }* N6 z+ j% R, o4 a
  樓易咋舌半天,苦笑著問公孫止:「老爺子,這一雙黑眼睛的夫妻,真的可能生出藍眼睛的小孩兒嗎?」8 @. w9 z' {% c
: ?9 V% C9 u$ g) O1 _# o
  公孫止撫了撫鬍鬚,仔細想了想,點點頭道:「沒錯,如果夫妻雙方,一方的祖上有胡人血統,他們本身就算長得完全是漢人模樣,他們的孩子也有可能繼承祖上的血脈,表現出胡人的特徵。」/ e' B% |. R" W) H7 J6 U
7 s5 z8 l- ]) b. _0 v* J
  小茹歎了口氣,這天底下的人要都像公孫老爺子這麼見多識廣,估計很少許多人倫慘劇。; Z8 k( F! F: y& w8 }/ @

: x7 [# |9 z# O& x7 `  這下子,一屋子人都糾結了,要是真是人家親爹來找孩子,他們還真沒理由阻止,可是,不說小茹絕對不願意自己一手帶大,當女兒看待的寶貝兒姑娘不明不白地飛了,看老夫人那副模樣,顯然也絕對捨不得。
/ {+ m" ?) o: K9 K1 r" U1 O/ N& h8 M" |8 r
  「福兒雖然不叫我師傅,可,她的的確確是我的入室弟子,將來要承襲我衣缽……不是他們隨隨便便來個人想帶走就能帶走的……」小茹咬牙切齒了好半天,卻依舊沒什麼太好的法子。
: ~& I# W0 F$ L5 |3 |$ d; @6 O3 i$ x9 ^; N5 w' V
  幾個人就這麼閑坐了一會兒,結果,還沒等到天黑,一個府衙的衙役就急匆匆地登門,一見到公孫止,連氣都沒喘勻實,就稟告道:「國師,小娘子已經找回來了,就在天外天客棧。」
2 @, }. K" q) q/ l. |9 V( `% P, n; l# m: Y& a
  天外天客棧?小茹一怔,這客棧名字叫得很大氣,事實上只是個小客棧罷了,而且,就開在府衙旁邊,這倆人還真會找地方,大概是打著燈下黑的主意……
6 a3 r* L! y" ?: j0 `6 V  g: B1 s1 u1 \: F" s3 Y
  小衙役一句話,一屋子人全站了起來,就連老夫人都聽了丫頭們的報告,一路疾走,沖進屋門,連連道:「找回來了,真找回來了?」
% \6 c* M+ G9 N* T! M6 b) [2 g
8 q$ M4 L1 L# s3 y% k" f) u  小茹只好暫時按下心思,先安慰好婆婆,也顧不上換衣服,便和小樓哥丁峰乘車出了門,一路馬不停蹄,小茹死死地攢著眉,心堣C上八下的。; Y7 O( I! C% f
- E' i3 M: |( ~+ x
  在車上,那個年輕的小衙役居然是個愛熱鬧的,嘴皮子挺俐落,隔著車門跟小樓哥和丁峰神侃起來:「二位,你們是不知道啊,真是天理昭昭,報應不爽,那倆拐子以為躲進客棧不出門就沒事兒了,卻不知道那個婦人怎麼惹到了隔壁果子店堛滲T狗,居然被追咬得滿客棧大堂亂竄,結果,正好被巡邏的弟兄逮了個正著,你們說說,這不是天意嗎?」" {! Q: y" f! x( ]6 Z- J
7 B1 \' b1 ]# a; a6 F; z
  樓易和丁峰也就是聽個稀奇,覺得這人運氣真不咋地,本憂慮頭痛的小茹,卻聽得偷笑了,果子店的那只狼狗是虎妞的相好,顯然是聽了虎妞的吩咐……嗯,這‘小子’立了大功,事情過了得獎勵一下。" W. M2 J. K1 G' {# F! G0 F

- ^- C; @6 Z9 P. U: V4 L: y  一行人直沖到衙門,福兒已經被洗得白白淨淨,吃得飽飽的,正和幾個小丫鬟踢毽子呢。小茹一看到她健健康康的豐潤模樣,一下子放下心,大松了口氣:「福兒……」$ E$ q9 p0 t% I
: `+ |5 _% ~: K& o  X
  「呀?少夫人!」小姑娘一轉頭,露出個燦爛的笑臉,一頭紮進小茹的懷堙A膩乎起來。小茹搖搖頭,順手拉著姑娘的手就要回轉,至於衙門堛漕い鄐p樓哥出面就是,她一個婦道人家,沒有抛頭露面的道理。/ \9 k: _+ k  W' p$ P& G% c* @: A
; {/ H5 D# n( D6 R. \( U1 u
  自己暫時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若是林家一定要福兒,等他們自己找上門算了,小茹自欺欺人地想,只是,她主意打得不錯,事情卻沒她想得順利。# Q6 w) a  u/ G1 a/ \  c. h

/ @, b5 r8 @1 d* l/ q  小茹還沒帶著福兒走出大門,知府就過來了。
; Z) ?4 y0 [7 A! n8 J2 r/ s& r% X! l1 _* P: c
  小茹連忙拉著福兒拜見知府,按說,樓易的官階比知府要高,小茹是樓易的妻子,本不用拜見的,不過,他們倆還沒拜堂,名不正言不順,小茹自然也不願意托大。' Q2 t7 D0 {9 L1 j9 ^2 Q+ n' V( O$ O

8 h0 r" \2 i4 D$ s/ Z  當然,這位姓劉的知府可是個活泛人,根本不等小茹行禮,就避了開去。
/ v0 W7 K1 v9 N9 p  j2 ~4 G- B% Y. V# v5 J  b2 g
  雙方絮了幾句客氣話兒,就分賓主坐下,樓易一見這位劉知府故作遲疑的模樣,就知道他有話要說,笑了笑道:「大人請明言吧。」. I* D9 R, s" c& t* P

6 P6 f7 K3 G5 a( u3 k9 `  「呃,是這樣的,本官府堛漁t役剛剛在執行公務的時候,因為那個挾持小娘子的賊人負隅頑抗,所有動了刀子,賊人被刺傷腹部,這會兒命在旦夕,本官本見他是咎由自取,並不想理會,可跟他在一起那婦人,居然口口聲聲說福兒小娘子是她官人的女兒,還要狀告,狀告夫人誘拐……」$ w& G/ I8 c0 S3 W0 {. F7 w" B

" p) o  P$ N% d- ?$ t0 H- S1 a
4 _/ e  R6 Z  b' Q: B. z
# r3 U# n8 K6 Y  U6 f  b
★★【以下是版主的叮嚀】★★

◆請大家不要在「個人中心」替別的小說網站做廣告!


◆看小說時突然某個章節空白一片沒內容→ ((( 並不是漏po )))
    此時只要點擊【只看該作者】文字就全顯示出來了。
(不要再因這問題傳訊給版主了,都已用這樣的方式公告了,你們還看不到嗎?)

◆想了解有關『積分』的問題嗎?請看:【新加入會員必看的「積分」問題!】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刊登廣告 Emailcash 刊登廣告 心情日記 刊登廣告

手機版|Archiver|嗡嗡嗡論壇

GMT+8, 2002-1-1 16:57 , Processed in 0.12360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