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3325|回復: 8

[轉貼/新 月] 【米樂】舊愛找麻煩《求妻心切之一》 (出版日期:2010年5月5日)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在線王

發表於 2010-5-1 16:59:51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omoco0501 於 2010-5-1 17:05 編輯
! u- ]1 Z+ b- e; B
# }6 q6 @8 c2 `8 Z3 a, M  ~% d+ d+ s' @

% j' H2 p  u5 P1 [/ z  {# I" y3 ~4 ?" a' e
 (出版日期:2010年5月5日)
( L" e+ D+ z2 r) r) N7 w
' `2 G( e0 U4 ]; `8 ?7 ~內容簡介:
) O. K0 J- K& q/ h- I
$ ]( X; H$ T$ ?7 R    這男人和她在公司裡是吸金雙王──人稱「金童玉女」,0 o- i* f: e; S1 F1 q
    私底下他們也是愛得你儂我儂,
1 y) a6 }7 n9 u9 ^; p    只是男友太優的下場,就是董事長為招女婿而親自逼她離開,% l8 P2 U4 E1 P
    比誰都了解他想要成功,她索性誑說想作豪門貴婦而分手,
9 U4 s) q6 k; C& @1 m' \3 Y% }: K% R. q6 M    然後攜「球」落跑,此後整整五年沒再見面,
! [! T1 P2 s9 v9 ^& l    誰知道他連買束花也能遇上她?
- M3 W# [) e9 ^    她曾想過,重逢後這男人應該也不會再給她好臉色看,
: ?( S- j$ C* a. p- A1 b2 O    然而他接二連三的體貼行為,卻讓她高築的心防漸漸卸下──# p, S: y# ~  E$ ~/ ]% K) M
    他載著她帶兒子去掛急診、深夜裡看著她和小孩入睡,' i0 m2 u) l6 H6 Y: m1 j5 f
    一早起來,她在廚房煮飯,他和兒子在廁所刷牙……
. I; u- X/ l. g+ O    這畫面多像是她從前渴望的幸福家庭?" U$ S& ?0 s9 j$ F
    然而謊話說太大,就像害怕氣球吹太漲會爆炸,
, x* q3 _7 w6 F( a: b1 V    這男人從頭到尾都以為孩子是她和別人生的,
7 [! \2 g( ?) e) R3 R9 _    若他發現真相,她要怎麼面對「火山爆發」的災難啊……
6 T1 o$ S- g1 _* A* D: K& o7 z4 F: h- M: V$ A  Q+ b

+ J4 ^( s$ }4 o1 s0 [" x& y" _0 t# y0 d5 ^0 M. M, @( w
$ N8 m! x' }7 h
附件: 你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Rank: 4

發表於 2010-5-1 17:05:42 |顯示全部樓層
看這個簡介好像蠻好看的
1 q1 Q' K5 w! B不知道男主角知道真相以後會怎樣) S2 R- L) Q* Y0 b( \
這本書竟然還沒出版
1 d$ j* Q7 ]# v1 `2 c$ R; Y4 m要看到好像還要好久唷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版主勳章 嗡嗡嗡搶分先鋒 嗡嗡嗡論壇長老 嗡嗡嗡推廣大使 嗡嗡嗡在線王

發表於 2010-5-1 17:17:40 |顯示全部樓層

; X8 `9 C, N, s! S+ n" R  n試閱內容:
/ L: C# W% E& r3 i
; H% G8 H; O; o7 v) m/ B( d+ E5 b7 X5 ~% D9 ^$ n9 `0 g% B
第一章* d4 ]% t; T$ }% w* K" N! V. d6 W0 \
2 j; d& i% H& \  [: {+ I! v

6 x; r* {" Z8 }* @+ a4 b$ x  知名五星級飯店二樓,東華金控正熱鬧的舉辦一年一度超級業務員表揚大會,董事長親自出席這場盛會,除了表揚傑出人員外,也藉此機會犒賞這些員工的辛苦,因為有這些優秀的人才,公司的金融業務才能蒸蒸日上。
$ V& _. J  r  P, U9 `3 y) O" D1 p8 \* p: c9 d6 l
  拿下金牌大獎的,沒有意外,是第一分行的高級理財專員于哲齊,只見他一身合宜的深灰色西裝,目光沉穩,氣宇軒昂的上台接受表揚。3 m& t7 `5 j' A/ s" G4 A
4 V' m  @  z# a. w2 J+ |3 q
  二十七歲的于哲齊,三年前退伍後進入東華金控,立即造成一股旋風,第一年就拿下超級新人獎,接著連兩年都奪下金牌大獎,被譽為「金童」。3 S1 v/ h$ J3 J. {% @2 O, z8 }& o% o5 C
% V6 S! C+ a. B. ~8 I8 j: i. t& m
  緊接著上台接受表揚的是第二分行的高級理財專員蘇妍云,雖然年度總業績比不上「金童」,卻是第二分行的冠軍,她一上台,獲得的掌聲不亞於于哲齊,美麗的臉蛋閃動著自信迷人的神采,一顰一笑都讓底下的男人為之著迷。
9 P$ U  o4 A( Z* ~. B4 I* u# c. C( s4 {; A% U
  二十五歲的蘇妍云,雖然比于哲齊晚幾個月進入東華金控,但是造成的轟動也不小,因為她完全打破了美女無智慧的謬論,是女性員工的最佳代表,才貌兼備的「玉女」。( t0 E/ |. N6 a$ j6 p

  X% x4 r  }* H7 P' ]! O1 g8 e3 g- B  「金童玉女」如此出色優異的表現,想必升職的機會不小。
% w( T' g6 J3 g/ e3 t" d
% W, o8 ?, K, h  而私底下兩人也常被拿來比較,不只比外貌比能力比業績,甚至連兩人的八卦也常被拿來說三道四,只能說他們人紅是非多吧。
' o$ p" m* D1 d0 b! W! K* {2 h8 e* [. X8 d
  「聽說于哲齊以前是董事長千金的家教老師,兩人感情很好,董事長也很欣賞他,看來不出兩年,他就可以坐上經理的位置了。」
3 J* C6 X. K6 U4 N5 z6 X& H! a, U& G
5 P( X0 u- i9 X* z* P' h  「經理算什麼,我聽說董事長已經把『金童』當成未來的女婿在栽培,畢竟董事長就那麼一個獨生女,你們剛剛難道沒看見,董事長握著他的手都不知道握了多久,一臉的欣慰,看來傳聞是真的。」0 g9 p4 V6 c/ S# i4 T! e
! t; D3 L, z# z9 z# p
  「真羨慕于哲齊,現在不只少奮鬥三十年,以後搞不好還會是我們的老闆。」
( U2 Q7 p4 N$ Q  I7 n7 ~( w6 ^6 I. W" M# P; v) q1 a" k3 t
  「算了,沒本事娶董事長千金,不然娶個很會賺錢的老婆也不錯,我聽說『玉女』現在是單身,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
& i) H* W" {/ f( T& b1 S( R4 W
9 F0 u6 P* E+ G3 @9 k2 R4 ~  「你別妄想了!想要追蘇大美女的人,據說有一條街那麼長,而且排在前頭的都是有身家背景的人,輪得到你這種小咖嗎?」: ]" v1 @( F0 s+ ]" d) w! K" G

( l5 v5 O* A% o  f9 O/ R: Q  「我也有聽到小道消息,據說蘇妍云和鼎元建設的小開潘俊翰走得很近,上次還有人看見他們一起去打小白球,不知道有多親密,人家說不定將來是總經理夫人,死心吧。」; |5 N( G3 D7 S6 w  c8 Q

  Z6 l9 a, Q, R& Z4 H  o8 p" H  向來被熱烈談論的兩人,此時正巧碰了面,不知道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大家都忍不住地張大眼睛看著。
8 @8 s! j2 f1 M: Q7 ^4 t3 x' g, D. h; E# W
  蘇妍云優雅地拿著酒杯,面帶微笑地敬著面前高大英挺的男人。「于專員,恭喜你,又拿下年度的金牌大獎。」
% Y9 `! `2 b! j3 f% \1 G* K$ F
0 [! D8 j1 V, d# k) O  「謝謝,蘇專員妳也很棒,又是第二分行的第一名。」于哲齊回敬著。
+ k1 {- j0 G% s* b: K8 D+ I8 \) O4 C4 S( [# f! q
  一雙彷彿會微笑的美眸閃爍著晶亮光芒,蘇妍云粉嫩的唇瓣彎起一抹弧度,皮笑肉不笑的嘲諷道:「再怎麼厲害也比不上你,聽說于專員是董事長內定的女婿人選,這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那我可得要再恭喜你一次,可以少奮鬥三十年了。」
) v- e2 G, D3 S; P. B& i% V) {1 W. }& n! l' b, F7 J$ \
  直接拿緋聞來嗆對方,大家在驚呼蘇妍云的過人膽識外,也見識了什麼叫「一山不容二虎」,只見兩人間暗潮洶湧,較勁的意味十足。5 s8 [% A7 |: T( [  @3 A

! X: [7 \. Y+ `  緋聞被人拿到 面上說,于哲齊俊朗的臉上卻不見怒色,反而氣定神閒。「那是很無聊的傳聞,希望謠言到此為止,不然被我的女人聽到,她會不高興。」# t, B1 T8 q8 ?% s% s: T

. z$ o, @: h4 p  鏘鏘鏘!最新出爐的八卦,金童原來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好像還是個很愛吃醋的女人0 x8 v4 c3 R, e! N! n. n- X
7 d& T6 }! p5 V# e1 L
  蘇妍云粉嫩的雙唇微抿了下,然後輕笑。「于專員,怎麼聽起來你的女人好像是個很愛吃醋的無知女人?」
! @, l' q: p, m4 D9 v" J- H+ m
) N( _8 J# b. j: B/ w  「她不是無知,她只是很愛我,當然,我也很愛她。」于哲齊深情地笑說著。
- ~/ v- B( R6 a; q( K8 Z: B- J. x8 M& r% S1 p* h
  「在大家面前說出這麼肉麻的話,你都不覺得害羞嗎?」" J' {/ B" u5 _

% M. @/ v* z3 C+ o4 G  「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愛她。」$ r. q/ K& f4 g+ p! ~

- V; I( T# v* J4 H( d! b/ B  蘇妍云完美無瑕的美麗臉蛋頓時浮上一抹紅潮,她板起臉,輕嘖了聲,「無聊!」然後轉身離開。
+ J' B" e+ B  Y4 _
$ G; n) G% Y* o! E  沒想到金童與玉女較勁的火花,這麼快就落幕,都怪于專員偏離話題,莫名其妙自爆有女友就算了,還來個深情告白,他自個兒說得堅定,一旁的人卻是聽得面紅耳赤,也難怪蘇大美女會氣得臉都紅了。1 z- ?5 q: B  L
. o. r/ M, m# d9 T( s5 @
  大家萬分期待下次再見到兩人過招,肯定也會很精彩!" V' u2 T2 K" I5 T. {% k

/ L) E1 K3 |0 Y* @  年度表揚大會結束後,蘇妍云和同事們接著續攤,直到晚上十點半左右才回到住處。- e1 j  \. b, A% @4 N
& [  o; R1 y2 g
  打開大門,看到客廳的燈亮著,玄關處擺放的兩雙室內拖鞋也少了一雙,她有些驚訝那個人居然比她早回來?
' z1 p: f. @/ q! U3 S5 ]$ B3 P2 Y
  她換上室內拖鞋,走進客廳,正好看見尚未換衣服的男人從廚房裡拿出兩個高腳酒杯,看來他應該也是剛回來沒有多久。9 d! ^' D( e; D
; o" ^& ~$ @/ B% ]5 C. U  e4 C
  「妳回來了。」一見到她,男人笑著。% u/ ^" B) y9 E& [2 M, M- s* r, R
+ T$ w7 B! o4 _& M9 R
  雖然不知道看過這迷人俊笑多少次了,但每次見著,總還是教蘇妍云不由自主的臉紅心跳,她走上前,和他唇對唇的親了下。
( g, B: }' ?* r) H0 y( r8 [9 W
, z' F  o  z: f; z, ~) C, ~  蘇妍云和心愛男人此刻是如此親密,誰會想得到兩個小時前,他們才在公開場合上演了一齣王見王的較勁戲碼。2 V8 |' f: [3 R9 z1 j5 H1 @
! S! d  o- y) X1 \# Q7 U3 ~
  沒錯,眼前這個出色英俊的男人—東華金控的金童,第一分行的高級專員于哲齊,就是她蘇妍云的男人。
( k- W1 @1 C' M) d6 _4 j! k
  V1 U$ G2 ?: {# G! z* P, j  w  「我還以為你會比我晚回來,你沒有被灌醉?」她知道他今晚也有慶功宴。
4 Q% A$ O1 E' S. a4 \8 a! D' W' B  V- z3 Z- Y
  「是喝了一點,但還好。」
2 d( T6 l% W1 b# ]  ]
0 E- l/ Z0 q2 W0 c  「難道是因為喝不夠,因此回來還想喝?」她看見桌上擺著一瓶紅酒,取笑地說。: w- f* S  @8 A' Q! L* h
% o/ b* H. k7 h- u
  不若在表揚大會上那般幹練的口吻,此刻的蘇妍云說起話來有著小女人的嬌態,臉上的表情也柔和許多。
# r5 X3 |* ?" k) @0 `3 ^" ^/ l8 c8 O! |" G
  于哲齊深情地在她臉頰上親了下。「我想跟妳喝一杯,慶祝妳又是第二分行的冠軍。」
3 _& ~5 ^" L3 G6 A% [. g' F& Y4 e' {+ _$ R
  往沙發坐下,他倒著紅酒,蘇妍云則是將手上的公事包放到一旁,當看見紅酒上所標示的年分,正是她出生的那一年時,心頭不禁浮上一股甜蜜。
* ]/ y: r& w. }: ]4 ?& k' \
' L+ s6 S& i7 a7 H  接過男人遞過來的酒杯,蘇妍云雖然心裡高興,但忍不住故意抱怨,「幹麼要替我慶祝,剛剛你不是在大家面前,把我說得好像是個愛胡亂吃醋的無知女人,還說什麼愛不愛的,我都不知道原來你臉皮這麼厚。」
& O+ X$ m' s. |" H; `7 V5 |# V( Y0 z# p! L4 Y3 e0 B
  她承認自己那時的語氣是有點酸啦,但她只是想小小的欺負他一下,誰教大家都說他是未來的董事長女婿。; g* D: _1 o- Y+ ^% ]

; Q* _+ z& e7 o, Q( Z  不過他後來那番深情的告白,則是讓她心跳亂了套,雙頰發燙,她知道自己肯定臉紅了,因為沒料到一向正經八百的男友會突然在大家面前說很愛她,讓她不得不故作生氣的離開,只怕再多待一秒,大家就會看到她臉紅羞怯的模樣。4 e3 o" j. o( y7 S# m$ r) B& d# K1 {2 m

& N/ x+ v  t' Z' {+ b  ?  「妳還不想公開我們的關係?」他輕撫著她細緻的臉頰,今晚在台上的她,非常美麗迷人。「大家遲早都會知道我們的事。」1 b: ^* _8 ?. t6 }4 H

3 _7 h( h; F! C1 h7 _) p  是啊,大家遲早有天會知道他們是一對相交多年,甚至已經同居的戀人。
0 U, Z( ?, J9 B, b& G6 S4 C9 ~' |; b* s# h, G/ L5 X
  大二下學期,她去同學的電影社參觀,正好遇上前任社長于哲齊回來指導,他們一見如故,相談甚歡,後來自然而然的開始交往。
( C2 q3 V- j" s" U- P& l& P+ K3 e( l% s5 ~3 z, U
  那一年她二十歲,而他是二十二歲,交往幾個月後他畢業了,接著入伍當兵,因此系上同學只知道她男朋友在當兵,見過于哲齊的卻沒有幾個人。' w- M3 I0 `+ Z4 r
3 B9 L9 F4 l7 N; @
  不是刻意隱瞞,而是她向來不習慣高調談論自己的愛情,就跟現在的情況一樣,當年她進入東華金控工作,沒有特意去告知自己和于哲齊是戀人,反正大家遲早會知道,當初她是這麼想的,沒想到他們低調的戀情過了這麼多年都沒被人發現,倒成了祕密,真是始料未及。
' W1 r. Y2 w, P, H$ s4 ]: p$ B% k* P8 w" t- D% z7 q+ H
  「那就等大家都知道了之後再公開我們的關係。」現在突然公開戀人關係,似乎有些奇怪,乾脆等大家知道了再說。2 s& l4 @) e! a+ ~
  h; W3 [( O: B
  于哲齊笑容裡有著一抹縱容的無奈,看來也只能這樣了。& ]8 @6 M) X3 ^# m! g

+ Z. q0 B$ x+ t% i$ g  「Cheers!」
0 v, g( M0 E8 F8 H
: S( \- k* y1 x/ z, r  兩人舉杯慶祝,蘇妍云放下喝完的酒杯,從公事包裡拿出一份禮物。這份禮物她半個月前就已經準備好了,因為她知道這次的金牌大獎贏家一定還是他,儘管又輸給他,她仍為他感到驕傲。" Q0 s. G+ v) W; e3 e- R+ K$ N6 H6 B0 B# s
8 ~5 p% ~" Z: S) F  E
  于哲齊親了她一下,然後打開禮物,是一條藍白相間的斜紋領帶。
& ~& C$ Q* A& M0 ~. S0 U8 V- G6 j" Y# A2 @$ [: I
  「喜歡嗎?」蘇妍云拿過領帶,放在他身上比了比,果然跟她想的一樣,斜紋領帶讓她的男人顯得專業之外,看起來更多了份成熟穩重的魅力,好帥!! ^# ?( g. \; Q2 Z: B
  Q5 \9 u) m  T0 Z
  對他而言,領帶之於男人,就像是女人的鞋子一樣,純粹是為了搭配衣服的配件罷了,他其實並沒有特別的喜好。0 x5 n+ c2 S- ~
! N6 p7 @5 J* `/ S
  可是每次看見她為自己細心挑選領帶,看著她露出滿意的表情,他也就跟著感到開心。8 ?$ m% K( R2 g2 C. G) |
* t. r6 E0 X* y) k7 E! ]
  就像現在,她應該沒有發現自己笑得有多麼迷人。
4 s/ k; B+ {/ N+ G5 a; ^) q- U8 B' i" T$ M2 }' j
  稍早在飯店的會場裡,他會對她說出那番話,也是因為今晚在台上的她渾身上下都美極了,當年那個二十歲的清秀佳人如今變得成熟又美麗,但仍一樣緊緊的抓住他的目光,教他心動不已。
: e0 l, I' L" g( `4 p( W8 Y+ i
) {* L4 M2 m) O4 Y# A  儘管她看起來成熟許多,但他知道她是當年那個純真的小女人,只不過是在公開場合說愛她,她就臉紅了,他的女人真的好可愛。
  v5 F' G) F* A% C, d8 T6 n1 v& v1 p& U" e* ]+ t
  發現男人的黑眸深凝著她,蘇妍云的心不禁跳快了好幾下,小臉忍不住又紅了。「幹麼這樣看著我?」6 R' j+ p! u4 {& Q. x  f  G
8 u5 S: u3 n, `) b8 h# z
  「今晚的妳,很美。」
1 m" u: I5 Q* U% V4 b) \3 X/ t
% U$ C* Y+ G5 n) M' d  「你也很帥。」
$ q# r# L& d( g" L& K) ?3 G' \5 H( Z) O. R$ `" @4 F
  兩人深情凝視,然後笑著擁吻。! \5 ~- d. S: X/ P* J2 n

9 e# J' L* O; N% R- |( V0 T  這是個充滿愛意的吻,唇舌交纏,急切地吮吸著對方的味道,濃烈得化不開。1 Q  z9 |2 A2 }4 I4 N' L! K0 ]6 R
; P1 Z; {- Z# c5 H7 S
  感到原本隔著衣服撫摸著她胸部的大手,順著她的腰身滑過大腿,然後伸入她的窄裙裡,親密的挲撫勾弄……7 B% x# x2 h  H$ o7 \5 N3 B, z

: [2 u( v# c! z" v  她輕喘了聲,伸手擋下他,呼吸有些混亂。「讓我先去洗澡。」+ v3 h5 {3 i6 a! b/ ]5 H3 H

- v/ B" f. p5 k: Z7 e9 a' d  「待會兒再一起洗。」男人再次覆上柔軟的唇瓣,深深吮吻,然後一把扯下她的貼身褲襪。$ X/ D( K& _. t' `# C4 k" i) ^" v

7 n9 ]! F( _2 C5 \, f/ e0 H  蘇妍云明白自己又損失了一件褲襪,但男人沒有給她哀悼的時間,抱起她坐在腿上,然後解開自己的褲襠,適放出已然挺立的男性慾望,在她小手的觸摸下益發的強硬與灼熱,顯示著他有多麼想要她,讓她的身子情不自禁的也跟著渴望的熱了起來。
, \# V! c3 K7 m  `  g/ j1 ^1 P8 j. d5 J. T0 O
  誰都無法想像,這個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的男人,發起情來就跟頭野獸沒兩樣,但她除了愛他出色的工作表現外,也深愛他的狂野。
; n# w/ r  w' S7 c5 u
. p0 }) U) e. p5 Q9 h  男人灼熱的慾望進入得非常深,讓她的身子忍不住輕輕顫動,隨著男人的抽動,她緊緊地夾住他,讓兩人得到了無法言喻的快感。! L- a  R2 f; f- B% ]4 K! i
3 p  o8 V! @! O0 |; K: R9 @
  多年的相戀,他們之間除了有很好的默契外,身體更是契合,他們總是激烈又熱情,狂野又瘋狂,沉溺於彼此深濃的愛意,雙雙深陷在情慾高潮的漩渦裡……9 V/ J6 \3 v9 m( _

9 G) s& d: H- k  他們早已情根深植,此刻結合的不只是身體,還有心。
& E3 g, q0 F9 p9 ~* N/ x
( ~' P' z1 Q. g  I  ; p8 G# ^% h* z' ~: ]2 B! w) z
5 @2 N  J4 S+ n, o) f
  表揚大會過後,東華金控總行來了公文,就如大家所預測的,第一分行的于哲齊晉升為主任,然而人事命令上卻沒有蘇妍云的名字,讓大家相當訝異。
1 z7 X9 s& c! {: [2 c, m: B
; c6 c  j! K7 i; @5 [( L  葉利詩趁著送文件時,特地送上一瓶罐裝冬瓜茶給好友。「來,給妳降火氣,再不夠,晚上我陪妳去買醉。」綽號「荔枝」的葉利詩和蘇妍云是大學麻吉,進入東華金控後,分屬不同部門,她做的是行政工作。
' A3 ?5 W) j" h- w/ N: k; r+ q) c9 f+ M* l& B. F( x3 C% `! h6 S
  「謝謝,我沒事。」蘇妍云謝謝好友為她打氣。
$ M0 K! `: L  R
8 w4 E1 [. d$ D$ M' m  y  「真是的,為什麼升職名單上只有于學長,妳到底輸在哪裡,還是說公司也有重男輕女的觀念?」葉利詩為好友抱不平,因為大家都認為她升官升定了。& C% B& w4 h  r3 N2 f
. M7 W# c! t+ G  D( ]
  蘇妍云輕輕一笑。「也許我還得再更努力,不過有人升官是件值得讓人開心的事。」看著好友為她抱屈,蘇妍云本人感覺倒是還好,她不否認看到人事命令時有著小小的失落,但同時更為她的男人感到高興。+ S: ~* f2 u% w$ g' }
2 \6 i0 K; t2 ^1 a1 y* i
  因為出身的關係,她知道那個男人有多努力工作,他比任何人都想要成功、想要出人頭地。% V7 U+ k2 V3 A: T1 W) v

! }7 W5 A- y, ], _8 Z! Q  「妳當然開心,只要妳阿那達好,妳什麼都好。」
. z0 L' \; n+ z. k! w6 J4 g+ J
1 w& N& i+ R1 Z  「他實至名歸。」蘇妍云笑容燦爛,一臉的崇拜。
$ s- F! j4 |7 \: f$ z" c$ n; [$ N4 E. W7 D
  「是是是,他很厲害,這樣行了吧,真受不了妳,哪有人像妳這樣仰慕和迷戀自己的男人。」認識他們多年,她很明白,妍云對于學長有多麼死心塌地。6 x# d0 l7 E) g; i. O( q7 Y

: L! J& b, y" D. \$ q3 ?  雖然于學長條件不錯,但妍云的條件也不差,出了社會後更是追求者眾,其中不乏豪門的第二代,但全被她拒絕了,別看她外表看似女強人,精明幹練,其實談起戀愛來,她就是個十足十的小女人。8 e7 O, o# V& U/ E- _. x  u

/ \+ g% J! q; y  關於好友的八卦緋聞,她聽過不只一次,每次聽到都是一笑置之,因為那些人要是知道妍云有多愛自己的男人,恐怕都會跟她一樣哈哈大笑。
7 ^' i4 Z4 Q5 d# l
, F4 ~( |' R! z9 Q; _  對於好友的揶揄,蘇妍云不以為意,依舊笑得開心,因為那本來就是事實,她深愛那個出色的男人。
. n5 c, h# `6 G$ \8 }" u
/ d' R3 Q' ?8 B9 h7 `  沒時間多聊,蘇妍云得去拜訪約定好的客戶,鼎元建設的潘俊翰總經理。
7 k. F# j  m! g" A, ~: C  W
" Z9 m+ b9 ~2 F+ D1 _; G0 f, B  坐在鼎元建設總經理辦公室裡,蘇妍云和潘俊翰相談甚歡。) {- |4 G+ J* b0 Y9 h5 q: R& l' z
/ W$ o  w+ b5 w2 f0 M2 V8 j0 J+ ]
  年近三十歲的潘俊翰,外表英俊,看起來有些玩世不恭,那幾乎是每個富家少爺共有的通病,但看公文時的他神情犀利,一點也不像外界所形容的,只是個花心公子哥兒。; N/ h6 b$ z" k

( {; c) B4 k  [6 J, t7 H  而且,從潘董事長跳過他上頭的兩個哥哥,直接欽點他為接班人,就能得知他絕非是普通的公子哥兒,花心可能有,但能力絕對不容小覷,就她所知,打從他進入公司後的所有建案,銷售狀況都很好。2 F% y: W) J" h# ^+ Q
- e* `7 }! q- c9 I3 z" ?2 ~
  而且雖然他有些玩世不恭,但蘇妍云覺得他其實很有紳士風範,談話內容也很有深度,是很值得深交的朋友。
( }/ |! M6 d6 s( a3 ~, I( U
; H9 z4 {/ Q* B4 s2 ?* Y  「對了,那件事,妳考慮得怎麼樣?」公事談完,潘俊翰帶笑問著。! i4 E7 s7 y1 u. I, V7 J/ r. ^  W
7 @# i$ R$ ?1 r. o- [' `
  蘇妍云明白潘俊翰指的是挖角的事,她一面收拾桌上文件,一面禮貌的笑了笑。「潘總,您別開玩笑了。」其實他不是第一個開口說要挖她的人,大老闆們總喜歡開這種玩笑。
" d* x, s5 z% \* A* t9 E* Y9 d, s$ c# x; S; A# u
  「我不是開玩笑,是認真的,最近我打算成立行銷公關部門,經理位置留給妳,薪資加年終獎金分紅,我保證年薪絕對不會比妳現在還低,怎麼樣,有沒有興趣過來幫我?」人人都喜歡美女,但有能力的美女更教人欣賞。% Y, ~& [; A# O* J; @

/ c2 u3 M" Q* C, V0 z  他曾問過蘇大美女是否有男友,當時她毫不猶豫的嬌笑點頭,那種不忸怩,完全不和他搞曖昧的態度,讓他對她更加欣賞,他向來不奪人所愛,但倒是希望能挖她到公司為自己賺錢。  X6 @. Q7 ^4 r, y& c: i( C
, k( {: H8 z6 f2 L
  「我很高興潘總這麼看的起我,不過我對目前的工作沒什麼不滿意的。」不再是說笑的神情,蘇妍云看得出來他是認真的,不過她現在的確沒有換跑道的打算。
4 Y4 U9 f, A+ _5 m- m* X6 I9 p
5 ?+ _$ a; R; a6 I  V8 z+ @  「不要這麼快就拒絕我嘛,這樣很傷人吶。」
# o. w; l/ Q  S( {( I) W: u& j: c
7 o: Y+ ?# c; x5 J: g% a5 j1 x  「抱歉,傷了您的心,這樣好了,我會認真考慮的。」! W8 ~8 ]4 q6 }: e3 n, w; l. E( g. g

- q! F& G/ K  R. L1 @7 N  潘俊翰點頭。「那麼我希望可以聽到好消息。」
( G# H/ b6 S/ m# m+ J+ Y: e% D- U7 X% y" s  @" @3 ?& k
  走出鼎元建設大樓,蘇妍云直接走向停車的地方,才剛坐進車子裡,她的手機便響起,看著來電顯示,她輕嘆口氣,一臉無奈的接聽。9 M0 X" g  Z" B
8 H* ^# C6 N! I+ {
  「蘇妍云,我在『戰鬥營』等妳,不見不散。」( g7 C3 t! w$ P6 e. b: H: \, G- q

$ W! r" Z: W4 Q& D6 X$ T# {  ! d0 t9 J* Z: Y/ o4 x' Q
: p2 B6 x1 q3 K) W$ z
  「戰鬥營」絕非字面上的意思,也不是青少年愛去的網咖,而是一間位在東華金控第二分行附近的咖啡店。
6 Z+ h) P# ^3 V6 ]( C0 @- t& j
( M5 X8 y! n! o0 j' m  當蘇妍云半個小時後進入店裡,正好看見服務生端了一杯咖啡給約她來此的孫柔安。' N* V" R) @0 w0 x. t5 C

# e# [# j) ^. i" A( K+ P3 _& L  「說吧,妳找我又有什麼事?」蘇妍云向服務生點了一杯咖啡,直截了當的問道。) A2 f8 l/ {9 w$ N$ E
5 r0 `& I0 B( T0 C" U
  其實不用問也知道孫大小姐找她做什麼,肯定又是提出那第一千零一次的要求。4 {$ H% \7 t7 Q: U9 `

$ V+ Z  A7 a& o, n; L: m! c  o  「我要妳和哲齊哥分手。」孫柔安一臉驕縱任性的說著。, P* ]. y4 G3 Y4 V+ I
9 H7 {- j8 l7 G3 D$ R. z
  她就知道!蘇妍云低啜了口咖啡,今天的美式咖啡喝起來好像特別苦。5 R  [# F  y% S4 `% h5 g

; G- H; q+ l7 m, P6 \! F& z# U  「妳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 ?- F; j4 J( R1 R% C
( N3 V+ f, {4 E* r& N2 L' a4 h
  「有。」她聽力很好。: [; w! ~! q' |  h$ W) b& ^" V+ V
  Z* x4 d$ U4 A6 O9 e7 ~8 u. @/ n
  孫大小姐說話的語氣完全就是個被寵壞的任性女孩,事實上她也的確是真的被寵壞了,被董事長及老夫人給寵壞了。% z, a1 p$ |' n  X; N
5 p9 H/ Y" L" B& O; }1 X$ a0 p
  十九歲的她,目前大一,是董事長的獨生女,由於夫人去世很早,又只有孫柔安一個孩子,因此董事長及老夫人特別的寵愛她,從小要什麼有什麼,於是養成她想要什麼就一定要到手的壞習慣。: n( Q* X. U$ X% p" \/ f

* W2 g. C" _' h( d# s  有錢人家的孩子都不上補習班,而是直接請家教,于哲齊是在孫柔安要升國中的那年暑假開始擔任她的家教,直到他去當兵,當了她整整快兩年的家教老師,而當時已經是他女朋友的她,也知道這麼一位學生。
1 b$ v* K8 j7 A  p* j
; r" r' W: F: _6 P0 o- P) U. ?  于哲齊是在孫董事長的熱情邀請下,進入東華金控工作,雖然他本來就打算從事金融業,不過他拒絕了在總行上班的提議,而選擇從分行的基層員工做起,而她也對這個工作感到興趣,因此畢業後也跟著進入東華金控工作。3 h: c0 U/ ~' h3 O; r' G, E
/ M* n0 [! U! [0 E+ m+ V9 `
  任性的小女孩長大了,也變得更加任意妄為,那種像是看上有趣玩具就想要的態度讓她很不喜歡,畢竟哲齊只是把她當成妹妹,不知道為什麼孫柔安就是不懂這個道理?
0 y) C& [( {2 `7 Y; ]6 P1 W- ]; j' G; n  M! \' Q
  「我還是一樣的回答,我不可能和哲齊分手。」別說她現在不會和哲齊分手,這一輩子她都不會和他分手的,而她也很確信他也和她有著相同想法。
. }; a1 @8 w8 @- K* q9 S# b2 x+ ]& p: ?: B
  她的父母在她小時候離婚,之後母親改嫁到新加坡,母女就不曾再見面,後來父親也再婚了,她則由奶奶一手養大,父親雖然有新的家庭,但每個月都有給她和奶奶生活費,因此就算沒有父母在身邊,她和奶奶的生活也很快樂,直到高三那年奶奶去世,她不想去住父親家,因此開始一個人生活。
. W# n  j' f+ ^/ Z. o  J0 V5 i
8 P: A: s8 G6 d: U2 J5 z: {+ j# Q  然而自從認識哲齊,和她同居以後,她再度感受到家的溫暖,那種不再是一個人,回到家後有人笑著對妳說「妳回來了」的感覺,讓人覺得窩心,當然,他的擁抱也讓她感到很溫暖,所以她不會和他分開。% G3 I( H+ X8 K, [, }

8 D1 y9 v( x7 x- }& S  「如果妳不和哲齊哥分手,他就不可能和我在一起,所以我要你們分手,不管多少錢,我都可以給妳。」
1 P1 [3 P$ L  f4 Z% }; |- U0 K- l. I  i% T2 A& @- s/ a5 E
  「我再一次跟妳說,就算沒有我,妳和哲齊也不可能,他只是把妳當成妹妹!再說,妳真的愛哲齊嗎?如果妳真的喜歡他,就應該明白愛情是不可以用金錢來衡量的。」6 H+ @" C9 }' G/ g4 @/ |- R3 l: x, Y4 \

' e- X% m, W3 A! d! R/ [  「我是真的很喜歡哲齊哥!」孫柔安氣得幾乎是尖叫了,她從十二歲就開始喜歡哲齊哥,雖然後來知道他有女朋友,可她就是很喜歡他,她現在好不容易長大了,他卻還是一直拒絕她,她猜可能是因為他已經有女朋友的關係。3 ?. p0 a, X: U) j( E0 ^

2 _3 G$ U! B2 d! O1 b$ `: s  T( w  哲齊哥是個負責任的人,他一定不會主動和蘇妍云提分手,因此她只好來找蘇妍云,讓她自己離開他,這樣哲齊哥才能屬於她一個人的。
: d2 O6 b" S. A
$ i# N" i* Z( i  蘇妍云感到無力,也許孫柔安是真的喜歡哲齊,但是她也不能因此而要求他們分手,可面對被寵壞的大小姐,她真的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了。
/ K' D( s) m' L
* H& G, |+ N2 R4 a  見蘇妍云依舊不肯離開哲齊哥,孫柔安冷冷笑了起來。「蘇妍云,我告訴妳,如果妳不和哲齊哥分手,妳再怎麼努力工作、業績再怎麼好都沒有用,妳是永遠不可能升職的。」3 S7 L4 w  g: L  T1 k) J

. e/ d# _1 Z3 J9 }2 }) G  蘇妍云微挑了下眉。「什麼意思?」* l6 X# q+ z- o* G) ~. v; |) B% |

$ G/ }8 W% l' k$ {1 E7 Q  「老實跟妳說好了,本來升職名單上有妳的名字,是我叫我爸不要升妳的,誰讓妳一直黏著哲齊哥不放,所以我討厭妳。」上次她去辦公室找父親,剛好看見桌上的人事命令,上頭除了有哲齊哥外還有蘇妍云的名字,因此她要求父親駁回蘇妍云的升職。
9 @+ J4 {0 x. n# V; @" U/ ^, B8 }
& V+ J8 u6 \. n+ b9 G- c: X5 t  「什麼?」她震驚不已。* F+ q0 `4 i& b3 S7 c
. G5 u5 X- ~& u; Y
  「我爸他很疼我,不管我要什麼他都會答應,所以只要妳不和哲齊哥分手,就永遠別想升職。」孫柔安說得趾高氣揚,反正她就是喜歡哲齊哥,她就是想要哲齊哥做她的男朋友。
/ P! e4 b$ [, H9 a0 R
# [8 x/ x& E2 [( B0 X1 H  眼前的孫柔安不只任性,更讓人覺得生氣,有那麼一刻,蘇妍云氣得想拿桌上的咖啡潑她,因為她真的做得太過分了!
2 i( W" v( y: T% }; n( G' D) l
1 F' J' z4 P' E7 f; o. c( m( }2 G1 D( P  打從進入東華金控,她一直很努力工作,因為她明白身邊的男人有天一定會成功,而她為了要做個可以配得上他的女人,她一直很努力認真的工作。
$ K0 I. [/ M8 n8 H. p& ]9 k
% k( F! }& N& V( i+ l  本來有沒有升職對她而言並沒有太大影響,但是沒有升職的原因竟是如此,教她感到非常的生氣和沮喪。3 n. f% J4 k( D# z

. k" R: y; k1 x* ^' ?( ]0 F) _9 y  她知道董事長很寵愛獨生女,可是不知道竟是寵溺到這般地步,這根本是公私不分。
) B3 r4 J' e7 T# ~4 L1 D8 J1 D9 G
/ {$ q: A% W2 q) ]; F  沒有再談下去的必要,而且她也沒有把握自己是否能控制脾氣,因此蘇妍云起身離開,完全不理會身後那任性的叫囂,大步走出咖啡店。
) K* c4 K- V! a: I3 X  f5 j" n, p( M5 s( p% Z5 U
  自有記憶以來,她從沒有像此刻這般生氣,這麼火大,她有那麼一刻很想打電話給男友,因為孫柔安這次做得實在太過分了,只是當手機拿起來時,她卻停住了。
4 k7 k/ n4 r1 g9 u$ @( d5 d1 ]- l: }/ M! a( x8 k; x
  把事情真相告訴哲齊,她可以想像他絕對會比自己更生氣,甚至可能會就此離開東華金控。但他努力了那麼多年,才剛升上主任,前途一片看好……
3 \8 c! B/ G$ T
: @/ r7 O4 C. T) q% K/ N  蘇妍云皺著眉,重重的吐了口氣,把無奈給壓下,然後收起手機。
5 {3 K) ^- X8 f& P4 Q! i
1 `& Z% Q- Z' c( ^4 u; y/ c  她不能那麼自私,不能因為自己一時氣不過,而要哲齊拿前途來陪葬。2 G. I' ^8 j( |6 B6 h  N; W, `

9 E( }' m$ l0 p$ G2 R% _0 C  那麼現在她該怎麼做,難道只能讓那個被寵壞的孫大小姐任意糟蹋?只怕自己哪天會被氣到吐血也說不一定,因為她很明白孫柔安不會這麼快放棄哲齊。3 o+ Z& E$ S& U4 Y. b
3 k+ x/ O7 }2 N
  再說一份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獲得肯定的工作,她還有辦法繼續做下去嗎?1 u' j7 u1 @0 F5 ^% |+ p

6 ?' \' Z) B+ v! I  v  也許,她該認真考慮一下潘俊翰的挖角建議,或許換個工作環境對她來說比較好。 4 N4 U  ]4 S% x9 x# o

- n+ P/ X2 b$ [: X5 u0 v$ A. d  5 Y& B* L4 u3 g, g' f6 i& s

" ]6 r5 C* C; _& ?5 d: [
) V. a6 y- ~8 k
# ~# i7 K" r6 M4 n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6Rank: 6

發表於 2010-5-2 10:23:44 |顯示全部樓層
嗯嗯...有期待喔...
% D3 ?' T1 x. I# s$ n還滿喜歡看這種分手後又重逢...尤其又有小孩的故事..哈哈...

使用道具 舉報

細腰蜂

學海無邊

Rank: 4

發表於 2010-5-2 13:37:47 |顯示全部樓層
一定要去書店預約   好期待9 y) \# i3 I# M" B
小孩是愛情的催化劑??
  ]/ E& }  @) a6 K希望現實也是!$ D. k6 ?9 S* y" j( Z8 s
小孩子真的粉可愛''''''單數的時候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4

發表於 2011-6-14 13:49:39 |顯示全部樓層
董事長千金好討人厭....2 _  j# A7 p7 M; p. ]
幹嘛應拆散人家>.<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1-6-14 14:07:40 |顯示全部樓層
女配角好煩,為什麼要硬把男女主角拆散!!
˙ˇ˙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3Rank: 3

發表於 2011-6-25 22:59:32 |顯示全部樓層
好像滿好看的感覺2 y3 M+ C5 [) I
期等期待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4

發表於 2011-6-30 10:15:07 |顯示全部樓層
好像不錯看期待全文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刊登廣告 Emailcash 刊登廣告 心情日記 兩元醬汁鹹酥雞 刊登廣告

手機版|Archiver|嗡嗡嗡論壇

GMT+8, 2015-7-30 08:01 , Processed in 0.088668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